混世小术士

1230 净玩虚的

1230 净玩虚的

“小月,你到我这里來是不是沒跟你爸打招呼啊。王宝玉板着脸问道,因为上面的手机号码,正是市纪检委书记尉兴邦的。

“跟他打招呼干个屁,我想怎么样是我的事儿。”小月道。

“那你也不能骗我啊。”王宝玉有些恼羞。

“嘻嘻,你这么多顾忌,不给你吃颗定心丸,你才不会让我进家门呢。”小月洋洋得意。

唉,看來是自己多情了,尉书记怎么可能要请自己到家里吃饭呢。

给领导打电话谁都挠头,王宝玉冷着脸把手机递给小月,说道:“你爸打电话找你呢,快给他回一个!”

小月的头立刻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嬉皮笑脸的说道:“给谁打谁回,我才懒得搭理他呢!”

王宝玉不敢耽误,硬着头皮拿着回拨给尉兴邦书记,很快就接通了。

“尉书记,对不起,刚才沒听到您的电话。”王宝玉诚惶诚恐的客气道。

“尉书记,对不起,刚才沒听到您的电话。”小月捏着嗓子学舌道,夏一达也觉好笑,但还是替王宝玉把她的嘴巴用手堵住了。

“小王,打扰你了,小月是不是在你哪里呢。”尉兴邦语气平和的问道,但是可以想象,女儿一天一夜沒了踪影,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心里很着急。

“在我这里呢,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王宝玉连忙道。

“我正好來富宁县办点儿事情,你方便出來一趟吗。”尉兴邦问道。

“方便。”王宝玉随口说道,说完愣住了,结结巴巴的问道:“您就在富宁县吗!”

“对!”

晕死,不会是找女儿找到自己这了吧,王宝玉不敢拒绝,连忙说道:“方便,您说去哪儿吧!”

“这么多废话,管我干什么,沒自由,沒自由。”小月拉开夏一达的手,大声的嚷嚷道。

尉兴邦从电话里听到了小月的声音,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让小月一起來吧!”

王宝玉按照尉兴邦说的地址,调转车头,快速的赶了过去,夏一达有点儿紧张道:“王宝玉,我去见尉书记合适吗!”

“小夏,就需要你去。”王宝玉大有深意的回头看了夏一达一眼。

夏一达立刻明白,自己去了,可以证明小月跟自己住在一起,否则,王宝玉还真就说不清楚了。

小月却装糊涂,开玩笑道:“夏姐姐,我爸可一直单身呢,你要是能给我当后妈,我以后肯定听话!”

“闭嘴。”夏一达又好气又好笑的轻轻拍了下小月的脑袋。

已经是晚上十点,王宝玉急火火的來到尉兴邦说的饭店,饭店算不上高档,但也不是太差,在二楼的一个包房里,坐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正是尉兴邦,他一个人点了几个菜,正在平静的小口喝着酒。

“尉书记,我就是王宝玉。”一进屋,王宝玉连忙上前跟尉兴邦握手。

“小王,早就知道你,不用客气,随便坐吧。”尉兴邦微笑道。

“爸,你到底追到这里來了,烦不烦啊。”小月一脸不高兴的坐下,拿着小碗敲了一下盘子,发出叮当一声响,表达着不满。

“小月,当着客人,不要胡闹。”尉兴邦拉着脸道。

“怎么胡闹了,你就知道整天把我憋在家里,我好容易出來一趟,你还跟踪。”小月道。

“你要跟我说一声,不就好了吗!”

“少忽悠我,每次都这样说,结果每次跟你说了,你都是不同意,我才不上你当呢。”小月气呼呼的说道。

“你出去总惹事儿,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尉兴邦道,脸上还是浮现出了疼爱之情。

王宝玉明白,自从小月上次在舞厅挨打之后,对于小月的管理就开始严格起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女儿挨了打,当父亲的不能不心疼。

“这位女士是。”尉兴邦看着夏一达道,并沒有因为夏一达漂亮而表现出过多的惊讶,眼中一闪而过的光彩也随即被掩饰住。

“夏一达,县委秘书。”王宝玉介绍道,又补充了一句:“小月现在就住在夏秘书那里,她们两个情同姐妹,感情很好!”

“尉书记好。”夏一达恭敬的起身说道。

“夏秘书,小月给你添麻烦了。”尉兴邦高兴道,起身亲自给夏一达倒了一杯茶,这让夏一达受宠若惊,连忙道谢。

“夏姐姐,不用跟他客气。”小月白了一眼尉兴邦,嘟囔道:“虚头巴脑!”

“小月,我是诚心感谢夏秘书,我女儿能有个朋友,我很欣慰。”尉兴邦真诚的说道。

“那你就表示表示啊,拿点钱补偿下。”小月鄙夷的说道。

尉兴邦尴尬的笑了笑,摇头嘟囔了一句惯坏了,大概也只有自己的女儿,才敢跟他这个堂堂市纪委书记如此说话。

“小王,也感谢你对小月的照顾。”尉兴邦给王宝玉到了杯酒,举杯道。

“尉书记您别客气,小月跟我是朋友,我打小就希望自己有一个妹妹,只当小月是我妹妹。”王宝玉一脸真诚,说得很像是真的。

尉兴邦笑了起來,说道:“那就当成你妹妹,小月这孩子沒有母亲,可能脾气有点怪,多包涵吧!”

“我倒是觉得小月性格直爽,很可爱。”王宝玉道。

那边,小月可能是跳舞跳饿了,毫不客气的大口吃了起來,还给夏一达夹菜,两个人的样子倒是很亲热。

“小王,沒想到你年纪轻轻,做事儿还挺有魄力,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搞得好嘛。”尉兴邦道。

王宝玉不知道说什么,他总觉得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搞得虎头蛇尾,十分差强人意,通过活动真正揪住的贪官,少的可怜,于是便含糊的说道:“只是在领导的带领下,做了点小事儿而已!”

“这可不是小事儿,通过这次活动,给那些试图躺在百姓利益上的蛀虫们,真正敲响了警钟,对于干部队伍的廉洁培养,起到了很大积极作用。”尉兴邦道。

王宝玉跟着干笑,并不多解释,放过的那一大批人,可是孟海潮拍板的,如今孟海潮当上了市委组织部长,自己再表示不满,那就是自找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