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31 是我治好的

1231 是我治好的

尉兴邦又随便问了问王宝玉家里的情况,又问了问教育局的情况,说他已经了解了关于许林峰等人挪用公款炒股的严重违纪案件,准备在整个平川市,以此作为典型,让全体干部引以为戒,

王宝玉嗯啊的随口应和着,面对这样的大领导,他并不敢乱说话,要知道,尉兴邦想要拿下像马丰凯孙大成那样的领导,都很容易,更何况下面的小干部,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自己可谓是人微言轻,沒有多少发言权,

随便喝了几杯酒,已经十一点了,尉兴邦兴致挺高,沒有散局的意思,而小月却是哈欠连天,嘟囔道:“爸,你跟我们不是一个年龄段的,沒有共同语言,有事快说,沒事儿回去得了。”

尉兴邦抬腕看了下手表,笑道:“真是不早了,那好,我和小月先回去,你们辛苦了。”

“谁说要和你一块回去,我不。”小月直着脖子就是不肯跟着,

尉兴邦拗不过女儿,只好让她第二天自己回去,于是和颜悦色的说道:“小月,你可是跟爸爸说好了,明天一定回家啊。”

“还沒老呢就啰嗦,小心等你退休后我不养你,快走吧,再惹我生气,就不回去。”小月任性的说道,

尉兴邦连连说好,苦笑了下,起身准备离开,王宝玉等人将尉兴邦送上了他的专车,司机已经在车里快要睡着了,

直到尉兴邦的车不见了踪影,王宝玉才和夏一达小月才上了车,他一直想不明白,尉兴邦为什么要他过來吃饭,好像只是唠家常,又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王宝玉将夏一达和小月送到住处,并沒有留宿,而是很坚决的回家了,通过跟尉兴邦的交谈中,他至少明白了一点,尉兴邦之所以说让王宝玉将小月当成妹妹,还是怕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

第二天下午,小月坐车回家了,王宝玉晚上再次來到夏一达那里,

“马丰凯真烦人,昨天还挺热情,今天就冷鼻子冷脸的。”夏一达嘟囔道,

“人家想让你当儿媳妇,当然热情,可能马奔驰昨晚回去说跟你沒戏。”王宝玉笑道,

“他那是做青天白日大梦,我怎么可能瞧得上他儿子。”夏一达不屑道,

“我看挺好啊,家境好,人也有气势,那家伙,吵起架來多男人。”王宝玉坏笑道,

“少恶心我,全世界男人死绝了,我也不找他。”夏一达鄙夷的说道,

“难道说你看上了市纪委书记的女儿。”王宝玉坏笑道,

“呵呵,小月跟我还真是投脾气。”

“昨晚你们俩沒胡來吧。”王宝玉紧张的问道,

“就不告诉你。”夏一达咯咯笑道,转身要去洗澡,

“快告诉我,如果你敢对小月下手,我绝不轻饶你。”王宝玉拉住夏一达的胳膊道,

“把我弄疼了。”夏一达挣脱开王宝玉,指了指笔记本道:“你自己看吧,我**了下來。”

王宝玉急不可耐的打开笔记本,就在电脑桌面上,有一个视频,王宝玉点开一看,香艳的场面让他下面立刻有了反应,

可能是舞厅里沒跳过瘾,画面之上,夏一达和小月就在家里的客厅跳起舞來,而且,跳的是脱衣舞,最终两人一丝不挂,

看着一高一矮,风格迥异的两个女人,乳浪臀波,诱人无比,王宝玉甚至后悔,昨晚为什么沒留在这里,白白错过了一场好戏,

王宝玉先是快进大致看了一下视频,见夏一达和小月沒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这才放心,点上一支烟,慢慢的看了起來,不一会儿就看得口干舌燥,

“好看吧。”夏一达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王宝玉的背后,身上一股子好闻的洗发香波的味道,

“小夏,你总是这么诱惑我,难道就不怕我犯错误吗。”王宝玉回过头去,非常认真的问道,

“女孩子都希望别人欣赏她的身体,君子好色而不**,动心思就是你的问題了。”夏一达振振有词的说道,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只许你诱惑老子,老子还不能有别的想法,对了,夏一达还说过,自己可以用她的身体幻想,但是不许幻想用下面的东西欺负她,这个理论更是闻所未闻,蛮不讲理,不可理喻,

“你这种诱惑方式,别说是我这种忍耐力很差的男人,就是柳下惠,也会受不了的。”王宝玉皱眉道,

“据我观察,你那方面本事不行。”夏一达直言不讳的嘲笑道,

“你怎么知道老子不行,老子对你那是君子作风。”王宝玉恼道,

“少扯了,开始我也这么认为,可是后來在网上查了些资料,觉得就那么回事儿了,王宝玉你沒毛病吧,要不去医院瞧瞧,年纪轻轻的可别耽误。”夏一达嘲讽的说道,

“耽误个屁。”王宝玉一拍桌子,猛然站起身來,下面的小帐篷清晰可见,

啊,夏一达惊愕的捂住了嘴巴,脸一下红透了,连忙向后闪了几步,说了一句让王宝玉差点气昏了的话:“你原來就是不行,还不是让我给你治好了。”

“胡咧咧,老子这么结实,怎么可能有毛病呢。”王宝玉嘴硬道,

“反正就是你的问題。”夏一达哼了一声说道,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王宝玉指了指下面,骄傲的说道,

“我回避一下,你自己弄软吧。”夏一达吐着舌头扮了个鬼脸道,几步跑进了里屋,关上了门,王宝玉跟过去沒推开,知道里面已经锁上了,

“喂,你给我出來说清楚,老子到底是行还是不行。”王宝玉拍的门山响,可里面根本沒有回应,开始偶尔还能听到夏一达哼曲,后來干脆一点动静沒有了,

唉,真是让人郁闷,王宝玉回到沙发上,视频还在播放着,看起來夏一达是不准备跟自己发生那事儿了,曾经有那么多绝好的机会在面前,我沒有珍惜,如今才知道追悔莫及,

又看了一会儿,王宝玉实在忍无可忍,脱了衣服冲进了浴室,噜啦啦噜啦啦,伴随着水流,无数的子孙,带着不甘和哀怨,不知道去向了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