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32 电击

1232 电击

王宝玉重新穿上睡衣后,“吱呀”一声,夏一达也探头看了看,开门走了出來,笑道:“喜欢这个视频,改天拷贝一份给你。”

“好,老子就把这个发到互联网上。”王宝玉恨恨的说道,

“切,上面可是有尉书记的女儿,借你几个胆子也不敢。”夏一达鄙夷道,

夏一达说得是实话,王宝玉肯定不敢这么做,当然也不会那么做,因为那绝非君子所为,实为小人之举,

两个人随便胡扯了一会儿,王宝玉困意上來,便拉着夏一达上床睡觉了,这次小弟弟虽然好了,但是能力还是稍差了些,一次之后,很难短时间有下一次,再说,夏一达不同意,是不能强來的,即便是夫妻,也是违法的行为,

集资盖房的时候,进展的很顺利,孟耀辉在人事局的时候,有一个牌友就在规划局,因此,规划审批沒有问題,

马晓丽那边,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前來报名的人一个跟一个,问題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选择户型楼层的问題,有的说自己工龄长,有的说自己资格老,还有的说自己文凭高,总之谁都不愿意排到后面,不过,王宝玉不担心,相信马晓丽能够妥善处理好此事,

又立了一功的范金强打來电话,说吴丽婉住进了精神病院,目前看來,情绪相对稳定,症状有所减轻,他希望王宝玉能去看看她,说不准就能从吴丽婉嘴里,得到无相的有关信息,

王宝玉本來也惦记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只是希望她到了医院好好治疗,争取康复,于是便满口答应,在得到了公安局探视许可的前提下,王宝玉开车來到富宁县精神病院,

这里还是王宝玉头一次來,里面的场景可谓是触目惊心,让人不寒而栗,

一进入精神病院,就听到阵阵怪异的声音,有哭有笑还有闹,在大厅里,一个护士搀扶的老人,冲着王宝玉笑了笑,就在王宝玉对他也报以一笑的时候,这位老人突然双膝跪倒,不住叩头道:“耶稣來了,主,快救我吧。”

“他不是耶稣,耶稣是昨晚跟你吃饼的那个。”护士连忙拉起他,

“我忘了,耶稣是我创造的。”老人傲气的说道,

“妄想症,对人无害。”护士跟王宝玉解释道,

王宝玉一阵心惊,连忙加快了脚步,却不小心撞到了一名身穿蓝布衣服的胖女人身上,正当王宝玉想要道歉的时候,胖女人却痴痴的笑了起來,说道:“儿子,你终于來了。”

“谁是你儿子啊。”王宝玉恼道,

“儿子,娘失去你的时候,你才三岁,沒想到长这么大了,儿子,快过來让娘抱抱。”胖女人疼惜的就要过來摸王宝玉的脸,

王宝玉知道这又是精神病,连忙一溜烟的跑开了,他跑,胖女人追,王宝玉吓坏了,跑得更快,胖女人紧追不舍,终于遇到了几名工作人员,将胖女人死死的拉住,王宝玉才得以解脱,可是胖女人哭的撕心裂肺,挣脱着工作人员就想往王宝玉身上扑,几个人都快要制止不住她,

“再碰到她称呼你儿子,你就说我不是人。”工作人员皱眉提醒道,

“儿子。”胖女人声嘶力竭的喊道,挣扎着扑向王宝玉,嘴巴里滴滴答答的直往下流口水,

“我不是人。”惊恐之下,王宝玉抱住脑袋,随口说道,

“我看错了,我脑子病了,总记不清楚,哦,对了,你是狗狗旺财。”女人立刻停住了脚步,用袖子擦擦嘴巴,喃喃道,

什么,我是狗,,王宝玉一时哭笑不得,但对方是个精神病人,又能怎么样,当狗也比当她儿子强,

王宝玉不悦的对工作人员说道:“你们怎么不把他们关屋里,在外面疯跑多危险啊。”

工作人员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他们本來就被这个世界关到里面了,失去了很多东西,按时散步也利于他们的康复,这是人道主义关怀。”说完扶着胖女人回去了,

当我废话,王宝玉平白被抢白几句,心里也不痛快,随后,在走廊里,王宝玉又遇到了一些怪人,有的低头沉默不语,摆弄着一只死鸟;有的则是哈哈大笑不停,手舞足蹈;还有一个最另类,居然穿着一身民国时期的服装,双脚跳着走路,

这种鬼地方,正常人呆久了,也得成精神病,王宝玉一路躲躲闪闪,來到了所谓的特护区,铁栅栏把门,特护区里的精神病人,多半是与众不同,不是具有极强的危险性,就是公安系统指定安排在这里的犯人,

王宝玉在门前再一次出示了公安局的探视许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护士,面无表情的打开门,将王宝玉领了进去,

这里的病人都是住单间的,每个门上无疑都有锁头把门,终于在最里侧,王宝玉透过小窗户,看见蜷缩在**,显得异常可怜的吴丽婉,

吴丽婉头发凌乱,嘴唇干枯,身穿白色套头布裙,松松垮垮的毫无美感,可能是多日不见阳光的原因,她的皮肤格外白皙,甚至有点像纸的颜色,她只是双眼呆板,面无表情,自从跟随了无相,吃喝根本毫无营养可言,加上这么一病,大概胃口也不佳,往日丰腴的体态不见了,眼睛深陷,锁骨明显,乍一看上去,倒像是个沒有发育完全的小姑娘,

曾经一度被誉为清源镇交际花的吴丽婉,变成这幅样子,王宝玉心里不好受,正出神,护士将手里的电棍交给王宝玉,解释道:“这个精神病人很危险,你拿着,如果她对你发起攻击,也算是一个自保的方法。”

“用这个东西电她,病情岂不是会越來越严重。”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

“沒有办法,总不能由着她对别人构成威胁吧。”女护士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们不是最讲究人道的吗。”王宝玉近乎用吼的,

“你爱用不用,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你到底是去看还是不看啊。”女护士不耐烦的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