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34 压惊

1234 压惊

或许是谈到了打人,让吴丽婉兴奋了起來,她从**下來,手中虚拟了一根棍子,大声的说道:“我要打遍一切妖孽,从此之后,玉宇澄清万里埃,师父光辉照万代。”

一听到这些,王宝玉终于确认,吴丽婉的病情还是沒有好,依然时刻反复,王宝玉试探着问道:“吴丽婉,既然无相打了你,为什么还要叫他师父啊。”

“师父是打去了我一身的罪孽,那份痛取代了内心深处的痛,宝玉,你不懂一个女人真心爱一个男人的感觉,她甚至希望能够为他去死,这点肉体的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呢。”吴丽婉满眼泪水的说道,

王宝玉有点感动,可是他也明白,吴丽婉的这份爱,无疑是自私疯狂缺少理智的,虽然不知道一个精神病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但是,如果被这份所谓的爱缠上,人生无疑会是一场悲剧,

“丽婉,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王宝玉上前握住了吴丽婉的双手,为了不刺激她,连称呼都改了,

“宝玉,你真的这么想吗,以后我要将你身边的妖孽全部捉干净。”吴丽婉兴奋的说道,

“不,不,丽婉,你已经把所有的妖孽都替我清除了,现在他们见了我都害怕。”王宝玉连忙打住她,生怕万一以后出去了再干糊涂事儿,

吴丽婉则听话的点点头,笑眯眯的望着王宝玉,感觉很幸福很开心,

“你还记得无相在哪里吗。”王宝玉终于问到了关键问題,

“师父在他的国度里,那里全是他的臣民,在未來的日子里,将会是黄金铺地,仙女带路,小鸟唱歌,永无烦恼。”吴丽婉口中疯话连连,连比带划,表情也变得狂热起來,

“这么好的地方,我真想去看看。”王宝玉故作认真的问道,

“嘻嘻,宝玉,你抱抱我,我就告诉你这个地方。”吴丽婉嘻嘻的笑了,

想想自己是个七尺男儿,总不至于抵挡不过一个女人吧,王宝玉深吸了一口气,壮起胆子,冲着吴丽婉招了招手,吴丽婉满脸幸福的笑意,一头栽进王宝玉的怀里,像是一只小绵羊一般,

“宝玉,你终于抱着我了,真幸福。”吴丽婉无比陶醉的说道,

吴丽婉的身上是冰冷的,似乎感觉不到体温,这让王宝玉有些心疼,他不由紧紧的搂着吴丽婉,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道:“丽婉,你要好好治病,等病好了,我们就在一起。”

“真的吗,你想起來了。”

“嗯,什么都想起來了,包括咱们过去的点点滴滴。”

“真好,太好了。”

“师父的国度在哪里啊。”

“菩提村。”

“哪有这个地方啊。”王宝玉连忙问道,

吴丽婉闭着眼睛不说话,只听喉咙一阵响动,接着忽然身子一滑,王宝玉一个沒抱住,整个人就落到地上,王宝玉一探吴丽婉的口鼻,呼吸很微弱,再探,竟然一点都沒有了,

这可把王宝玉吓坏了,他大声喊着吴丽婉的名字,可是对方双目紧闭,沒有回应,王宝玉又抱着晃动了两下,也是沒动静,

这可咋办啊,王宝玉急的满头大汗,突然看到地上的电棍才回过神來,他使劲敲着铁门,大声的呼喊着:“快來人啊,快來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好半天,值班的护士终于听到了喊声,连忙过來看了门,一看吴丽婉躺在地上,问道:“你用电棍把她打晕了。”

“什么啊,我根本就沒打她,她,她好像死了。”王宝玉慌张道,

护士一听,连忙俯下身子探了探呼吸,又摸了摸脉搏,脸上也是一阵慌乱,连忙出去喊人了,很快,一名医生和几个工作人员就跑了进來,医生马上给吴丽婉做人工呼吸,又强行电击起搏心脏,可是,一切都晚了,吴丽婉终于去了她心中幸福的国度,

吴丽婉脸上依旧带着幸福的笑意,但这抹笑容也很快被一块半新半旧的白床单给盖住了,接着几个人便将她抬了出去,王宝玉很郁闷,自己來看吴丽婉,沒想到她却死了,好在有监控能证明,自己并沒有对吴丽婉采取什么行动,只是抱了一下她,

事实经过还不算明朗,医院不让王宝玉走,打电话给县公安局,范金强带着几个人,包括一名法医,连忙赶來了,

“兄弟,怎么回事儿,吴丽婉怎么死了呢。”范金强疑惑的问道,要知道,吴丽婉一死,无相的线索就又断了,

“老子问谁去啊,她还是躺在老子怀里死的,多晦气啊。”王宝玉嚷嚷道,其实自己胆量也不大,头一次抱了个死人,这会儿觉得脸皮都发麻,

“唉,吴丽婉对你还真是情深似海啊。”范金强笑道,显然,他并不相信王宝玉会谋害吴丽婉,因为根本沒有这个必要,

看王宝玉一脸晦气之色,范金强沒有问两个人说了什么,转身去跟着法医去查看吴丽婉的死因,经过法医的初步判断,吴丽婉死于突发性心脏病,是心情过于激动引起的,沒想到,王宝玉的这个虚情假意的拥抱,居然把吴丽婉给抱死了,

吴丽婉虽然可怜,也许死亡是对她最好的解脱,可是王宝玉还是觉得非常晦气,跟范金强一道离开精神病院之后,他先回家里里外外换了一身衣服,那套吴丽婉碰过的,干脆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兄弟,我请你吃饭,给你压惊。”范金强始终等着王宝玉,

“沒心情。”王宝玉懒洋洋的说道,这会儿有点脑袋疼,心里也跟压着块石头似的,喘气非常不痛快,

“小心产生心理阴影,像你这么年轻的,沒怎么见过死人,多半会有些感触,多和朋友接触接触,谈谈心就过去了。”范金强说道,

“还算你有良心,至于跟吴丽婉说了什么,一会儿酒桌上谈。”王宝玉白了范金强一眼,就知道这家伙有所图,范金强则是咧嘴嘿嘿笑了,

还是随便找了个小饭店,几杯酒下肚后,王宝玉终于从吴丽婉的事件中缓过神來,详细讲了当时发生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