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35 全面抓捕

1235 全面抓捕

范金强对于吴丽婉伪装孟耀辉的声音打了程国栋的事情,并没有太大兴趣,毕竟是过去时,他更关心的是,无相到底在哪里?

“吴丽婉说的就是菩提村!”王宝玉摊手道。

“这不是瞎扯嘛!哪有叫这个名字的村子!”范金强皱眉道,自己就是干公安的,全国市级以上城市,富宁县大大小小村庄乡镇,哪里不是了然于胸,就是没听说有个叫菩提村的!案件非但没有进展,嫌疑人却意外突然死了,不能不说这是他的失职。

“我可没跟你撒谎,她明明就是这么说的。”

“你会不会听错了?”

“绝对没有!”

“还说过什么?”

“没了。”

“唉!吴丽婉这个线索又断了。”范金强叹气道,心有不甘。

“邪教分子有个特点,喜欢生搬硬套,住的用的东西,都讨个吉利,往自己身上涂点神秘色彩,是不是借的一个谐音?”王宝玉提醒道。?”“

“非常有可能,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但是光凭这点也不够。”范金强惋惜的叹了口气说道。

“会不会是其他地方的村子?”王宝玉又问道。

“吴丽婉精神不正常,手头又没有多少钱,杀害孙主任后,不可能跑太远,应该就在平川市的范围内。”范金强道。

“那就让平川市警方配合查一下啊?”王宝玉乱掺和的说道。

范金强端着酒杯没说话,表情凝重的思考着,随即又从包里拿出了平川市的地图册,从上到下细细的看了一遍,似乎没有什么线索,又从左到右认真看着,忽然,一个小村的名字,落入了他的眼帘,他兴奋的拍了下桌子,嘴里叫了一声好!

“兄弟,你还是立了功,我知道吴丽婉说得是哪里了!”范金强兴奋的说道。

“哪里啊?”王宝玉颇感兴趣的凑上去问道。

“应该就是这里,不叫菩提村,应该是蒲地村,距离平川市二十公里,位于一个小山脚下,很偏僻。”范金强指点着说道。

“这都能让你找到,范大哥,您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材料。”王宝玉佩服的竖起大拇指。

“事不宜迟,趁着现在是黑天,马上就对无相展开抓捕。”范金强是个急性子,放下酒杯说道。

抓捕无相,王宝玉对这事儿很感兴趣,于是便好言商量道:“范局长,您看我提供了线索,是不是带我一起去看看热闹呗?”

“不行!”范金强断然拒绝。

“我可是功臣,说起来也是相关办案人员,跟着你们也说得过去。”王宝玉就爱寻求刺激。

“可这是抓捕嫌犯,会有危险的。”范金强还是不同意。

“嘿嘿!你让我去套吴丽婉的话,就不怕兄弟有危险?”王宝玉嘿嘿冷笑道。

“算了,带你一起去吧!但一切行动服从命令,否则后果自负!”范金强不想跟王宝玉磨叽,起身就走。

“我只要不离开你就行了。”王宝玉嘿嘿笑道,有范金强在身边,还有什么可怕的。

两个人开车来到县公安局,范金强集结了相当数量的警力,又跟平川市警方做了汇报,平川市警方表示,确实接到过举报,疑有邪教分子在那里活动。听范金强这么一汇报,无相的藏身之地渐渐浮出水面。

平川市警方也出动了警力,约定跟富宁县警方在某处汇合,一道去抓捕无相。

月色惨白,群星隐没,积雪的旷野上,风声阵阵。王宝玉开着车,跟大批的警察们,向着蒲地村疾驰而去。

在距离蒲地村十公里处,平川市警方也已经到达,汇合后的警力气势更加惊人,几乎可以进行围捕了。市县双方约定,这次抓捕行动,就由范金强来指挥。

由于怕惊动了无相,警车们并没有鸣警笛,越是靠近蒲地村,就越放缓了速度,当看到蒲地村影子的时候,警员们下了警车,悄悄靠了过去。

“范大哥,至于这样吗?”王宝玉跟着警员们躬身着挪着碎步,小声的问身边的范金强。

“无相很狡猾,吴丽婉说这里是他的地盘,我们不熟悉情况,一定要小心。”范金强谨慎道。

“咱们有枪,还这么多人,难道还用怕那些赤手空拳的啊!”王宝玉还是不理解这种做法,直接杀进去,将无相等人活捉就完事儿了,干嘛整的这么费劲。

“有枪也不能随便开,都是老百姓。”范金强道。

还有几百米就要进入蒲地村的时候,范金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停下,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不寻常的情况。

王宝玉也看到了,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本应该是万籁俱寂,尤其现在是冬天,更应该是鸟兽无音,但是,蒲地村中的某处,却闪烁着明亮的灯火,隐约还能听到各种奇怪的声音,纷纷杂杂,似乎热闹异常。

范金强表情凝重的拿起带夜视功能的望远镜,向对面望去,发现了一户人家的屋顶上,站着两个人,警觉的四处张望。

“真是心术不正,居然还有站岗放哨的!”范金强咬着牙郁闷道。

“派两个人过去把他们放倒就是了呗!”王宝玉道,战争片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

“前面都是空地,很容易暴露的,再说,那两个人手里都拿着对讲机,一个消息过去,无相就跑了。”范金强道。

“咱们人多,不行就把整个村子都围上。”王宝玉道。

“得了吧!说不准无相还有地道呢!”范金强道。

“麻醉弹啊,嗖嗖两枪过去,嘿嘿!两个人都躺下了。”王宝玉对着远处的两个人,比划出个打枪的姿势,嘿嘿笑道。

“我看你是看警匪电影看多了。”范金强摇头道。

事态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僵局,对方有防范,再往前进极易暴露目标。但冷风飕飕,再不行动,警员们也会冻得受不了。

“咋办啊?你这个当家的快拿个主意啊。”王宝玉捂着嘴巴极其压抑的打了个喷嚏,对范金强说道。

“这不正想着呢!”范金强苦思冥想,回头上下打量了王宝玉几眼,忽然对他说道:“兄弟,你看,我们穿的都是警服,过去不方便嘛!”

“什么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