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36 买酒喝

1236 买酒喝

“嘿嘿,我的意思就是,你了解农村的情况,你沿着这条路过去,只要能把那两个人的对讲机弄坏,一切就成了。”范金强嘿嘿笑道,

“不去,这么危险,搞不好有去无回,再把小命搭上。”王宝玉摆手道,

“你媳妇都跑了,还在乎小命干什么。”范金强开玩笑道,

王宝玉想要急眼,恼羞的冲范金强挥了挥拳头,范金强道:“兄弟,如果这次抓不到无相,他肯定还会跟你沒完沒了,你自己掂量吧。”

“那我也不去,无相都盯了我这么长时间,我都还活的好好的,要是这次栽了,今晚我就去见吴丽婉了。”王宝玉才不上当,

“兄弟,我们在后面会保证你的绝对安全,咱们的警员都是培训过的,行家一眼就能认出來,不像你,挺随意,就算不是为了自己,想想成千上万被蒙蔽的家庭,咱们也该付出。”范金强言辞恳切的说道,

无相狗日的,老子今天一定让你玩完,王宝玉心中骂道,觉得范金强说得不无道理,长痛不如短痛,再说了,他也冻得够呛,起來活动下筋骨也不错,

于是王宝玉便按照范金强的安排,踏上了通往村子的小路,

王宝玉知道,如果自己太像是一个干部,背着手挺着胸脯,势必会引起那两个人的怀疑,但深更半夜出现在外面也不正常,于是,他便装成了酒醉的样子,反正嘴里还有晚上喝酒残留的酒气,

“大姑娘美來,大姑娘浪,大姑娘钻进了青纱帐……”王宝玉扯开喇叭嗓子,一路高歌的,歪歪斜斜的向着村子走去,

几个小警员见到此景嘿嘿笑了起來,“沒想到王局长还挺会演戏。”

“肃静,做好隐蔽。”范金强正色道,于是再也沒有人敢说话了,眼睛死劲盯住王宝玉的身影不放松,

冬天的雪地,格外明亮了一些,还有那惨白的月色下长长的人影,王宝玉的行动,很快就被房顶上的那两个村民看见了,“喂,干嘛的。”他们警惕的从房顶上來,在路口挡住了王宝玉的去路,

“你们闪开,老子要回家。”王宝玉一幅醉眼朦胧的样子,

两个中年汉子,一看就知道王宝玉喝多了,放下了警惕心,问道:“你是哪个村的,我们怎么不认识你。”

“老子是西窑村的,别挡路。”王宝玉扒拉着前面二人,

“你走错了路了,这是蒲地村。”这名汉子解释道,

“不可能,对了,你们是他娘哪來的,老子怎么沒见过你们。”王宝玉装迷糊的问道,

“酒鬼,师父说这种人早晚下地狱的。”另一名汉子轻笑道,表示对王宝玉的不屑,

王宝玉站在那里晃晃荡荡的,眼睛偷偷盯着两名汉子手里的对讲机,心里想着如何能把这两个东西弄坏,硬抢肯定是不行的,只要两个人对着喊一声,那就什么都白费了,

“老子给你一百块钱,把你手里的酒给老子喝一口。”王宝玉费力的从兜里摸出了一百块钱,在手里晃悠着问其中的一名汉子,

“嘿嘿,真是喝多了,看什么都像酒瓶子。”那名汉子下意思的往背后藏了藏对相机,嘿嘿的笑道,

“操,再加一百,老子喝一口就行。”王宝玉又摸出了一百块钱,

“反正他喝多了,不如就骗他一把。”另一名汉子小声道,

“合适吗。”这名汉子有些犹豫,毕竟师父经常教导大家不要贪恋钱财,要把所有一切献出去,才能放下执着,死后可以升入天堂,

“这钱不赚白不赚,回头咱们可以供养师父,只有在师父手里,钱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否则留给这些沒有悟性的轮回的畜生,反而让他们造孽。”汉子振振有词,将像是砖头一样的对讲机递了过來,说道:“你小子记住了啊,喝一口就还给我。”

“放,放心,老子是个讲究人。”王宝玉道,接过对讲机,装模做样的放在嘴边喝了一口,还砸吧着嘴道:“真好喝。”

汉子急切的催促道:“你还沒给钱呢。”

王宝玉若有所悟的哦了一声,随手从兜里掏出一把钱來,含糊的说道:“说到做到,给你十块。”

汉子喜滋滋的接了过來,看起來七八百的样子,这个耍酒疯的连钱都数不对了,一定是师父感应到了自己的诚心,特意让悟性低下的醉酒人脑子迷糊了,

见钱不眼开的人非常有定力,当然不会进入邪教,王宝玉看到这人的贪婪表情,知道该进行下一步了,于是一转头,又对另一名汉子道:“你他娘的手里还有一瓶,也拿來给老子喝,老子也给你钱。”

“哈哈,这个人真是喝傻了。”那名汉子哈哈大笑,自己当然也想多赚点钱孝敬师父,于是将对讲机伸过來,挑衅般的问道:“你看我这瓶是二锅头还是五粮液。”

“操,少忽悠老子了,老子一闻味就知道,是他娘的小烧。”王宝玉装着凑上前,手疾眼快的用手中的对讲机,狠狠砸在另外的对讲机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本來就是劣质设备,被王宝玉这么狠命一砸,外壳立刻就碎了,汉子心疼的捂着对讲机,按了按开关,沒反应,已经彻底坏掉了,

“你这个酒疯子,怎么砸坏了我的瓶子。”这个汉子也懵了,居然把对讲机也说成了瓶子,

“谁让你骗老子的,这是勾兑酒精的。”王宝玉伸出左手,做出个胜利的姿势,这是给望远镜的里范金强看的,他的另一只手上的对讲机,冲着汉子的头就砸了过去,

汉子沒有防备,一下子就被砸在了额角上,顿时鲜血汩汩往外冒,此时,傻愣愣的另外一名汉子,知道事情不对,连忙对王宝玉发起了攻击,

拳头雨点般的打了过來,王宝玉一边躲闪,一边后退,还是挨了好几拳,汉子嘴里骂着:“酒疯子还敢打人,罪过大大的!一会儿把你交给师父,超度了你。”

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來,正是范金强他们看到了王宝玉的手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火速赶了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