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37 未来佛子

1237 未来佛子

两名汉子一看黑压压的一帮人,身穿着警服,立刻知道上当了,一名汉子转头就想跑,还沒跑几步,就被跑在最前面的范金强,一记飞脚踢到在地,

另一名头上流血的汉子,也被其它警员制服,岗哨的防线彻底被破坏,

两名汉子被戴上了手铐,暂时羁押在原地,范金强佩服的对王宝玉笑道:“兄弟,沒想到你装酒鬼还很像嘛。”

“他娘的,又挨了好几拳,回去后,算工伤啊。”王宝玉不满的唠叨着,

“嘿嘿,沒问題。”范金强满口答应,一招手,带着干警们,尽量放低声音,冲着亮光处而去,

王宝玉知道,最后的战役打响了,如果抓到了无相,老子一定使劲抽他耳光,揍死这个狗日的,算是为吴丽婉报仇,

灯光明亮之处,正是村委会大院,事先得知,蒲地村的支书名叫秦仰光,村长名叫韩清亮,因为怕走漏了风声,所以才沒有事先跟他们联系,

现在看來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从阵阵的哭声和笑声就能够判断出,这里正在举行无相邪教所谓的聚会,既然能在村支部举行,那就说明了一点儿,秦杨光和韩清亮已经放弃了干部原则,成为了邪教徒,

怪不得吴丽婉说这里是无相的国度,有了村支书村长的袒护,加上无相的忽悠,全村上下都被洗了脑,真是成了无相的小王国,

王宝玉紧跟着范金强凑过去,眼前的景象让他吓了一大跳,只见村支部大院的空地上,亮着几盏大灯泡,全村的老百姓都整齐划一的站在那里,双手伸向天空,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发出宣泄般的痛哭声或狂笑声,

这是冬天,老百姓们能够不畏严寒的在这里举行邪教仪式,可见邪教蛊惑人心到了何种地步,在村委会门前的一个台子上,四个身穿黄色衣服的妇女,正做出各种古怪的手势,掌心对到谁,谁就感恩戴德的跪倒在地,激动的痛哭流涕,

早就从马丰凯的老婆邱艳那里听说过什么四大坛主,看样子就是她们四个无疑,因为邱艳被抓起來,少了一个坛主,但无相很快就培养了另外一个,组织严明,分工明确是邪教的另外一大特征,

经历过诸多大场面的范金强,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多人,该如何抓,而且,稍有不慎,就会演变成一个恶性事件,

“范大哥,还愣着干嘛,赶紧进去逮人啊。”王宝玉心急如焚,

“他们人数不少,要是受了鼓动骚乱起來,那时候场面可不好控制。”范金强不无担忧的说道,

“他们能忽悠,你们公安那些大道理就不能讲讲,其实留在农村的大都是些老幼病残,多半沒什么辨别能力,大都是空虚寂寞,再加上无相的威逼利诱,别人信也就跟着心里,其实里面有着坚定信仰的不多。”王宝玉分析道,

“有道理,而且咱们人数也不少,只要沒有大的冲突事件,抗衡一下应该沒有问題。”范金强也点头赞同,

“咱们的目标就是那些头头。”王宝玉恨不得马上就把无相给逮住,

既然兴师动众的來了,那就不能让这些邪教头目们跑了,范金强小声叫來市公安局的一名负责人,现在看來,必须动用市里的武警部队了,

这名负责人立刻找个地方联系武警部队,范金强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大踏步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警察來了,人群一片哗然,不过,却沒有乱了秩序,大家站在原地表情都沒有动弹,四大坛主倒是露出要跑的意思,但她们依然看见外面众多的警察,知道跑不了,也只能呆愣在当场,

“所有人都不许乱动。”范金强大声喝道,向着身后一招手,七八名警察立刻奔上高台,将四大坛主牢牢地控制住,

“你们想干嘛,谁给你们的权利。”其中一个坛主质问道,但是任凭她喊破喉咙,身后的警察铁青着脸,根本不搭腔,

“他娘的,怎么回事儿。”一个披着大棉袄,手里拿着只烧鸡腿,酒气熏天的男人从村委会里走了出來,正是村支书秦仰光,在他的身后,跟着个瘦小的男人,却是村长韩清亮,还有几个男男女女也一同走了出來,一看就是其他的村干部,

无相是主张吃素的,照现在的情形看,手拿鸡腿的秦仰光,显然并沒有信无相邪教,他看见了目光凛冽的范金强,顿露慌张,身子一滞,鸡腿就掉在了脚面上,

“这位警官,不知道半夜前來,有何公干。”韩清亮倒是机灵,点头哈腰的上前问道,

“不要装傻了,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正在举行邪教活动,你们村支书村长是怎么当的。”范金强不客气的问道,

秦仰光回过神來,也笑呵呵的解释道:“警官,您误会了,国家说信仰自由,我们这是举行宗教活动。”

“哦,什么宗教,佛教、道教还是伊斯兰教。”范金强冷声反问道,

“嘿嘿,不管啥教,都是为老百姓祈福,为国家祈福。”秦仰光陪着笑脸说道,

“少放你娘的臭屁,快说,无相那个狗日的在哪里。”王宝玉刚才被打,憋了一肚子火,不禁骂骂咧咧的问道,

“他咋敢直呼师父的大名。”人群中一个老太太不满的问道,

“妖孽,一定是妖孽。”另外一名说道,

“哼,看样子不是为我祈福的,快说,无相到底去了哪里。”王宝玉和一群配枪的警察來,才不怕这些人反天,

“他刚才走了啊。”秦仰光道,

“什么,无相跑了,去哪了。”王宝玉恼火的问道,恨不得上前抽秦仰光两巴掌,

“给我进屋搜。”范金强发布了命令,身后的公安干警们,立刻向着屋内冲去,就在这时,一名坛主大喊道:“大家快一起护法,保护未來的佛子,佛子在,我们就能解脱。”

随着这一声喊,人群开始**起來,几十名无所畏惧的女人,冲过來挡住了警察们的去路,死死挡住了屋门,口里嚷嚷着不许惊动佛子之类的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