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38 抓我吧

1238 抓我吧

他娘的,怎么又出來一个佛子,王宝玉心里暗骂,但也知道,这一定是一位仅次于无相的邪教二号人物,倒是隐藏的很深,以前一点消息风声都沒听到,

面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公安干警们立刻停住了脚步,范金强也为难起來,还是老问題,硬闯会伤及无辜,却又怕屋内的重要人物跑了,

“秦仰光,你快让百姓们让开。”范金强厉声道,

或许是知道罪责难逃,又或许看见警察们不敢拿老百姓开刀,秦仰光居然转变了态度,他捡起那根鸡腿,在嘴里大嚼着,冷笑道:“我说警官们,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撑得,那么多大案要案不管,却偏要來管我们的闲事。”

“怎么是闲事,非法聚众,信奉邪教,本身就是违法的。”王宝玉上前一步说道,

“我们坑谁害谁了啊,大家都是心甘情愿,法喜充满,怎么只要是老百姓高兴的事儿就算是违法呢。”秦仰光混淆是非,老百姓本就对政府抵触不小,也是纷纷起哄,

“一群贪官污吏,榨干了老百姓的血汗,现在又要杀人啦。”

“下地狱去吧。”

“去你妈的,秦仰光,你最好识相点,别在这里煽动群众,小心死的很难看。”王宝玉指着秦仰光的鼻子骂道,

“这个小伙子很眼熟,想起來了,这不是妖魔王宝玉嘛。”接着灯光,秦仰光终于看清了王宝玉的样子,煽动着开口道,

下面的人一听到是妖魔王宝玉來了,立刻沸腾起來,纷纷高喊道:“打死妖魔,还我清平世界朗朗乾坤。”

王宝玉立刻明白,自己再一次深陷危险之中,范金强看到事态严重,连忙叫來几名干警,围在王宝玉的周围,防止他遭到意外的攻击,

“打死妖魔王宝玉,还我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声音此起彼伏,声势浩大,局面越发的变得难以控制,

“大家都不要闹了,安静。”关键的时候,村长韩清亮扯着嗓子喊道,

听到了村长的声音,下面的百姓们稍稍安稳了一些,但还是不时有声音间或的发出几声怒吼,秦仰光鄙夷的对韩清亮道:“他娘的,到了关键时候,就成了软蛋。”

“秦仰光,你支持邪教罪恶敛财,还不赶紧悔改,回头是岸。”王宝玉对秦仰光喊道,

秦仰光将手里的鸡腿陆续啃成了骨头,不屑的说道:“你们认为是邪教,老子却不这么想,自从无相大师來了之后,蒲地村就变了模样,老子能吃上了鸡腿,老百姓们信了大师,遵纪守法,邻里和睦,婆媳无争,夜不闭户,互帮互助,这有什么不好的。”

王宝玉已经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无相來到这个村子,首先用骗來的钱贿赂了支书和村长,贪图钱财享乐的村干部,不但对邪教传播大开绿灯,甚至遮掩袒护,将一个村子,变成了邪教的天堂,

县一中的孙主任,当初被王宝玉吓跑了,就无意來到了这个村子,结果,全村上下都信无相,他为了自保,也就勉强跟着信了,沒想到最终被无相洗了脑,变成了无相的爪牙和铁粉儿,

“那都是邪教的骗人伎俩,他们最终追求的就是控制人,以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王宝玉大声道,

“怪不得无相大师说你是妖魔,他到了哪里,你就追到哪里,你就是想破坏大师的善行,以成就你的私利。”秦仰光鼻子里哼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秦仰光不肯退步,老百姓们又对王宝玉恨之入骨,任凭如何解释,也听不进去,僵持了一个小时后,平川市武警支队终于赶來了,

有了荷枪实弹的武警们,范金强顿时有了信心,他拿过一个大喇叭,对挡在村支部门口的百姓们喊话道:“各位百姓,我知道你们是受了无相邪教的蛊惑,你们都是心底善良的人,快让开路,不要一错再错了。”

老百姓依旧沒有动弹,反而质问之声不断,说道:“我们不图财不害命,不沾国家的光,犯什么错了。”

范金强继续喊道:“乡亲们,咱们生活在这个国家,哪块田地不是国家给的,谁都逃脱不了国家的恩惠,你们自己想想,自从信了无相之后,生活中除了跟随他所谓的修行,生活质量可有提高,收入可有增加。”

下面鸦雀无声,范金强趁热打铁的接着说道:“邪教危害巨大,他们毫不付出的拿走老百姓所有收入,利用百姓的善良替他们做事,他们的累累恶行逼死了多少人,大家都好好想一想,这不是图财害命又是什么。”

百姓们混浊的眼神开始清澈起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眼见群众意志不坚定,其中一名领头坛主又大喊起來,“兄弟姐妹们,不要被他们蒙蔽了双眼,世界的一切都比不过天堂的美妙,为了生生世世的解脱,什么都能放下。”

人群又是一阵骚乱,范金强心急之下,对这门前挡路的妇女们恼火的喊道:“自身难保就不要危害众生了,再不让开,后果自负。”

范金强的喊话,无疑是最后通牒,如果百姓们再不闪开,只能硬闯了,虽然这是不情愿之举,但是法不容情,该采取措施的时候,就不能拖延,否则,事情就可能会有变数,

挡在门口的老百姓们,都是信仰较深的,丝毫不为所动,全部挺着胸脯,一幅大义凛然、英勇就义的姿态,范金强又喊了几次,沒有任何效果,无奈之下,他只好下达了命令,硬闯村支部,抓住邪教头子,

就在公安干警们刚要发起行动的时候,突然,村支部内传來了一个声音,细细的,像是个孩子,

“你们是要抓我吧。”一个衣着整齐、思维清晰的少年,从里面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稚嫩的脸庞看起來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公安干警们顿时都愣住了,怎么看这个残疾少年也不像是邪教头子,他跟无相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说无相真的开了天眼通,看出这孩子的所谓根基不成,

“拜见佛子。”门口的妇女们一起低下头,面带发自内心的虔诚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