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0 谁的私心大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240 谁的私心大

“大姐,你怎么……”王宝玉想说李可人太幼稚,怎么什么人都领进屋里来,这也不奇怪,李可人作为一个沉迷于艺术创作的艺术家,思想单纯的像是小孩子,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更是充耳不闻,自然一点警惕心都没有。

“呵呵,你表哥不让我给你打电话,就说给你一个惊喜。”李可人笑着解释道。

这哪里是惊喜,分明就是惊心,王宝玉当然知道来者不善,无相敢跑到自己的家里来,绝对不是来送死的,面临危险的一定是自己。

无相只是往这边看了一眼,微微笑着点了下头便继续看电视。

“呵呵,小孩,你家的亲戚都这么有涵养,有礼貌,你得好好跟着你这些表哥表姐学习。”李可人显然对无相很满意,沉稳有礼仪,而且侃侃而谈,知识渊博。

操!我要跟他们学,那就会死得很惨很快,王宝玉有些着急,但也不敢擅自行动,首要的就是要先支走李可人,确保她的安全,就算自己被无相抹脖了,起码还得有她替自己收尸。

“大姐,你去忙吧,晚饭一会我陪他一起出去吃。”王宝玉说道,边说边又挤眉弄眼的,希望单纯的李可人能够开开脑子,好歹不幼稚一次。

“还客气什么,就在家里吃吧!现在都是注水肉,吃了对身体不好。你的这个朋友,艺术品位绝对不一般,指出了我创作上的很多问题。”李可人不明就里,口气很不高兴,话语中竟然还透露着对无相的欣赏。

沙发上的无相一言不发,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正沉浸在电视情节里。

“大姐,你快回屋吧!”王宝玉呲牙咧嘴的说道,说着还用手在自己脖子面前抹了一把,意思这里很危险,有人要杀他。

“我可不敢杀鸡!不过冰箱里有鱼还有牛肉,先吃这些吧。”李可人不高兴的回屋去了,自己一个堂堂艺术家,怎么能在家屠宰小动物呢。

王宝玉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兜里的手机,想要报案,手刚伸进兜里,沙发上的无相突然抬起右手,一个黑呼呼的洞口对准了自己。

王宝玉看清楚了,在无相的手里,有一把小巧的袖珍手枪,真没想到,无相居然还有枪。

“王宝玉,你最好识趣点。”无相道,眼睛继续看着电视,居然还被电视上的一个情节给逗笑了。

“其实我早就想来拜会你,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而已。”无相道,伸出左手冲着王宝玉招了招手,示意王宝玉做到他的对面。

被人用枪指着,王宝玉当然不敢不听话,他搬了个小凳子,心惊胆颤的坐在无相的对面,终于近距离的看清了这个大邪教头目的面孔。

如果不是事先了解无相,王宝玉一定认为无相是个彬彬有礼的知识分子,虽然长相一般,但是他的表情非常镇定,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显示着他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内心的强大不可小视,乍一看去,反而还有股奇特的魅力。

无相没有说话,王宝玉也不敢开口,十几分钟后,无相又调换了几个频道,才终于用遥控器关了电视,轻笑道:“王宝玉,你还是福大命大,几次都能死里逃生,到底逼着本人亲自来看望你。”

“无相,面对你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赶紧投案伏法。”王宝玉直了直腰板说道。

“然后呢?”

“……”

“没话说了?我替你说,然后就是我被枪毙,或者在监狱里等到老死。是不是太好笑了?你一个快要死了的人,没资格跟我说这个。”无相不屑道。

如果不是因为无相手里有枪,王宝玉肯定会扑上去跟他拼个你死我活,但无相说得没错,只要他轻轻一勾手指头,王宝玉就血溅当场,小命不保。

王宝玉深呼吸了几次,努力平静心情,在这种危机时刻,拼得就是心理战,王宝玉说道:“无相,你儿子还是蛮可怜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添加新的罪责。”

提到儿子,无相的脸果然不自觉的**了一下,说道:“我犯的罪已经很多,就不差你这一条人命了。至于孩子,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政府不会弃他于不顾的。”

“你还好意思提政府?你做了那么多有害于国家社会的事儿,还想着政府替你擦屁股?”王宝玉真有点生气,这些大忽悠骗来骗去,最后依赖的还不是国家,也没见哪个神仙把他们带天国去了。

“我再说一遍,孩子没有错。”无相不以为然。

“可是,你让孩子蒙羞,有你这样的父亲,以后让他在社会上如何立足?”王宝玉坦言道。

“他本来就是残疾,还谈什么立足。我就是想给他大笔的钱,让他有足够的资本来保护自己。”无相说话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此刻,他更像是一个父亲。

“钱财要取之有道,你骗了这么多人,只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这就是私心。”王宝玉出言进攻道。

“闭嘴,人性都是自私的。”无相挥了挥手中的枪,猛然顶在王宝玉的脑门上,王宝玉连忙浑身一阵颤抖,连忙不敢乱说话了。

只听无相接着说道:“那些老百姓信我,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自私,他们希望通过我,保佑他们家人平安,保佑他们的男人多赚钱,保佑孩子考上大学当大官,除了能活着享福,他们还想死后能够获得解脱,他们的私心才是最大的。”

“你说得没错。”王宝玉连忙附和道。

“至于钱那就是我的报酬,人都是贪婪的,如果我不跟他们要,他们就是得到了天大的恩惠也不会掏出一分钱给我。就像病人的家属,为了挽救病人可以给医生下跪,可以拿出所有的钱,可等病人真的好了,也最多向别人说一声谢谢。如果说我有私心,也是这群贪婪的人的私心成就了我!如果每个人都没有私心,这世上也就没有任何故事了。”无相冷声说道。

王宝玉无语,好像很有道理,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答复。无相撤回手枪,对王宝玉道吩咐:“去拿酒来,我要跟你喝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