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1 疯狂的背后

1241 疯狂的背后

王宝玉不知道无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乖乖去柜子里拿來了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打开后先给无相倒了一杯,犹豫了一下,自己也倒上了一杯,

无相举起杯來,对王宝玉笑道:“咱们是死对头,难得能在一起喝酒,來吧,先干一杯。”

无相的举动,倒像是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般,王宝玉苦笑道:“我也沒想到能跟你一起喝酒。”

两个人碰了杯,各自饮了,无相很谨慎,目光始终不离王宝玉,

又干了几杯之后,王宝玉终于忍不住说道:“无相,你既然是來杀我的,为什么不赶紧动手,喝酒干什么。”

“死亡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时常对弟子们说,不要怕死亡,有时候,死亡就是新生,你要重获新生,我当然要祝贺你。”无相道,话语里带着邪教那种诱惑的语调,

“死了就是一堆烂肉,烧了就是一把灰,还新生个屁。”王宝玉郁闷的说道,

“唉,你始终是执迷不悟,所以,生在苦海里,长在烦恼中。”无相叹气道,

“那你今天來,是要让我解脱。”王宝玉轻笑道,反正也要死了,索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对,很多人寻求解脱,究其根本就是怕死,所以,你要敢于面对死亡。”无相道,“我会让你带着满足离开这个世界。”

“嘿嘿,既然如此,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題吗。”王宝玉嘿嘿冷笑道,

“当然可以,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这个坏人就是一个谜团。”无相无所谓的说道,

“有那么多的事情可做,你为什么要冒险创立邪教,难道说你有政治野心。”王宝玉问道,

“所谓邪教,是政府定义的,我让很多人生活在快乐满足之中,解脱了生死之惑,实则也是功德。”无相道,其诡辩能力实在非同凡响,

“你也让很多人倾家荡产,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王宝玉道,

“如果你能了解什么是因果,那你就会明白,所谓的夫妻父子,都不过是因果一场,不必认真。”无相搬出了能够解释一切的歪理邪说,

“那您跟儿子也是因果。”

“是因果。”

“我跟你喝酒也是因果。”

“还是因果。”

“骗了钱自己花,也是因果。”

“因为他们前世欠我的。”无相道,说得无比坦然,

“你今生欠了他们的,是不是准备來世还。”

“他们不敢要。”

“无相,我既然要死了,你不妨告诉我,在成立邪教之前,你是做什么的。”王宝玉问道,从无相的口才來看,他绝对不是个沒有文化的人,

“正规大学毕业,分配在市教育局,说起來,咱们也算是同行。”无相有点得意的笑道,

“好单位,怎么就不干了呢。”

“有人举报我搞婚外情,恰好单位领导嫉妒我的能力,就把我给开除了。”无相依旧很从容,

“举报的是事实吗。”

“算是吧。”

果然在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怎么会利用邪教搞**,一想到李秀枝和李翠苹一起爬上了无相的床,王宝玉就觉得心里异常憋闷,他出言不逊道:“无相,你利用邪教搞**,这又是什么因果。”

无相顿了顿,说道:“你既然要死了,我不妨告诉你,我老婆是植物人,每天只能住在医院里,我也只能找别的女人。”

王宝玉忽然明白无相为什么疯狂敛财,植物人媳妇和残疾儿子,都是耗钱的主,而他自己又被单位给开除了,沒有足够的经济保障,妻儿都很难活在这个世上,

“所以说,你死得不冤,如今你破坏了我的教派,沒有了经济來源,我老婆只能在医院里等死,呼吸机一撤,沒几分钟她就可以解脱。”无相目露凶光的看着王宝玉冷笑道,

“你要是靠正当收入养活妻儿,也不会有今天。”

“呵呵,你知道市医院重症监护室像我老婆那种情况的,一天需要多少钱吗。”

“听说挺贵,能有一千。”

“各种费用加起來,每天八千只是个起步价。”无相冷笑道,

“……”

“刚开始抢救了一天一夜就花了五万多,住了三天就花了我们多年的积蓄,沒工作后,我打过短工,出过苦力,练过地摊,可什么样的工作对于普通人能一天赚一万。”无相反问道,

“……”王宝玉依旧无语,

“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婆刚睁开眼,我儿子就断了腿,可是我实在沒钱给他医治,东拼西凑的借了点钱在小门诊正了正骨而已,到底还是落下了残疾。”无相微微闭了闭眼睛,这些回忆触及了他内心的伤口,

“所以你就选择了这条路,疯狂敛财是吗。”王宝玉问道,

“我总不能见着结发妻子去死,既然还有口气在,我的儿子就算有个妈。”无相淡淡的说道,

“听你这么说,你跟老婆的感情还很深,那你为什么要搞婚外情啊。”王宝玉不屑道,纵然无相有诸多理由,老婆也确实值得可怜,当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他欺骗广大百姓的借口,

“那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让人一看就心动,清纯美丽,一尘不染,她是个好女孩,也不嫌弃我,反而非常依赖,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才知道什么叫**情,真是太美了,只可惜缘分天定,我最终辜负了她。”无相感叹道,似乎沉迷在往事里,

“别吹牛了,能多漂亮啊。”王宝玉鄙夷道,连李翠苹那样的女人都上无相的床,眼中的美女一定不怎么样,

“我一直在寻找她,始终沒有找到,谁都说沒见过她,也许她承受不了太多的苦痛,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无相自顾自的说道,想了想,从上衣兜里拿出了一张相片,递给王宝玉,说道:“看清楚点,等你死了之后,如果在地下遇见她,不妨告诉她,我还想念着她,替我向她道歉。”

王宝玉接过來一看,照片上微笑的女孩子很年轻,还带点稚气,一头直发垂肩,眉清目秀,确实挺漂亮的,怪不得无相能动心,自己看着都有些动心,

咦,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