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2 崩溃

1242 崩溃

王宝玉恍惚觉得,好像是见过这个女孩子,使劲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是谁了,也是大吃一惊。

“是不是连你也惊叹她的美貌?还给我,一定要记住,到阴曹地府去找这个女孩。”无相伸手道。

王宝玉将照片还给无相,冷笑道:“很巧,我认识她,还活着,不是地下工作者。”

无相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急道:“那你快说她在哪里?”

“凭什么,反正我也要死了。”王宝玉道。

“哈哈,你想骗我。”无相大笑道。

“不就是上官萱嘛!”王宝玉脱口而出,斜眼看了一眼无相。

一听到上官萱这个名字,无相果然愣住了,然后急切的问道:“她现在在哪里?过的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无相猛地起身将冰冷的枪口对着王宝玉的眉心,咬牙说道:“快说,信不信我打死你。”

“我当然信,你什么干不出来?”王宝玉轻蔑的拨开无相的手枪,说道:“上官萱确实活着,不过过得非常不好。她现在的身份是毒贩子,绰号白牡丹,正被公安通缉,有一点你说对了,她是要吃枪子的,早晚都得死。”王宝玉直言道。

无相听得揪心,命令道:“你快说,她到底在哪里?”

“一个毒贩子,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王宝玉不在乎的说道。

“不许你这么侮辱她,也许她有自己的苦衷!”无相大声说道。

王宝玉嘿嘿冷笑道:“无相,你就是个懦夫,你也配同情上官萱?当初她被几个男人**,你他娘就在一边看着,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啊!”

“不是,我当时心都要碎了。”无相大喊道。

“恐怕连胆子也给吓碎了吧?”王宝玉呸了一声。

“是她告诉你的对不对?”无相急了,接着说道:“他们人太多,如果我们拼命反抗,我怕她会伤及性命!事后我也没嫌弃她啊,我还是像以前,甚至比以前更爱她!”

“爱?无相,你太逗了,你知道爱怎么写吗?后来上官萱怀孕了,你还是抛弃了他,你满口因果积德,干的都是缺德事儿。”王宝玉大声的嚷嚷道。

“我不是,我能够进市教育局,都是娘家的扶持,我老婆是个母老虎。我跟她提过离婚,可是她以死相逼,我需要时间!”无相大声的辩解道。

“可最后的结果呢?上官萱苦苦等着你,等来的却是你们一家三口恩恩爱爱的出出进进。”王宝玉见无相乱了分寸,大声道。

“那都是表象,我是个干部,那个年代离婚是被人看不起的!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她!”无相彻底慌了,恨不得亲口将自己的苦衷告诉白牡丹。

“哼!还有一件事儿,你一定不敢想象。”王宝玉盯着无相的眼神,趁热打铁的说道。

“还有什么事儿?”无相着急的问道。

“你的老婆孩子,就是上官萱安排人给打瘫打残的。”王宝玉冷声道。

“你撒谎!”先是一阵沉默,无相瞪着眼几乎喊出了这两个字。

“要不要我告诉你具体时间和经过啊?”王宝玉冷静的说道。

“这不可能!”无相的脸上露出了疯狂之色,双手不住的颤抖着。

“她那么恨你,有什么不可能?还有那封举报信,也是她写的,她就是想让你生不如死,因为你是个懦弱的骗子,毁了她一生。”王宝玉道。

“啊!”无相发出了一声大喊,痛苦万分的闭上了眼睛。

“她没脸待在学校里,又没人任何地方可去,最后走上了不归路。你知道公安局的手铐随时都在等着她吗?你知道警察只要看见她就可以一枪打死她吗?”王宝玉在无相耳边大声喊道。

就在这一瞬间,王宝玉果断的扭开无相的枪,无相下意识的一勾扳机,一声刺耳的枪响立刻传来,房间内的墙上顿时火星四溅,两块玻璃应声而碎。

王宝玉的另外一只手,用力扭住了无相的手腕,无相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手枪掉在了地上,王宝玉一脚踢飞,举起红酒瓶,使劲砸在了无相的头上。

无相躲闪不及,顿时头破血流,王宝玉狠狠的又是两下,无相顿时瘫倒在沙发上,不动弹了。

“狗日的,想杀老子,老子今天就打死你。”王宝玉已经陷入到疯狂的状态,扑到无相的身上,啪啪的使劲扇着无相的耳光,不知道是替自己打的,还是替白牡丹还有那些上当家庭打的。最后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直到听到声音的李可人进来,上前拉住了他,才停了手。

“小孩,你疯了啊!再打他就要死了。”见满屋狼藉,无相又一动不动,李可人慌乱的嚷嚷道。

“这个狗日的,死不足惜。”王宝玉怒气未消,又补上了几脚。

“他不是你的表哥吗?”李可人拉着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他是无相邪教的头子,大姐,你快找根绳子来,把他绑上。”王宝玉恢复了冷静,对李可人道。

“什么,他是邪教头子?”李可人看到了地上的墙,也吓了一跳,她可是跟这个人近距离接触了半个下午,带着哭腔说道:“小孩,你差点害死我!”

“大姐,快去吧!快醒了!”

李可人连忙跑回屋,找来了一根绳子,跟王宝玉一起,将无相绑得跟粽子一样,扔在了地上。

王宝玉拿起手机,打给范金强,说无相就在自己家里,还试图要用枪崩了自己。

当听说无相已经被控制,范金强才松了一口气,带上人火速的赶来了。

在这期间,满头是血的无相幽幽的醒来了,王宝玉现在可不怕他,他抽着烟对无相道:“无相,老子就是命大,这回你真的栽了。”

无相挣扎了几下,终于放弃了,他长叹了一口气,像个死猪一般,一言不发。

范金强带人来了,一看到地上被捆着双眼无神的无相,心情大好,他不由的笑道:“兄弟,哪有你这种绑法,这就是绑上一只老虎,也跑不了。”

“别说风凉话了,他可是差点把我杀了。”王宝玉郁闷道,将手枪递给范金强,又指了指墙上的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