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3 大忽悠

1243 大忽悠

范金强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兄弟,你受惊了,怎么样,过瘾了沒有!”

范金强做了一个扇巴掌的手势,王宝玉扑哧一声笑了,说道:“他娘的,真过瘾,要不是考虑你立功,今天我就打死这个狗日的!”

“可不能打死,那兄弟你就摊事儿了。?”范金强道。

“他手里有枪,我可是正当防卫。”王宝玉道。

“嘿嘿,如何界定正当防卫还是借机报复,可不是你说得算。”范金强嘿嘿笑道。

“算了,把他带走邀功去吧。”王宝玉道。

“你的功劳也不小。”范金强喜滋滋的说道,心情超级好。

例行公事,范金强让人对王宝玉做了详细的笔录,还叫來李可人打证言,王宝玉只说趁无相不备,反败为胜,略去了白牡丹的事情。

无相终于被两个警察拉扯着带上了警车,从此,无相邪教彻底覆灭,无相构造的虚无神话土崩瓦解,众多信徒悔恨交加,纷纷回归了社会,当然也有些不法分子居心叵测,说无相是替广大信徒消除业力,独自受苦受难,但大势所趋,再多的谎言在事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最终烟消云散,这些都是后话。

只是,王宝玉沒有料到,心如死灰的无相,问什么说什么,还是说出了白牡丹的事情,范金强听了之后,眉头紧锁,纠缠于情与法的之中。

最终,范金强将审讯中的这段笔录悄悄的隐瞒销毁了,王宝玉算是又逃过了一劫。

有一个人可不想王宝玉这么幸运,那就是县委书记马丰凯,无相本就对政府官员怀恨在心,和马丰凯也无非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因此,毫不留情的供认,自己跟马丰凯颇有些私交,有几次抓捕通风报信,就是马丰凯所为,自己还给他送过几十万的现金和若干首饰的贿赂。

查邪教的案子,居然涉及到县委书记,公安局长路小虎也是吃惊不小,经过一番思量,路小虎还是试探的将这件事儿汇报给了县长孙大成。

孙大成听到了这件事儿,毫不犹豫地的就汇报给了市委市政府,由于抓捕无相邪教的事情在市委那边也很轰动,市委连夜召开了会议,组织部长孟海潮力挺要将马丰凯拿下,纪委书记尉兴邦态度同样坚决,最终,马丰凯终于落马,而且还被一撸到底,彻底结束了政治生涯。

“王宝玉,你还真能折腾,将个县委书记都给搞下去了。”夏一达來找王宝玉,嘻嘻的笑道。

“马丰凯倒了,你不是也挺高兴的嘛。”王宝玉白了她一眼,不屑道。

“嘻嘻,那个马奔驰沒了靠山,再让他那什么狂。”夏一达似乎出了心中一口恶气。

“有沒有你的调动消息,还是给下一拨书记当秘书。”王宝玉调侃道。

“我晋升是早晚的事儿,你别小瞧人,不过孙大成当了县委书记,可比马丰凯强多了,人很随和,做事儿也有条理,总体來说是个好领导。”夏一达道。

“怕不是这样吧,马丰凯的儿子未婚,人家孙大成可是孙子都有了。”王宝玉轻笑道,言外之意,夏一达可以不用考虑给孙大成当儿媳妇了。

通过马丰凯的这件事儿,王宝玉再次改变了对孙大成的看法,孙大成在处理马丰凯的事情上,可谓是毫不留情,显示了一个政客内心深处的冷漠,当然,孙大成这么做谁也说不出什么來,看起來是正义之举,实则为了自己能够高升。

“切,我宁可不当这个秘书,也绝不可能嫁给马奔驰那种人。”夏一达不屑道。

“嫁给我怎么样。”王宝玉开玩笑道。

“嗯,这倒是可以考虑,不过,你要将下面的东西咔嚓一声切了。”夏一达笑道,还做了一个挥刀的手势。

“还是算了吧,最毒妇人心,在你身上就是最好的体现。”王宝玉摆手道。

“王宝玉,你的好运气要來了,我听孙大成说,好像要让你当副县长。”夏一达嫉妒的说道。

“要不是马丰凯拦着,早就当上了。”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如今富宁县的政局有了很大变化,孙大成成为了县委书记,张存志当上了县长,说起來都是王宝玉的人,升任副县长,那可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唉,我啥时候也能混个官当当。”夏一达叹了一口气,自叹沒有王宝玉这种好命。

“你不是对自己很有信心嘛,不用着急!”

“不着急是假的,我六岁就上一年级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一个道理,时间就是金钱,宁可早了也不能晚。”夏一达坦言道。

“那你还不如留在教育局呢,我要当了副县长,孟耀辉也能顺杆爬,我跟他关系不错,到时候给你说说情。”王宝玉嘿嘿笑道。

“给他当手下,我宁愿去死,就见不得这种贱男人,有麻烦的时候知道想起來爷爷叔叔的,沒事儿的时候连个电话都沒有,你说要男孩什么用,呸。”还是老毛病,只要提到孟耀辉夏一达就一肚子不痛快。

“小夏,你眼角出现了驿马纹,县城不是你久留之地。”王宝玉忽然盯着夏一达说道。

女孩子都怕说自己长了皱纹,夏一达连忙拿出了小镜子,扒拉着眼角道:“哪有啊,净胡说八道,本姑娘还沒老呢!”

王宝玉哈哈大笑,说道:“所谓驿马纹,不是真正的皱纹,只是一条隐约的气息,你是看不出來的!”

“大忽悠,不跟你玩了。”夏一达嗔道。

王宝玉沒有忽悠,他确实在夏一达的眼角看到了相书上的驿马纹,不过他自己也不信,夏一达能去哪里,虽然说孟海潮好像格外关注这个曾经的秘书,但如果说想调夏一达去市里,怕是早就采取行动了。

“晚上去我那里吧。”夏一达问道。

还沒等王宝玉回话,他的手机就响了,看号码是平川市的,王宝玉以为是程雪曼,正在考虑要不要接,夏一达眼尖看到了。

趁王宝玉正出神,夏一达一把夺了过去,接起來就嚷嚷道:“又打电话干嘛,有话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