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4 口水茶

1244 口水茶

王宝玉正想恼,却见夏一达脸一绷,先呆住了,她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來王局长这里,有点事儿。”

说着,夏一达红着脸将电话还给了王宝玉,王宝玉瞪了眼小声说道:“以后再胡闹,小心我揍你。”

话还沒说完,夏一达上前就把王宝玉的嘴巴给堵上了,拼命用手指了指电话,王宝玉有些迷糊,接起來一听,竟然是孟海潮打來的,怪不得这小妮子显得那么慌乱,

“孟部长,您好。”王宝玉连忙客气的说道,

“小王,最近工作还顺利吗。”孟海潮客套的问道,

“还好,还好。”

“小王,抽时间來市里一趟吧,咱们聚一聚。”孟海潮笑着说道,

“好,我马上就赶过去。”王宝玉连忙答应,要知道,孟海潮突然來电话,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把小夏也带着,到市委组织部來找我。”孟海潮道,

“好的,好的。”王宝玉连声答应挂了电话

“孟部长找你干什么。”夏一达好奇的

“还不知道呢,说是要找我聊聊,那个,晚上你还是自己睡吧。”王宝玉故意说道,

“哼,跟一个半大老头子有什么可聊的,给我电话,告诉他不去。”夏一达哼道,伸手要王宝玉的手机,

“嘿嘿,过啥嘴瘾啊,刚才也不知道谁吓得魂都沒了,要不,你也一块跟着去聊聊。”王宝玉坏笑道,

“不去,王宝玉,你可害死我了,刚才真丢人。”夏一达想了想,小脸因为着急上火通红,很是可爱,

“不敢了。”王宝玉坏笑着问道,

“去就去,难道我还怕他不成。”夏一达道,

“那就一起走吧,别让孟部长等急了。”王宝玉道,大摇大摆跟夏一达一道下了楼,楼上的一个屋里,刘树才隔着窗子又看到夏一达跟王宝玉走了,捶胸顿足了好半天,欲哭无泪,只能感叹上天不公,

好半天,刘树才拿出了录音机,上面录着夏一达睡觉时微微的鼾声,当然,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隔着门录的,他将录音机贴在耳边,闭着眼睛,陷入到幻想之中,

一路疾驰,几个小时后的中午时分,王宝玉和夏一达來到了平川市市委办公楼,这是一栋独立的大楼,有十几层,中规中矩,就位于平川市的某个繁华路段上,

平川市到底是经济实力雄厚,与富宁县不同的是,平川市市委和市政府是分开办公的,各有一栋独立的大楼,仅有一街之隔,想必工作起來也方便,而富宁县就不一样了,闹吵吵的挤在一个地方办公,很紧凑,

在市委大院的门前,王宝玉和夏一达分别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警卫仔细看完之后,便敬了个军礼,让二人进去,

迎面是一个宽敞无比的大厅,大理石的地面,拼成了一个圆形的抽象图案,对面的墙上是一幅非常逼真的油画,画的是旭日初升,江山如此多娇,

询问了工作人员后,王宝玉和夏一达乘坐电梯來到九楼,孟海潮的房间是909室,漆红色的双开门,显得很是阔气,

王宝玉心里一阵羡慕,相比之下自己引以为豪的县教育局大楼,简直不值一提,

进入孟海潮的办公室,铺着地板,一尘不染,宽大的办公桌,干净的都能照出人的影子來,窗台上依旧一盆整齐翠绿的君子兰,孟海潮身后的墙上,赫然挂着的,正是李可人送给他的那幅长卷,

一见二人來了,孟海潮微笑着起身分别握手,在沙发上坐定后,孟海潮又亲自去饮水机处,沏了两杯香茶,立刻一股淡淡的清香充斥着整间办公室,带点花香的味道,

“小王,小夏,一路辛苦了。”孟海潮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文儒雅,礼貌有加,

“孟部长,我们一直都很想念你。”王宝玉煽情的说道,习惯性的拿出一支烟,又不好意思的放回了兜里,

“我也想念大家,要知道,我在富宁县呆了多年,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孟海潮道,

王宝玉心里不太认可这句话,孟海潮走后,一次也沒回去过,根本看不出他对富宁县有什么眷恋之情,里面的人更是不用说,除了侄子孟耀辉,也就是夏一达偶尔和他联系一下,

“孟部长,我还想來给你当秘书,行不行啊。”夏一达直言不讳的问道,一开口差点把王宝玉吓一跳,这小妮子胆子真大,

“呵呵,这个好办,有机会就成。”孟海潮呵呵的笑道,看夏一达的眼神,带着些长辈的慈爱,

“那就说准了哦。”夏一达特别高兴,似乎有些淘气又像是撒娇的说道,

“呵呵,一言为定。”孟海潮看似心情也不错,

“孟部长,您走的这段时间,富宁县又发生了好多事儿。”王宝玉道,还做了个比喻,“沒有您坐镇,妖孽们又都起來了。”

孟海潮哈哈大笑,说道:“小王就是幽默,这些事儿我也听说了,不能说他们是妖孽,只能说是误入歧途的干部。”

王宝玉品了一口茶,觉得香气宜人,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不觉赞道:“真是好茶啊。”

“朋友送的,平时我也不怎么喝,据说这种茶叶,是十八岁以下的少女,在茶树刚发嫩芽的时候,用雪白的贝齿一片片咬下來,一年也就只能出产十几斤。”孟海潮解释道,

这个王宝玉倒是也听说过,不过他知道孟海潮省略了一个步骤,那就是这些清茶并不在铁锅里炒制,而是这些女孩在自己纯洁的胸脯上反复揉搓烘干而成,

嘿嘿,想想都过瘾,王宝玉乐咪咪的又喝了一口,不错,好茶,每天喝都不会腻,

而夏一达的观点就不同了,一听是口水茶,虽然端了起來,连忙又皱着眉头放下,孟海潮并沒有直奔主題,而是问了问县里发生的事情,随后,又从窗口向下看了看,说道:“你们俩个既然來了,就跟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开了一路车,王宝玉还真觉得肚子饿了,一想去食堂吃饭,倒也算不上请客,便点头答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