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5 凤凰和鸡

1245 凤凰和鸡

三个人一路下了楼,孟海潮边走边关切的问王宝玉的近况,尤其是教育局那边工作的开展,还问干的舒心不舒心,

会说的不如会听的,王宝玉已经隐约的意识到,孟海潮大概是想把自己调到市里來,心情还真是有些激动,

夏一达跟在两个人身后,有点嘟嘟囔囔的,小嘴巴撅的老高,似乎在埋怨孟海潮厚此薄彼,对她这个曾经的秘书,不是太关心,

平川市委的食堂,是位于大楼西侧的一栋独立小楼,恰逢午饭时分,自然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

孟海潮缓步走了进去,跟门口的服务员说了几句,服务员离开从柜子里拿來两个干净的餐盘交给王宝玉和夏一达,

食堂宽敞整洁明亮,四周都是类似于快餐厅的餐桌餐椅,中间长桌之上,摆放着足有几十道菜肴,道道色香味俱全,做工讲究,照比大饭店好像也不差,

在这种地方用餐,王宝玉还是保持了应有的风度,只是随意夹了几个菜,拿了两个馒头,孟海潮和夏一达也是如此,

不过跟夏一达在一起最大的问題就是,太惹眼,屋里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在了夏一达的身上,惊叹这个世界上,还真有如此的美女,夏一达对此司空见惯,只当是沒看见,

王宝玉心里颇有些得意,秃子跟着月亮跑,不由小声对夏一达说道:“除了不剪掉下面,只要你肯给我当媳妇,啥条件我都能答应。”

“好吧,那就缝上。”夏一达嘿嘿坏笑,王宝玉脸一寒,这招更狠,

孟海潮一边走,一边跟邻桌的人打招呼,有几个市委副书记,还有其他部门的头头,当然见了王宝玉和夏一达也都客套的点点头,

王宝玉终于明白了孟海潮带自己來食堂的原因,多半还是为了让自己先跟这些人混个脸熟,

王宝玉远远看见,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正是市纪检委书记尉兴邦,尉兴邦抬头也恰好看见了王宝玉和夏一达,他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沒有说话,继续的低头吃饭,

“小王,不够吃再去拿,别客气啊。”坐定后,孟海潮看着王宝玉的盘子笑道,

“嘿嘿,其实我的饭量也不大。”王宝玉嘿嘿笑道,

“是不是小时候就不好好吃饭,才长这么矮的。”夏一达调侃道,

王宝玉直皱眉,说得什么话啊,孟海潮却一阵笑,说道:“韩信不高,辅佐刘邦夺了天下;咱们经济发展的总设计师邓主席,个子也不高,却能永留史册,受后人世代敬仰。”

“孟部长,那我们这些小时候好好吃饭,长得高高的怎么讲呢。”夏一达笑嘻嘻的抬起头问孟海潮,嘴里塞得满满的,显得很随意,

“那就是好孩子啊。”孟海潮哈哈笑道,眼中全是爱怜,

“听见沒,孟部长也夸我呢,小矮人。”夏一达吃吃的笑着,

老子还不至于那么矮吧,不就是不够魁梧嘛,非得长一米八才叫高啊,王宝玉郁闷的想着,低头刚扒拉了几口菜,猛一抬头,却看见对面走过來一个认识的人物,正是市政法委书记王一夫,

“呵呵,孟部长來客人了。”王一夫上前笑道,

“王书记难得在食堂吃饭,我给你介绍认识一下,这是我曾经的秘书小夏,夏一达,这位是县教育局局长,王宝玉。”孟海潮起身道,

王一夫冲着夏一达点头笑了笑,仔细打量着王宝玉道:“小王现在可是名声在外,在铲除无相邪教的事情上,立了大功。”

王宝玉连忙起身客气道:“王书记,您谬赞了,我只是进了一个公民的责任而已。”

“不错,孺子可教。”王一夫道,拿着餐盘直奔尉兴邦的桌子,

“小王,王书记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啊。”孟海潮笑道,

“我们之前也沒什么交情。”王宝玉诚实的说道,

“我看不像,王书记感兴趣的人不多,他对你的一切似乎很了解。”孟海潮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们是一家人吗。”夏一达好奇的问道,大概是两人都姓王的缘由,

“不是。”

“我看也不是,你看人家长得多帅啊,特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夏一达啧啧赞叹道,王一夫确实是仪表堂堂,难怪眼皮子长到头顶的夏一达都赞不绝口,

然而在内心深处,王宝玉对这个同姓的人物却并无好感,当然还是源于那次投毒事件,以及他保护柳河镇镇长李传宗的事情,

“是啊,王书记气度非凡,听说女儿也是相貌出众,很聪明。”孟海潮呵呵笑道,

“有我漂亮吗。”夏一达反问道,

“呵呵,在长辈眼里,你们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孟海潮笑道,

“人家是堂堂政法书记,我一个小人物不敢和他比。”王宝玉不屑道,

“其实无论多大的官,本性上來讲,都是凡人,所以说,无论跟谁相处,只要是能够不卑不亢,正确掌握尺度,都能相处好的。”孟海潮点拨道,

“孟部长,我倒是觉得你对这个臭小子兴趣更大。”夏一达吃醋的说道,

孟海潮呵呵笑,并不解释,眼神却不经意的看着王一夫和尉兴邦,两个人表情凝重,似乎正借着吃饭的时机,在商量着什么事儿,

回到孟海潮的办公室,香茶犹温,王宝玉还是忍不住点上了一支烟,夏一达挪了挪身子,生怕被烟呛到,

孟海潮翻了翻日历,开口道:“小王,小夏,你们两个如何理解宁为鸡头,不为凤尾这句话的。”

王宝玉顿时警觉,他记得刚到富宁县不久,给孟海潮送画的时候,孟海潮就给他讲了个“不受鱼”的典故,故事记住了,就是主人公的名字沒记住,只是这一次孟海潮又想提醒自己什么呢,

“孟部长,我觉得这句话有道理,凤凰再好,当个尾巴闻着屁股味也挺闷的,不如当个群鸡之首,倒也自在,大家看人或者事物,第一眼看到的都是头。”王宝玉直言道,

“凤凰是神鸟,天地之间尊贵无比,而鸡到底是畜类,成为群首又有什么意义,我还是觉得当凤尾比较好。”夏一达反驳了王宝玉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