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49 奇怪现象

1249 奇怪现象

“小王,先对你表示祝贺。//”张存志笑着说道。

“张县长,我本打算在你的手下,多做些成绩出来,现在看来,是我先打了退堂鼓。”王宝玉道。

“不用说这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和你有一样的选择。”张存志语气中带有一丝羡慕的成分,到底是年轻些,野心都不小。

“多谢张县长了。”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对了,小王,还有一件事儿想麻烦你,只是一直没好意思开口。”张存志说道。

“您尽管吩咐。”

“我的老父亲年纪大了,秋天一个人在家时摔倒了,抢救了多日命是保住了,可却落了个半身不遂的毛病,生活的挺闷。”张存志声音低沉。

“竟然出了这种事儿?那我得抽空去看看老爷子。”王宝玉关切的说道。说起来自己和张三峰老人仅有一面之缘,但是老人心底坦诚,善良好客还是给王宝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多谢了。只是家父最近经常提起贾师傅,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让贾师傅去我老父亲那里住几天?省的老人将来有什么遗憾。”张存志恳切的问道。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王宝玉爽快的答应道。

“去了市里,别忘了常回来看看。”张存志又道。

“一定常来看望您。”

又聊了一些闲事儿,王宝玉便告别县长张存志,又去看望了一下县委宣传部长李欣惠,李欣惠对王宝玉是羡慕加嫉妒恨,一番客气自然不用说,王宝玉是个讲信用的人,还是将两瓶春哥丸酒还有几本那方面的光盘交给了李欣惠,李欣惠高兴的居然抱着王宝玉啃了两口。

“好弟弟,姐姐咋心里这么喜欢你呢?”

“呃,可能咱俩比较投缘。”王宝玉擦着脸上的口红印,生怕李欣惠还有更进一步的举动,连忙告辞离开,又去找田彩荷。

还答应给田彩荷春哥丸的,虽然明知道这药是给董开江的,王宝玉依然遵守了承诺。听说王宝玉去市里工作,田彩荷倒是表现的很平淡,只是简单道了一声恭喜。在政府大院,你来我往本就十分正常,何况是自己一向比较看好的王宝玉呢?

当王宝玉将几粒春哥丸交给她的时候,田彩荷两眼放光,表现出难得的狂热。好,好,多谢了!田彩荷激动的双峰颤抖,连声道谢。她也想上前搂着王宝玉啃两口,占小帅哥的便宜,王宝玉见事态不对,慌不择路的逃开了。

“他娘的,女人怎么都这样,跟饿狼似的。”王宝玉悻悻道,直到多日之后他才想明白,无论是李欣惠还是田彩荷,对自己表现出极度热情,不光是因为自己能让她们的老公或情人雄起,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王宝玉去了市里,前途无量,趁机拉近关系,总归是有益无害。男人之间就是称兄道弟,勾肩搭背套近乎。对于女人呢,往往亲密的举动总能很快拉近彼此的距离。

又看望了几个熟人之后,王宝玉正式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出发。这几天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一向蜗居在家里的李可人却没了踪影,没办法,王宝玉只好自己在外面的吃饭,还真是想念李可人的厨艺。

这天刚下班,王宝玉回到家,突然听到楼道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王宝玉立刻跳起来冲了出去,果然看见一脸疲惫的李可人回来了。

“大姐,你去哪了?我还没吃饭呢。”王宝玉见到她感觉很亲切,撒娇般的凑了过去。没想到李可人却慌慌张张的将王宝玉堵在门口,说道:“我很忙,这么大了,自己弄口吃的去!”

王宝玉一愣,李可人过河拆桥,知道自己要走,现在就开始撒手了?于是嘟着嘴巴不满的说道:“大姐,我马上就要调离了,你就这么狠心?”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李可人叨叨着,嘭的一声关上门,关门的瞬间王宝玉看见室内很乱。

王宝玉只得怏怏的回到自己屋里,猜不透女房东在做什么,迷迷糊糊的想睡觉,恍惚间又是关门声音,大概李可人又出去了。

“宝玉,你晚上来陪我吧!”百无聊赖之时夏一达打来电话,难得温柔的说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准备好节目啊!”王宝玉爽快的答应道,别说,去市里没有夏一达,似乎还真是少了很多的乐趣。

“别忘了买几个套套拿来。”夏一达道。

“什么?”王宝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说夏一达想要献身,这也太刺激了。

“嘻嘻,逗你玩呢!不许买。快来吧!”夏一达嘻嘻的笑道。

王宝玉擦了擦头上的汗,叹了一口气,心里挺失落的。算了,不管怎么说,临行前有美女相伴,就应该感到非常满足。

一进屋,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夏一达系着围裙,不停的忙碌着,桌子上已经摆了七八个菜,鱼尾巴拖在桌子上,鸡爪子掉在了炒豆角里,总之摆放很乱,品相很差劲,不过,王宝玉还是觉得挺幸福,也挺感动,这对于夏一达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了。

夏一达又端上来两个盘子边上有锅渣的菜,擦着汗水道:“看,十个菜,十全十美,祝你到市里也能一切如意!”

“嘿嘿,跟我还整这节目干啥?咱们两个菜都够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我可是提前回来,鼓捣了一个下午,我容易吗?”夏一达道。

“美女辛苦了,一会儿我替你服务。”王宝玉坏笑道。

“没个正形。”夏一达瞪了王宝玉一眼,又拿出一瓶红酒来,给王宝玉和自己都倒上。

“小夏,马丰凯还是有眼光的,你还真能成为一个贤惠的儿媳妇。”王宝玉大咧咧的夹了一口菜,调侃道。

“再胡说,信不信我用筷子戳你?”夏一达道。

信!王宝玉点点头,还真不敢胡说八道了,他举起杯道:“小夏,此一别不知何日再见,先借花献佛,道一声珍重。”

“嘻嘻!这张嘴,雅俗都能说嘛!”夏一达笑道。

“我是谁啊!教育局官员,不会拽几个词还行。”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

“再整两句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