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50 拿下

1250 拿下

“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天是与非。”王宝玉道,跟夏一达响亮的碰了杯,一饮而尽。

几杯酒下肚,夏一达的眼圈就有点儿红了,她喃喃道:“唉!虽然说你去了市里,我很支持,可是,你这一走,我总觉得自己连个朋友都没了。”

“要不说婚姻要趁早,你也老大不小了,不管男女,总要划拉一个啊!”王宝玉道。

“瞧你说得,以为去市场买菜啊!哪有那么容易。”夏一达道。

“你提醒的对,多去菜市场说不定也能碰到居家好男人。”王宝玉嘿嘿笑道。

“去你的!我将来的老公那得是封侯拜相的才行。”

“就像我这样的?”

“呸,自己未婚妻都看不住,我才不要呢。”

“喂,打人不打脸,伤人不揭疤。”提及往事,王宝玉不悦的放下筷子。

夏一达把筷子捡起来重新放王宝玉手里,叹息道:“算我说错了还不行。我就是舍不得你走。”

“别担心,只是去市里,又不是去了天山脚下,回来一趟很容易的。你也可以经常去看我啊。”王宝玉道,又给夏一达满了一杯。

“你说孟部长为什么不把我也调过去呢?”夏一达似乎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

“你驿马纹都这么明显了,肯定要走的。”王宝玉安慰道。

“我只想去市里,别的地方我还不去呢!”

“生活就像一条小船,茫茫大海看不清方向,我们只能选择随波逐流。”

“如果我们是个好的舵手,就能掌控方向。”

“胳膊拗不过大腿,凡人拗不过命运。我们只是时间长河里的过客,一切顺其自然。”

“行了,说你胖还喘上了,别拽词了。”夏一达不耐烦的说道。

两个人连吃加喝,一直闲聊到了快半夜,一瓶红酒也见了底。也许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别,夏一达显得挺伤感的,眼圈始终红红的,吃东西也不香,一桌子菜也没下多少。

王宝玉也是有些触动,夏一达让人看着心生怜惜,美人把酒话今夕,却道明朝各一方。

两个人吃完喝足,都去冲了个澡,然后并排躺在**,好久都不说话。王宝玉打破沉默,啪嗒在夏一达脸上亲了一口,嬉皮笑脸的说道:“这道菜最好吃。”

“你刚才没刷牙啊?”夏一达连忙用手背擦擦脸,又把手放到鼻前闻了闻,似乎有葱蒜味,但又叹了口气懒洋洋的不动了。

“小夏,咋蔫吧了呢?”王宝玉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浑身没力气。”夏一达道。

“别想那么多,小心长皱纹。”

“你倒是春风得意,哪里了解人家的心思啊?哼!”

“嘿嘿,来,哥哥让你舒坦一下。”王宝玉坏笑着搂住夏一达。

“放手啊!不许胡思乱想,听到没有。”夏一达正色道,却任凭王宝玉搂着不挣扎。

“嘿嘿,是你想多了吧!我是说,给你按摩放松一下,我这个局长算是屈尊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夏一达咯咯笑了,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她起身脱了衣服,只是穿着一条小裤衩趴在**,玩笑道:“小玉子,过来好生伺候。”

“扎,奴婢这就来。”王宝玉贱贱的细着嗓子应了一声,起身找来一瓶乳液,涂在手上,耐心细致的在夏一达光洁的脊背上按摩起来。

“嗯!真舒服,小玉子手艺不错。”夏一达享受的说道。

“只要主子喜欢,小人愿意一辈子伺候您。”王宝玉细声道。

“嘻嘻!好好干,本宫会赏赐你的。”夏一达开心的笑道。

“小的不敢,只要主子高兴,小的就高兴。”

“哈哈,王宝玉,你真贱皮脸!”

老子哄你高兴还得挨骂,算了,看你小孩不懂事,不跟你一般计较。王宝玉的手,划过脊背,划过圆鼓鼓的丰臀,划过光洁笔直的**,最后,落在夏一达的脚丫上,他细心的揉搓着每一根细嫩的脚趾,夏一达享受的快要昏了过去,心中荡漾起异常满足的幸福。

从下方向上望去,夏一达的身体风景别致,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小小的裤衩遮盖不住翘翘的丰臀,漏出来的地方,肌肤似雪,弹指欲破,伴随着夏一达不自主的轻轻蠕动,简直诱惑之至。

淡定,淡定,王宝玉自己给自己加油,但一股热流还是冲向脑子,有点儿混乱,随即又冲到了下身,小帐篷再次支了起来,淡不了定了。

再也无法忍耐,王宝玉现在已经不顾夏一达是不是拉拉,他只想跟夏一达尽情释放自己如火一般的**。

王宝玉当然知道不能强来,万一夏一达翻脸了,彼此都难堪,目前要做的就是让夏一达情欲勃发,主动迎合投怀送抱!嘿嘿,真是绝妙的好主意!

王宝玉忽然想起在医院里看到的那本杂志,上面不是介绍了几个能让女性兴奋起来的穴位嘛!自己还找白云飞试过,效果出奇的显著。

面对如此诱人的美女,王宝玉早就将君子这个词忘得干干净净,他沿着大腿重新按摩了会后背,找准了那几个穴位,时轻时重的揉了起来。

这下子,夏一达可是受不了了,开始的时候,酥麻的不行,浑身颤抖,咯咯直笑。后来渐渐变为浑身发热发痒,最后,视线竟然也开始模糊起来,她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儿,那就是找个男人,让自己冷却下来。

忽然,夏一达猛然翻转过来,起身将王宝玉推倒在**,眼中闪着欲望之火,气喘吁吁地嚷嚷道:“臭小子,今天本姑娘一定要将你拿下。”

“主子,小奴做错了什么吗?”王宝玉心中暗喜,却装作可怜巴巴的问道。

“别磨叽,主子受不了了。”夏一达道,疯狂解开王宝玉的睡衣扣子,然后,睡裤连同内裤也一并拉下,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火热的物件艰难的进入,夏一达眉头紧蹙,她咬紧了嘴唇,终于开始缓慢的行动。

夏一达居然是第一次,这让王宝玉颇为感动,他温柔的爱抚着夏一达的娇躯,终于,夏一达紧张的表情渐渐松弛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