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54 雷天大壮

1254 雷天大壮

敢这么说侯四,想必也不是个等闲之辈,自己初到平川,毫无根基可言,还需要各路朋友的帮助才行,

想到这里,王宝玉定睛看了看中年汉子,开口道:“这位大哥,您有一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势,如果我沒猜错,您一定是人中枭雄。”

中年男人很受用王宝玉的夸赞,依旧不以为然的说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什么雄到最后都得熊。”

“哈哈。”王宝玉觉得这话新鲜,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接着说道:“这话都是凡人自嘲用的,对于您就不适应了。”

中年汉子來了点兴趣,笑问道:“那你猜我是干哪行的。”

王宝玉见他眉角向上,脸上几道横肉,身手不凡,就大概猜了个差不多,不是特种兵,那就一定是黑道头目,

特种兵一般稳重,王宝玉觉得不太可能,壮壮胆子道:“我看您一定是呼风唤雨的黑道老大。”

中年男人浓眉一挑,问道:“哪个嘴欠的告诉你的。”

王宝玉摆摆手,说道:“我头一回來这里。”

“兄弟,那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沒什么,我会看相,一看您就是一呼百应的魁首。”王宝玉道,拨开一根香肠,放到嘴里嚼了起來,真他奶奶的香,囫囵咽下去又咬了一大口,

“哈哈,沒想到你年纪轻轻,还真有两下子。”中年男人高兴道,举起杯來,王宝玉连忙跟他响亮的碰了一杯,

“请问大哥尊姓大名。”

“徐彪。”

虽然有心理准备,王宝玉还是一惊,徐彪何许人,那可是平川市排名第一的黑社会老大,就连侯四提起此人,也自愧差了不是一个等级,沒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了,而且还出手救了自己,只可惜自己不是个美女,否则肯定又是一段佳话,

“久仰大名,徐大哥,幸会了。”王宝玉连忙抱拳道,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小兄弟叫什么,做什么的。”徐彪满不在乎的问道,

“我叫王宝玉,小人物不值一提。”王宝玉客气道,

徐彪想了想,忽然问道:“你不会就是侯四的把兄弟,号称宝二爷的那个王宝玉吧。”

“不值一提,这是四哥硬给的一个称呼。”王宝玉道,还真沒想到,自己居然在黑道中还小有名气,连徐彪都知道,

“嗯,不错,怪不得刚才出手那么狠呢。”徐彪赞道,

“实不相瞒,兄弟我已经不是宝二爷了。”王宝玉解释道,“现在我是富宁县教育局局长。”

徐彪一愣,这方面他显然还不够太了解王宝玉,但是,王宝玉年纪轻轻就是教育局局长,还是让他刮目相看,不禁笑着举杯道:“王局长,幸会了。”

“现在也不是局长了。”王宝玉跟徐彪再次碰杯,又道,

“让人给撸了。”徐彪疑惑的问道,

“这不是正想去平川市上任嘛,小小的招生办主任。”王宝玉道,

“哈哈,原來是高升了,不错,现在是招生办主任,沒准几年后,就是市教育局局长了。”徐彪笑道,

“这个不敢指望,徐大哥,真心感谢你今天救了我,否则小命不保。”王宝玉起身,郑重的再次道谢,

“也是赶巧了,正好我去看望一位朋友,被大雪搁在了路上,住到了这里,说起來咱兄弟俩还真是有缘分。”徐彪摆手道,

“这里的女的,长得也太差了,还好意思舔着脸出來卖,唉,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王宝玉道,说完就后悔了,他想起吃饭时听到的声音,该不会是徐彪正在玩游龙戏凤吧,

“其实我一來就看出來这里是黑店,那两个大个,用他们的媳妇赚钱,还换着玩,这个矮胖子,提供场所分红,狼狈为奸。”徐彪道,

看样子刚才是自己多想了,徐彪最为黑社会老大,怎么会看上那两个丑女呢,

“他们见我不好惹,也就算了,大概是看兄弟你身材单薄,又像个有钱人,这才动了歹念,像那两个女人,二十块就不值。”徐彪又道,

“二十也是高看她们,一把岁数,身材又烂,竟然还叫我哥哥,我这会儿都全身鸡皮疙瘩。”王宝玉想起來又觉得恶心,连香肠也吃不下去了,

“兄弟别跟她们一般见识,这种女人连屌从哪头吃都搞不明白,也就那样了。”徐彪讽刺道,

哈哈,“徐大哥,你说话太逗了。”王宝玉笑喷了,

“嘿嘿,实话实说。”

“就是,他娘的,居然还像小狗一样,在我**撒尿,大哥,你说气人不。”王宝玉愤愤道,

徐彪却哈哈大笑,开玩笑道:“兄弟你赚大了,一次能看到两个女人撒尿,很多男人不知道多羡慕呢。”

“徐大哥说笑了,咱不提她们,扫兴。”王宝玉苦着脸,随即又举杯道:“还是那句话,以后有用到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

“以后有用到大哥的地方也尽管开口。”徐彪也客套的说道,

“一定。”

“你既然会看相,那会算卦吗。”徐彪随意的跟王宝玉碰杯后问道,

“知道一点儿,大哥想算算。”

“是有点好奇,不过你能猜到我要算什么吗。”徐彪有意要考验下王宝玉的水平,

嘿嘿,这个难不倒我,这种人就是侯四的放大版,不缺女人不缺钱,黑道走烦了,就想往亮处凑凑,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于是王宝玉笑道:“这外面的雪化了就是水,水主的就是财运,咱们既然在这种天气相遇,八成大哥挂念的就是生意。”

“哈哈,还真让你说着了,我最近确实有单小买卖,你帮我算算,看能不能赚钱。”徐彪感兴趣道,果然和侯四的开场白差不多,

反正长夜漫漫闲來无事,人家又帮了自己的大忙,王宝玉便满口答应了下來,先是说了些仅供参考的谦虚话,接着拿出了随身带着的三枚铜钱,考虑到这里不方便,就喊矮胖子拿了块热毛巾擦擦手,

哗啦啦,徐彪按照王宝玉的说法,在桌子上摇了六次,王宝玉心中已然有了卦象,是《雷天大壮》之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