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55 洗白白

1255 洗白白

王宝玉凝神闭目,认真想了一会儿,又仔细分析了下卦象,这才开口道:“徐大哥,这笔生意可不是小买卖,应该是占地面积很大那种的。”

“对!”徐彪应了一声,赞同的点头道。

“而且,好像跟四个轮子的东西有关系。”王宝玉又道。

“哈哈!兄弟还真有一套,说得很准,我准备在平川市建一个二手车交易市场。”徐彪哈哈笑道,同时也对王宝玉不禁刮目相看起来。

“嗯,是个好项目。”王宝玉点头说道。

“难能赚上钱吗?”徐彪关切的问道。

“这件事儿不但能赚钱,还能赚大钱,大哥尽管干吧!”王宝玉笃定的说道。

“太好了,我还始终犹豫呢!毕竟这件事儿的投资不小,兄弟这么一说,我心里很亮堂。”徐彪高兴的说道。

无论是今天的徐彪,还是当初的侯四,王宝玉都深深明白了一点,这些所谓的黑道枭雄,起初入道的时候,不择手段的赚钱,现在都想洗白白,想靠着正当生意赚钱。?”“

“随着经济的发展,有车一族会越来越多,大哥的这个想法非常超前,一定会大发特发。”王宝玉竖起大拇指,赞道。

“借兄弟吉言,回头我就去操办。”徐彪下定了决心,再次举杯道。

“从这卦象上看,今后大哥的事业,只要和汽车有关,都会有很大的财运。”王宝玉补充道。

“好!好!以后就再开个4s店,专门卖豪车!”徐彪心花怒放。

边喝边聊,两个人的关系是越来越近,最后,徐彪邀请王宝玉去他的房间同住,王宝玉欣然答应,反正自己的屋子也不能住了。

徐彪的房间比王宝玉的大多了,非常干净,虽说设施一般,但在这家旅店里也属于头等。一问才知道,一晚上才二百,可见那个死胖子是多么黑。

屋内两张床,徐彪和王宝玉各睡一张,借着酒劲,两个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直睡到中午,两个人才起身下楼,矮胖子等人虽然恨得牙根痒痒,却只能陪着笑脸。仗着跟徐彪的关系,王宝玉还是走到吧台,毫不客气的要回自己那八百块钱。

“嘿嘿,咱们房间都开了,哪有再退的道理。而且昨晚客人特别多,那间屋子一直都给您空着呢。”到手的鸭子飞了谁心里也不舍得,矮胖子不肯还钱。

“我跟我大哥喝了半晚上酒,也没看见有个鬼影进来,什么狗屁客人多!赶紧还钱,小心老子告你!”王宝玉有了撑腰的,底气当然足。

矮胖子瞅了瞅门口坐着的徐彪,虽不知道两人什么关系,但称兄道弟的,想必也远不了,只好慢腾腾的数了钱给王宝玉递了过来。王宝玉也不客气,一把夺了过来,又简单吃了点东西,两个人这才前后走出了小酒店。

“把老子车上的雪给清了!”一出门,徐彪就皱着眉对矮胖子吩咐道。

“把本人的车也给打扫了。”王宝玉也跟着说道。

矮胖子看他们两个,如同见了瘟神,忙不迭的去招呼屋内的那两对夫妻,两名壮汉给徐彪的车清雪,而两个娘们给王宝玉的车扫雪,大冷天的竟然忙的头上都出了汗。

王宝玉这才明白,那辆被雪埋上的车是徐彪的,现在清理出来,竟然是一辆奔驰,难怪矮胖子等人,要对徐彪格外的忌惮,相比之下,自己的车稀里哗啦像要散架似的,就显得土里土气。

雪清理干净后,王宝玉就要跟徐彪道别,这时,徐彪突然冷眼打量了一下那两个娘们,命令道:“你们两个骚娘们,快给老子脱了裤子,撒尿。”

一胖一瘦的两个娘们都是一愣,这么冷,在外面撒尿,可是要冻屁股的。毕竟是自己的老婆,那两个汉子闻言,一时火气,不禁嚷嚷道:“这位大哥,做事儿别太过分。”

王宝玉不怀好意的眼珠一转,上前劝道:“徐大哥,看撒尿一次一万,咱们还是不看了吧!”

“一次一万,哼,以为你们尿的是金子啊!操!麻溜的!老子还有事儿呢!”徐彪不屑道。

矮胖子一忍再忍,也是忍无可忍,上前道:“大哥,你也太霸道了,别逼着我们拼命。”

王宝玉嘿嘿坏笑着对矮胖子低声道:“徐彪大哥也是你们随便叫嚣的?”

矮胖子挠了挠缠着白布的脑袋,忽然想起了这个名字,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连忙道:“瘦花,胖丫,大哥让你尿你们就尿,让你吃屎就吃屎,快别磨叽了。”

那两名汉子不明所以,矮胖子又冲着他俩耳语了几句,两个人也是面色如土,连忙也跟着冲那两个女人说道:“快脱啊!别让大哥等。”

两个娘们也看出了形势不对,忙不迭脱了裤子蹲下来,却紧张的好半天尿不出来,冷风一吹,两个屁股蛋子冻得又青又紫。但看两人没有离开的意思,最后,勉强挤出了几滴,苦着脸道:“大哥,您看行了吧?”

徐彪哈哈大笑,对王宝玉一抱拳,说道:“兄弟,平川市再见!”

王宝玉连忙回了一礼,道:“徐大哥,来日方长,情义不绝。”

徐彪上了自己的奔驰,发动车子,一溜烟驶上了公路,王宝玉回头冲着那两个正在提裤子的女人啐了一口,也上了自己的车,驶入了公路。

由于这里离平川市并不远,铲雪车已经将公路上的积雪清理出了一条路,王宝玉没用多少时间,就进入了平川市。

到底是大城市,路上的积雪已经被勤劳的环卫工,清理到了路边,路面很干净。不像富宁县,都是安排自家单位职工清理各家门前积雪。

此刻,天空中的阴霾已经散去,阳光重新普照了大地。又到了一个新地方,王宝玉首先要做的时候,并不是去组织部报道,而是要租一个房子,先将自己安稳下来。

王宝玉缓缓的开着车,留意着电线杆子上的租房广告,心里有些感慨,偌大的平川市的租房广告没有一个像李可人那样用漂亮信笺纸手写的,哎,这个狠心的大姐!

正当王宝玉伤感埋怨的时候,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