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61 不能再少了

1261 不能再少了

“给老婆买玫瑰,多少都可以表达心意,钱花多了她还埋怨你乱花钱。情人可不一样,少了会不高兴的,当然是越多越好。”女孩子道。

“我不懂那么多,你就看着来吧!”王宝玉放下卡片道,感觉选个花也挺劳神的。

“如果你想把她追到手,就买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象征着永恒的爱。”女孩子试探的问道。

王宝玉粗略一算,要两千多,再说,这么多花,抱着也挺别扭的。摇头道:“太多了,还是简单点儿。”

“那九十九朵玫瑰呢?代表天长地久,和和美美。”女孩又问道。

王宝玉比量了一下,九十九朵也不少,傻愣愣一大捧,路上不知道得多少人看自己,太傻了!王宝玉摇头说道:“太多了。”

“那就买这个花篮,十九朵玫瑰外加两朵百合,还有薰衣草,象征着至高的爱情。”女孩子介绍道。

王宝玉被女孩子绕的有点晕,呆站着没说话,女孩见状连忙说道:“不能再少了,追女孩子几朵花可拿不出手。”?”“

瞎扯淡,人家电视上编个狗尾巴草的戒指都能把女孩子追到手,老子一朵玫瑰也能晕倒一大片。王宝玉知道女孩想多卖,也觉得这十九朵倒是挺应今天的景,不多不少算是正好,于是点头道:“就这个吧!”

放下一百块钱,王宝玉拎着个花篮出了鲜花店,接着便进入一旁的追梦咖啡屋。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咖啡屋都是这样,装潢考究却灯光朦胧,一进屋,王宝玉就听到音响中传来那首熟悉的《追梦人》,宛转悠扬,诉说着青春逝去那抹淡淡的忧伤。

女服务员立刻迎了上来,王宝玉刚想开口打听程雪曼的房间,却看见在楼梯的拐角处,一个直发的女孩子,身穿红毛衣黑裤子,正含情的看着他。

“宝玉,你来了。”程雪曼小跑着迎了上来,王宝玉有些疑惑,原以为她今天会盛装出席,没想到打扮倒是随意。不过再仔细一看,这身装扮眼熟,忽然想起,程雪曼现在的打扮,跟三年前的今天,格外的相似。

服务员一看这个情形,知道自己电灯泡太亮,连忙退了回去,程雪曼接过王宝玉的花篮,伸出纤纤玉指抽出一支玫瑰,放在鼻子下闭着眼睛轻轻的吸着,陶醉般的说道:“真香!宝玉,谢谢你。”

“切!花店玫瑰都不香。”路过的一个女服务员不屑的哼道。

幸好王宝玉跟程雪曼都没听到,他们此刻,完全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幸福中,程雪曼手提花篮,挽住王宝玉的胳膊,一同上楼走进了包房里。

“这女孩子来过好几次了吧?”一名女服务员小声道。

“嗯,不过上次的男生不是这个吧!”另外一名道。

“比这个高,好像都挺有钱。”

“每次都玩这一套,娇滴滴的,装清纯。”

“行了,别管那么多了。”又一名服务员摆手道。

“我就是看不惯!”

“别是你看上这个小帅哥了吧?”

“去你的,老板来了,干活!”

包房里很安静,两条长沙发,桌子上摆着个果盘,旁边还放着方糖盒。程雪曼将花篮放在桌子的里侧,一言不发的痴痴看着王宝玉。

王宝玉被盯得发毛,不禁搓着脸问道:“雪曼,怎么了?我脸上有灰?”

“不是,我觉得你今天格外有男人味。”程雪曼柔情又认真的说道。

嘿嘿!老子本来就很爷们,而且还是纯爷们。王宝玉得意的笑了,这时,传来服务员的敲门声,两杯热咖啡被端了上来。

程雪曼给王宝玉的杯里夹了两块方糖,自己的却没放,王宝玉不解的问道:“雪曼,你怎么不放糖啊?”

“我已经习惯喝苦咖啡,失去你的日子里,心里是苦的。”程雪曼道。

“绕了一大圈,我们又坐到了一起,这也许就是上天的安排吧!”王宝玉心情激动的说道,仰脖就要干了咖啡,却被烫了一下嘴,连忙放下,挺尴尬的。

“其实,爱情就像是咖啡,要细细品才行。”程雪曼没有笑,轻轻端起咖啡,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然后轻启朱唇,微微喝了一小口。

真是优雅,王宝玉自愧不如,便也学着程雪曼,小口的品着,果然喝出了咖啡中的香气,刺激的精神为之一振。

“好喝吗?”程雪曼温柔的问道。

嗯,王宝玉点点头,接着往程雪曼的杯子里放了块糖,体贴的说道:“雪曼,我真心希望你每一天都是甜蜜的。”

“宝玉,你真体贴。对了,一路上开车很辛苦吧!”程雪曼关切的问道。

“是啊,开了快半小时的车,累死了。”王宝玉笑道。

“什么?你来市里办事吗?”程雪曼不解的眨着眼睛问道,睫毛长长,眼波闪耀,好美,看的王宝玉身子发酥。

“我已经调到市里来了。”王宝玉道。

程雪曼顿时眼睛发亮,急忙追问道:“哪个单位啊?”

“市教育局招生办主任。”王宝玉道。

“宝玉,你真是太棒了。”程雪曼拍着巴掌,无比兴奋。

“什么啊!我原来可是局长,现在却变成了小小的主任,随便一个人都是我领导。”王宝玉道。

“招生办虽然小,可是权力蛮大的,如果你早来几年,我一定能上更好的大学。”程雪曼道。

田英这么说,程雪曼也这么说,难道说自己真是掌管了考生们的命运?先不考虑这么多了,王宝玉道:“我刚来,对这些还不熟悉。”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是不是想给我一个惊喜?”程雪曼嗔道。

“嗯。”其实潜意识里王宝玉还想更晚一些告诉她,也许内心还是想看到程雪曼究竟怎么看待自己。

“宝玉,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你竟然真能实现了诺言,三年的光景,从镇里到市里,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程雪曼由衷的夸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