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62 鲜花浴

1262 鲜花浴

“嘿嘿,一般一般,全国第三。王宝玉感觉放松了许多,贫嘴道。

“讨厌!”

不知道是不是咖啡也有让人亢奋的功效,王宝玉越看程雪曼的嘴唇越像樱桃。

服务员又敲门进來,送來了一盘甜点,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非常的愉悦,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很晚,程雪曼道:“宝玉,为了祝贺你到了市里,请我去住大酒店吧,在兴北集团住员工宿舍,虽然是单间,但屋子可小呢,感觉睡觉都伸不开腿似的!”

考虑到今天的日子特殊,王宝玉终于点头答应了,就去北国大酒店,下楼一结账,又是七百多,不过今天他格外高兴,也就不在乎了。

程雪曼的手一直挽着王宝玉的胳膊,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但是王宝玉注意到她忘了提花篮,不知道是不是城里的规矩都这样,送了花之后就随手丢弃。

开车拐过一条街,就來到了北国大酒店,帅哥美女本來就格外引人注目,更何况是相拥而來的,酒店服务员立刻迎上前,热情的介绍酒店的双人套房是如何的好,还是说这是专为情侣打造的。

王宝玉本意是想送程雪曼过來就回去,沒想到程雪曼却使劲拉住王宝玉的胳膊,撒娇的说就要这个房间,一问价格,居然住一晚三千八。

当着众人,王宝玉只能不情愿的付了房钱,然后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跟程雪曼一道坐电梯上了八楼,王宝玉心里有些发堵,半天功夫,小五千沒了,看样子田英沒跟自己说谎,给她的那十万除去买衣服收拾化妆品之类,生活上肯定很节俭,城里消费太高。

走进所谓的情侣房,就是里面设计的很温馨浪漫而已,墙壁上贴着花花草草,地毯是天空的蓝色,粉红色的窗帘和床单,两个单人沙发,设计成人手托举的样子,看着挺奇怪,坐进去更奇怪,好像到了佛祖老爷子的手掌心。

“呵呵,这里的设计我喜欢。”程雪曼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脱了鞋子和袜子,赤着脚在地毯上边跑边跳,很开心的样子。

王宝玉也换了酒店的布拖鞋,过去犹豫的坐到手型的沙发上。

程雪曼四处查看了一番,这才也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感叹道:“宝玉,我真希望这是你的手!”

“为啥这么说!”

“那样,我就等于坐在了你的手心里。”程雪曼颇有深意的说道。

“嘿嘿,我这是坐在了谁的手心里啊。”王宝玉明白程雪曼的意思,却故意打岔道。

“我的。”程雪曼笑道,“我也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掌中宝,心头肉!”

真肉麻,王宝玉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他起身道:“雪曼,你就舒舒服服的住上一晚,我先回去了!”

“宝玉,别走啊。”程雪曼连忙过來拉住王宝玉的手。

“雪曼,我们还是同学关系,在一起不方便的。”王宝玉道。

“仅仅是同学关系吗,如果是那样,为什么还记得只属于咱们的千日之约。”程雪曼楚楚动人的问道。

“这个,男人说到就要做到!”

“女人也是这样,我既然答应等你,就会一直等下去!”

王宝玉心里很纠结,说道:“我单位工作太多,先回去处理下,如果时间來得及,我再过來陪你!”

程雪曼失望的抽回手,低着头,楚楚可怜的说道:“宝玉,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其实你也沒什么错,是我的原因,雪曼,过去的事儿男人大都不会介意,以后不要再提原谅不原谅的话。”王宝玉柔声道,其实心里也很烦,这个问題纠缠多久了,每次都会重复。

冯春玲的出走,是他心头的一个伤疤,他依旧不能忘记冯春玲,自己记性好,就算要淡忘也得有点时间才行,而他也十分清楚,程雪曼留自己在这里,就是想跟自己恢复恋人关系,如果自己不走,晚上一定会发生落俗的故事。

“那就多陪我一会儿再走,好不好,求你了。”程雪曼又扯着王宝玉的衣角道。

“那,好吧。” 王宝玉看了一下表,正好是晚上九点,再呆一会儿倒也无妨。

“我先去洗澡,再來陪你哦。”程雪曼终于笑了,不一会儿,就传來了哗啦啦的水声。

隔着磨砂玻璃,王宝玉隐约的看见程雪曼在向浴缸里放水,还把一旁花篮里的干花瓣扔进浴缸里,看起來要洗花瓣浴,早知道这样,就该把那个玫瑰花篮也带着,泡个鲜花浴既新鲜还不浪费。

不知道干花是不是比鲜花质量好,隔着玻璃王宝玉就闻到了淡淡的花香之气,很是诱惑,让人觉得全身燥热。

王宝玉暗叹程雪曼真是有情趣,这是他见过女人中最讲究这些的,如果在古代,这一定是个公主,最低也得是个大臣的女儿。

水放好后,程雪曼在浴池边脱去了衣服,轻轻踏进了浴缸里,虽然看不清程雪曼的身体,但依旧能看出轮廓來,那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身材,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哗哗的水声不时传來,王宝玉简直坐立不安,很想逃走。

关于程雪曼,王宝玉始终很纠结,一方面,他内心深处喜欢程雪曼,这源于一个男人的初恋情结,第一次爱上的总是最好的;另一方面,他还不知道是否该跟程雪曼恢复恋人的关系,因为他也了解了程雪曼对于物质的欲望。

如果不是程雪曼救了自己,王宝玉肯定会跟她保持好距离的,更不会履行什么所谓的千日之约,然而造化弄人,两人关系总是时冷时热,时近时远,却总也抛闪不及。

二十分钟后,程雪曼走出了浴缸,在淋浴下冲了冲身子,就这样裹着白色的浴巾从浴室走了出來,一头秀发湿漉漉的,洗浴后皮肤更显得嫩滑雪白。

“宝玉,你闻闻香不香。”程雪曼來到王宝玉身边,嬉笑着俯身在他耳旁问道。

浴巾的开口很大,王宝玉斜眼间就看到了程雪曼胸前的风景,低垂着双峰显得更大,他连忙收回眼神,下面却不争气的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