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77 阻挡煞气

1277 阻挡煞气

回到屋里,一想到早先呆过的那些倒霉蛋,王宝玉就觉得难受。作为一名曾经的术士,对于风水问题,不能不重视。

他首先仔细查看了屋里的摆设,从风水学上来说,问题应该不大,那就应该是外面。王宝玉挨个窗子看,果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办公桌左侧窗户,远远的对着一个老小区的大烟囱,正在呼呼的冒着黑烟。我操,正是标准的冲煞,难怪这里总是出事儿!

王宝玉虽然懂得算卦看相看风水,但其实他本身也不是太信,但事实摆在面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一般民间对于这种冲煞的处理方法,就是摆上一面小镜子,将煞气反射回去。其实这只是一种心理安慰而已,起不到任何的实际作用。

王宝玉打开窗户探出头,果然看见窗户上面的窗棂上,挂着个小镜子,看样子以前的领导也知道这种处理方法,偷偷挂在这里的。

只是他们没想到,煞气不是这样就能解决的,用郭函的话来说,他们还是成为了风水上的受害者。

换个屋子是良策,但其他的房间都很小,没有主任的派头,这大概也是前几任明知道这里有问题,还依然坚守在这里的一个主要原因。

王宝玉也不想换屋子,别人到了这个屋子,运气也好不到哪去,自己做为领导也得负有一定责任的。

想了想,王宝玉还是买来了朱砂黄纸,虔诚的画了一张挡煞符,用红布袋包着,挂到了窗外。

这样处理完之后,王宝玉觉得心安了不少,满意的踱着步在办公室里走了几圈,不错,神清气爽,斗志昂扬。

嘿嘿,多亏自己“知识渊博”,可以躲过这一煞,大概这间屋子就是给自己准备的。王宝玉一个人自我感觉良好的又喝了杯茶,全然不觉窗外那个脆弱的红布袋在微风吹拂下就瑟瑟发抖。

王宝玉忽然想起来,自己来平川市这么久,应该去看看红红了,自打她结婚,还真没见过面,甚至连电话都想不起来。既然来了,总该去看看,于是便起身开车来到红红的小饰品店。

红红将隔壁的小服装店也承租了下来,打通后小店的规模扩大了一倍,精心布置之后,小饰品店倒也显得有模有样的。

刚推开车门,红红就从窗口看见王宝玉,忙不迭的跑了出来,随口道:“宝二爷,你来了。”

“不是告诉过你,叫宝玉。”王宝玉皱眉提醒道。

“说惯嘴了。”红红捂着嘴笑道,热情的将王宝玉让进了屋内。

“红红,收入情况还好吧!”王宝玉在一张桌子前坐下,认真的问道。

“吃喝用足够了,钢蛋现在赚得钱也多了,再过几年,就能在市里买房子安家落户。”红红面带幸福的说道。

“太好了,要早点添个孩子,这样才像过日子的样。”王宝玉道。

“唉!我跟钢蛋也努力了,可是,总也没个动静,去医院查也说没事儿。”红红叹气道。

王宝玉忽然想起钢蛋曾经说过的话,红红现在依旧生活在小健伤害的阴影里,心理影响了生理,这也是不孕的一个原因。

“孩子也是缘分,等缘分到了,小家伙会不请自到的。”王宝玉安慰道。

“其实我知道,这都是我自身的原因,当初干那行,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其实身体早就很差了。”红红悔不当初。

“还提那些干啥,既然医生说是没有问题,那就不代表什么。安下心来,千万别有心理负担。”王宝玉宽慰道。

“虽然钢蛋不说,也不在乎,可是我总觉得对不起他。后来又被小健给……”红红眼圈立刻就红了。

“红红,别说了,小健那个狗日的,现在已经成了亡命徒,这就是他的报应。”王宝玉打断了红红的话,脸色难看的说道。

“也是我的噩梦。”红红叹息道。

“小健这辈子都不会翻身了,他老子也下了台,根本不值一提。”王宝玉大咧咧的说道。

“可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红红皱眉道。

“怎么讲?”

“前几天从窗户里看见了一个男的,戴个眼镜,穿着个黑皮夹克,很像是小健。”红红道。

“那你看清了没有?”王宝玉急切的问道,如果红红说得是真的,那就说明小健还在平川市。小健可是王宝玉的一个潜在威胁,如果这小子知道王宝玉来到平川市,肯定会不择手段报仇的。

“没看清脸,但他走路的姿势很像。我也不是很确定。”红红道。

“那你千万小心,晚上早点关了店铺,陌生人不要开门。”王宝玉不免担忧的提醒道。

“嗯!我会注意的。”红红道,又叹气道:“要是钢蛋在这里就好了。”

“你们两地分居也不是个事儿,实在不行就跟钢蛋去厂子里找份工作,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王宝玉道。

“我也想,但是那里认识我的人太多,我不想让钢蛋抬不起头来。”红红认真的说道。

“那就以后看着办吧。”既然红红坚持,王宝玉也不好再劝说什么。

“宝玉,晚上在这里吃饭吧!来一趟不容易。”红红道。

“嘿嘿,我现在是市教育局招生办主任,以后就在市里上班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宝玉,你可真棒!说实话,当初你是村妇女主任的时候,我都有些瞧不起你呢!”红红兴奋的说道。

“嘿嘿,那时候你可真气人,整天撅着屁股在屋里睡觉,现在这样多好,小店老板,良家妇女。”提起往事,王宝玉也觉得很开心。

“你以为那时候你强啊?脾气火爆,还经常拿我出气!”红红哼了一声,恍惚之间,王宝玉又似乎见到了当初那个泼辣调皮的女孩。

“你也没少给我添麻烦!害的我整天提心吊胆。”王宝玉呵呵笑道。

“我能够脱胎换骨,还是要感谢你。”红红真诚的说道。

“又来了,真倒胃口!”王宝玉摆手道。

“老板,最近有什么新进的货吗?”正说着,一个女孩子推门进来,细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