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78 草根更出息

1278 草根更出息

王宝玉转头一看,愣住了,那个女孩也愣住了,好半天才不悦说道:“王主任,原來你在这里呢。”

“小代秘书,你常來买东西。”王宝玉笑道,來的女孩子正是邱佐权的秘书,娃娃脸小代,

“我就喜欢这些小饰品,沒事儿戴着玩。”小代随意道,

王宝玉知道自己在会场上卷了小代的面子,有失君子风度,于是便殷勤的说道:“这是我嫂子的小店,需要啥尽管拿。”

“对,对,随便挑,戴够了再送回來。”红红连忙补充了一句,小本生意,可不够宝二爷讨好女孩的,

“真是你嫂子。”小代不敢相信,在她的意识中,王宝玉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招生办主任,家境一定不一般,不应该有开小店的嫂子,

“嘿嘿,如假包换。”王宝玉嘿嘿笑着,冲着红红使了个眼色,

红红懂得王宝玉的意思,连忙也跟着说道:“这就是我小叔子,想不到大家都是熟人。”

小代到底是女孩子,被王宝玉哄得高兴了,对红红说道:“这里的款式总有些特别的,老板,你挺有眼光的。”

“是常來我这里玩的一个妹妹帮着选的。”红红解释道,说的就是王琳琳,提到王琳琳,王宝玉还真是想这个妹妹了,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是非,只有跟王琳琳在一起,王宝玉才觉得自己像是个大哥哥,从内到外都很放松,

小代拿了一幅水滴状耳环,在耳朵上比量着,回头问王宝玉:“王主任,你觉得这幅耳环好看吗。”

“这可不适合你,你是圆脸,不太适合。”王宝玉脱口而出,

小代脸一下子就变了,不悦的问道:“王主任说我胖吗。”

王宝玉连忙摇头,随手拿起一幅菱形的耳环说道:“小圆脸都属于可爱型的,多少女孩都得羡慕你,试试这幅怎样。”

小代疑惑的接过耳环,说道:“是不是太夸张了,我还真沒尝试过这种形状呢。”

“肯定适合你,如果再配上一副太阳镜,肯定更好看。”红红一旁打气,

小代试试量量的把耳环带上,一照镜子眼睛立刻就亮了,满意的说道:“呵呵,沒想到王主任还挺有审美意识的嘛。”

之后在王宝玉的建议下,小代又选了些头绳、手链等小饰品,最后还是坚持要付钱,见推辞不过,红红收了个成本价,二十块钱,还搭赠了一枝纯植物眉笔,

“王主任,你今天可真气人,怎么能一下子就把我说的给否了呢。”小代觉得跟王宝玉有些熟了,不禁提起了开会的事儿,

“嘿嘿,我是个实在人,有啥说啥,要不晚上我请你吃饭,给你赔罪吧。”王宝玉嘿嘿笑道,

“好吧,反正我也懒得自己吃饭。”小代答应了,

红红见王宝玉有了客人,也沒有强加挽留,送王宝玉跟小代一起离去,

王宝玉本想请小代去大饭店,小代不同意,说太破费,于是,两个人只好随便找了一个小饭店,要了一间小包房,

“代秘书,敢问芳名。”菜上齐后,王宝玉问道,

“很普通的名字,代萌。”小代道,

“名字中有太阳,有月亮,还有花草树木,是个好名字,而且,听起來也很有活力,仿佛能感受到勃勃生机。”王宝玉赞道,如何夸奖女孩子,他可是老手了,

“瞎扯。”代萌咯咯笑了,说道:“同学们都拿我的名字开玩笑,说我是呆萌,我前段还差点动了改名字的心思呢。”

“就算是呆萌有什么不好。”王宝玉笑嘻嘻的问道,

“显得不成熟啊,沒有女强人的味道,一听就是小孩气。”代萌撅着嘴巴说道,嘿嘿,这模样可不就像是小孩嘛,

“要我说就很好,女孩子可爱一点更讨人喜欢,而且永葆童心,青春永驻,多好。”王宝玉啧啧说道,

“你的名字倒是挺有意思,王宝玉,让人想起贾宝玉那个多情种。”代萌放松的笑道,

“别说,我干爹就姓贾,很庆幸的是,干爹沒有让我跟他姓,否则就真叫贾宝玉了。”王宝玉笑道,

“那你爸妈为什么要给你起宝玉这个名字。”代萌好奇的问道,

“据说是我亲生母亲起的,三个字当中都有个王字,望子成龙嘛,反正我好多年都沒见过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王宝玉如是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沒有亲生父母。”代萌不解的问道,

“唉,爹妈早就沒了,是干爹干妈把我养大的。”王宝玉实话实话道,

“你干爹很厉害。”

“是最普通的农民。”

“蔬菜养殖大户。”

“不是,我家沒地,现在全靠我养家。”

“不会吧,我还以为你这么年轻就当上招生办主任,一定背景不浅呢。”代萌夹了一块拔丝地瓜,一边说着,一边往嘴里放,光顾着跟王宝玉说话,也沒注意温度,不但粘住了牙齿,还把她舌头给烫了一下,疼得一阵呲牙,好不容易才吐了出來,

王宝玉看着嘿嘿坏笑,觉得这小丫头挺好玩的,傻乎乎的有些小可爱,

“笑什么笑,沒见过美女吃饭啊。”代萌尴尬的红着脸道,

“好,不笑了。”王宝玉说着,夹起一块地瓜,放在凉水里蘸了一下,放到小代面前的盘子里,

“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代萌又问道,

“家里蹲大学。”

代萌一愣,随即惊叹道:“那你还真是奇才,我以为在招生办这种地方工作,至少也是个博士后呢。”

“很惭愧,我是标准的草根。”王宝玉道,

“哇,真是个神话啊,看來政府还是挺注重内在的。”代萌感慨的说道,

两个人也沒喝酒,原因是代萌不想喝,王宝玉也理解,一个女孩子跟陌生人吃饭,加点小心是正常的,

吃了一会儿之后,王宝玉道:“代萌,能给副市长当秘书,也挺厉害的。”

“我是政治学硕士。”代萌道,

“高材生啊,佩服。”王宝玉抱拳道,

“跟你还是沒法比,这年头往往草根更能出人头地,我白上了那么多年学,还不知道未來在哪里呢。”代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