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91 胎教音乐

1291 胎教音乐

王宝玉躲过,笑呵呵的坐下,马晓丽身材已经彻底发福了,四处都鼓囊囊的,全无以前的优雅气质,大概原來的衣服都穿不进去了,身上套了件程国栋的羊毛衫,不过,表情中却洋溢着幸福感。

“晓丽姐,多日不见,风采依旧啊。”王宝玉又跟马晓丽开起了玩笑。

马晓丽瞪了王宝玉一眼,嗔道:“还像是长不大的孩子!”

“对,就是个孩子。”孟耀辉表情认真道。

跟两个熟人一起喝酒,王宝玉觉得格外亲切,也很开心,便放开了肚量,先跟孟耀辉干了三杯,孟耀辉也高兴,王宝玉在教育局打下的底子不错,在管理上他省了不少功夫。

马晓丽怀孕不能喝酒,只好以水代酒,也跟着喝了几口,可能是肚皮大了,**却小了,沒过一会儿,就去厕所了。

“王宝玉,明年开春,咱局里的集资楼就要开始建了。”孟耀辉道。

“这是好事儿,只要楼建成了,你小子算是把人心都拉拢了。”王宝玉欣慰道,集资盖楼算是自己在教育局临走之前,做得一件好事儿。

“给你留个一百二十米的房子,够意思吧。”孟耀辉道。

“免费赠送啊。”王宝玉坏笑道。

“谁给你掏钱啊,不要拉倒。”孟耀辉呸了一口说道。

“谢了。”王宝玉冲着孟耀辉抱拳,表示感谢,又说:“其实我不想要房子,倒是夏秘书在咱们那里工作一场,成绩也不小,可以例外照顾一下!”

“简单啊,你要跟她结了婚,这房子就可以写她的名字。”孟耀辉坏笑道。

“去你的,沒正形!”

“老实交代,你跟夏秘书关系是不是不正常啊。”孟耀辉坏笑道。

“不许瞎说,小心我揍你。”王宝玉挥了挥拳头。

“嘿嘿,她就是略有姿色而已,脾气怪,眼皮高,还真配不上你。”孟耀辉嘿嘿笑,不过也答应道:“好吧,虽然我不喜欢那个臭丫头,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格外照顾她一下吧!”

“嘿嘿,那我抽空让小夏亲自去谢谢你。”王宝玉说道。

“可别,那臭丫头见了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要不是我叔护着她,我早就教训她了。”孟耀辉提起夏一达也是一肚子火,原因当然还是夏一达对自己莫名的鄙夷和排斥。

“孟耀辉,最近跟你叔联系了沒有。”王宝玉问道,自从孟海潮将自己送到了教育局,就一直沒联系自己,他还是有些担忧自己是不是跟孟海潮之间出现了问題。

“昨天刚打了个电话。”孟耀辉道,又挠了挠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对了,我叔还真提到你了,他让你小心点儿邱佐权!”

“你叔亲口对你说的。”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当然,看我叔对你多好,比对我都好,哎!”

王宝玉十分不解,为什么孟海潮不亲自跟自己说,要通过自己的侄子转达呢,后來,王宝玉想明白了,孟海潮之所以这么做

,还是要让自己买孟耀辉的人情,说到底还是人家叔侄关系近。

“可你叔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邱佐权可是主管教育的副市长,但自己因为建网站的事情,无疑已经跟他解下了梁子。

“你真不知道!”

“要知道我还问你干屁啊,快放!”

“咱们是哥们儿,我就不妨告诉你,邱佐权就是马丰凯的那个在市里的亲戚,也是马丰凯媳妇邱艳的小叔,亲的。”孟耀辉道。

王宝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还真是冤家路窄,无论是邱艳的被抓,还是马丰凯的倒台,无疑都跟自己有关系,难怪邱佐权做出了无法理解的举动。

邱佐权开始放风要提拔自己,是想挑拨自己跟常务副局长郭函的关系,让自己的工作难以进行,好在自己及早跟郭函解释了这件事儿,化解了危机,后來又让信息港的裴近峰给自己许诺一成的好处,搞不好也是一个圈套,幸亏沒有上当。

“感谢孟部长的提醒,耀辉,我现在后悔了,应该把你提拔上去才对。”王宝玉道。

“其实将你提拔成招生办主任,也不全是我叔的主意。”孟耀辉对王宝玉倒是老实,有什么说什么。

“那是谁的意思。”王宝玉更加迷糊了。

“我叔无意透露,这是纪检尉书记的主意,他觉得招生办总出事儿,应该派个人去治理一下,我叔也是借着这个由头把你调上去的。”孟耀辉道,“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混的,竟然能跟尉书记攀上关系!”

竟然是尉书记提出让自己去招生办,孟海潮就做了个顺水人情,这孟海潮真不地道,一个字沒提尉书记,两头都赚了人情,确切说是三头,王宝玉一走,自己亲侄子就当了县教育局局长,可谓是一举多得,沒有谁的算盘比这算得更响的了。

这时马晓丽从厕所回來了,王宝玉心里憋闷,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題,转头跟马晓丽开玩笑,手做出话筒状,问道:“请问马女士,要当娘了,心里是个啥滋味!”

马晓丽一边打开王宝玉的手,毫不隐瞒的说道:“你们沒当爹,自然不明白,孩子就是一个女人的整个世界!”

“马主任,王宝玉不是外人,咱能不能商量一下,别整天在办公室里放乐曲啊。”孟耀辉插嘴道,显然,他对马晓丽算是格外照顾了。

“你明白什么,听音乐会让孩子聪明。”马晓丽不以为然。

“人家可是说了,母亲愉悦的心情才是最好的胎教。”孟耀辉继续商量道。

“愉悦心情再加胎教音乐,那更能培养好孩子啊。”马晓丽轻轻抚摸着肚子说道。

“算了,以后把门关严了啊,听你的音乐,好几次我都睡着了,以前上大学时,听那首什么致爱丽丝还挺陶醉,现在一听到,我就想哭。”孟耀辉苦恼道。

“嘿嘿,那是你沒有这个细胞,如果听到麻将声,一准精神。”王宝玉笑道,马晓丽也偷偷笑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孟耀辉恼道,也起身去了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