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92 爱心

1292 爱心

见孟耀辉不在,王宝玉道:“晓丽姐,雪曼跟我一个车來的,现在应该已经回家了。”

“正好顺路啊。”马晓丽眉毛一挑,问道,

“提前打过招呼。”

马晓丽脸上顿生不悦之色,说道:“宝玉,我反对你们之间交往,这一点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的。”

“你有你的自由,我也有我的自由啊。”王宝玉固执道,

“你怎么那么不听劝呢。”马晓丽有些生气了,

“晓丽姐,雪曼好歹也喊过你几声妈,这就是莫大的缘分,你要是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就不会这样了。”王宝玉有些埋怨道,

“那她把我当亲妈了吗,那孩子,每次打电话,都是一副怨气冲天的样子,我虽然不是她亲妈,可我肚子里怀着的可是她亲弟弟啊。”马晓丽不满道,

“你也不能怪她,她从小当独生女习惯了。”王宝玉替程雪曼解释道,

“也不全是那样,她就是怕这孩子争了她爸的财产,她也不想想,他爸有什么财产啊,我爸妈留下的房子比程国栋的大,我存款也比他多,就是现在工资也不比他差,我有什么好争的,说起來,我还怕我儿子将來吃亏呢。”由于气愤,马晓丽丰满的胸部起伏不已,

话不投机,王宝玉也不想惹孕妇生气,便打住了话題,不再说程雪曼的事情,

“程国栋现在怎么样,有沒有可能再会政府工作。”王宝玉问,

“不可能了,孙大成现在是书记。”马晓丽道,

“那边的厂子如何。”

“半死不活,他现在也不常上班,倒是每天在家给我做饭,偶尔也收拾些家务,男人就是比女人强,干什么都有样子。”马晓丽话里,竟然带着点幸福的味道,

也真是难为程国栋了,想当年,程国栋也曾经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现在却憋在家里哄着媳妇乐呵,不是知道是英雄迟暮,还是咎由自取,

孟耀辉回來后,三个人又吃喝一阵,散了酒局,

王宝玉并沒有在富宁大酒店开房间,他想去看望夏一达,多日不见这个有点变态的家伙,还真是有些想了,

王宝玉沒给夏一达打电话,而是直接來到了夏一达的住处,咚咚的使劲敲门,

“谁啊。”里面传來的夏一达的声音,

“警察,查房。”王宝玉憋着声音,吓唬道,

“查什么查啊,有事儿明天再说,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夏一达倒也谨慎,不开门,

“如果你不配合查房,我们只能强行闯入了。”王宝玉继续吓唬夏一达,

“那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一下110。”夏一达声音有点颤抖,

这样一个可人,王宝玉可不想再吓唬她,于是便果断的拿钥匙开了门,说道:“不用打了,我们已经进來了。”

夏一达真被吓了一跳,手里紧握着一个花瓶,一看是王宝玉,放下花瓶,气得将王宝玉推倒在沙发上,一顿连捶带打,直到王宝玉姑奶奶的喊着,才停了粉拳的攻势,

“坏家伙,吓死我了。”夏一达道,

“嘿嘿,你怕什么,准沒干好事儿。”王宝玉坏笑道,忽然瞥见了夏一达的电脑还开着,立刻扑了过去,

“坏蛋,不许看。”夏一达撕扯道,

“就看一眼。”王宝玉极力挣脱夏一达,迅速从播放记录中找到了那个片子,打开一看,王宝玉差点吐了,还真是变态,

画面上是一个岛国女人,一丝不怪,脸上脏兮兮的,却一副无比陶醉的样子,一个男人,正在哗哗的向她撒尿,

“恶心死了。”王宝玉连忙捂住鼻子,就好像真的闻到臭味了一样,

“你知道她脸上是什么东西吗。”夏一达笑嘻嘻的问道,

“不知道。”

“屎粑粑。”

“小夏,你真够可以的,这都能看得下去。”王宝玉赶紧扣上了屏幕,一阵阵的作呕,

“这个够刺激吧。”夏一达坏笑道,“其实人所谓的尊严都是装出來的,到了特定的环境,什么都得接受,也包括吃屎喝尿。”

“嘿嘿,你想玩啊,不过我昨天吃多了,拉得多,怕你受不了。”王宝玉一脸坏笑道,

“去你的,想什么呢,真恶心。”夏一达气得又是一记粉拳,随后又眨巴着眼睛说道:“不过,咱们可以玩点其他重口味的。”

“今天你就是说破了天,我也不会跟你玩这种变态的游戏,太恶心了。”一想到刚才的画面,王宝玉感觉嗓子眼里难受的不行,终于还是跑到卫生间里吐了,

夏一达洗了一盘水果,算是安慰王宝玉,两个人一边吃水果,一边闲聊,

“宝玉,你怎么想起來看我啊。”

“我一直都想來看你。”

“嘻嘻,是不是觉得我很棒啊。”

“是你够变态,过瘾,整个平川市都碰不到你这样的人才,真郁闷。”

“去死吧。”夏一达又锤了王宝玉一拳,道:“小月前两天來找我玩了。”

“只要你不跟她发展那层关系,我不反对。”王宝玉道,

“她跟我说了她的事情,挺可怜的。”夏一达道,

“哦,她家庭有点复杂。”王宝玉随口说道,

“不是家庭,是她身体不好。”

王宝玉有些意外,沒想到小月这么相信夏一达,竟然连这件事儿都说了,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那你就多陪陪她,一个沒有未來的女孩子,最需要的就是朋友。”

“王宝玉,我以前觉得你不老实,从小月的事情上來看,你也算是有爱心。”夏一达赞道,

“这话我不爱听,我一直就很有爱心。”王宝玉道,

“你是太博爱了,你说,跟多少个女人都有不正常的关系。”夏一达带着点撒娇的问道,

“哪有啊,跟你还是头一次呢。”王宝玉撒谎的自己都觉得脸红,

“屁话,伪公主前段时间,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还说你跟她好上了呢,那一顿炫耀啊,气死我了。”夏一达恼火的说道,

王宝玉一愣,程雪曼要是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就算是自己跟她住了一晚,也不至于四处宣扬自己跟她已经建立恋爱关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