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95 运程堪忧

1295 运程堪忧

王宝玉虚心请教了关于建网站的事情,靳永泰一听就明白,说这么大的一笔资金,肯定不会全部用于建网站,一定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如何平衡利益关系,要比建网站更难,

靳永泰也了解王宝玉的性格,王宝玉肯定是不会支持这些人贪腐的,于是便又出谋划策,说如果不能给领导们经济效益,那就一定要给政治资本,如果一样都不占,领导们肯定要不高兴的,还要记仇,

“大哥,真知灼见啊,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透亮多了。”王宝玉感慨的说道,

“哪能白应这声哥啊。”靳永泰哈哈笑了起來,

中午的酒喝得还算挺高兴,下午,王宝玉又开车去看望老专家宋育才,对于王宝玉的到來,宋育才高兴的差点老泪纵横,

“王主任,你只是当了不到一年的局长,就解决了我们这些老东西的住房问題,真是太感谢了。”宋育才无比感激道,

“宋老,你们这些老专家,是社会的宝贵财富,年轻时为教育事业付出了一辈子,怎么能让你们老无所依,老无所养呢。”王宝玉客气道,

“唉,现在像你这样的好领导不多喽。”宋育才感叹道,

王宝玉偶然发现,宋育才屋内的办公桌上,摆着个特殊的罗盘,他一看就知道,这是《奇门遁甲》所用的罗盘,分为天地人三盘,又分休、生、伤、杜、景、惊、 死、开等八门,是古代兵家必备的预测手段之一,

“宋老,研究奇门遁呢。”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闲來无事就鼓捣几下,只是用于消遣。”宋育才摆手道,

王宝玉当然知道宋育才的本事儿,人家是专家,对于知识从來都是力求甚解,不像自己,什么都是半瓶醋,

王宝玉想到自己刚到平川市就遭遇建网站的不顺,对于前途更是蒙昧未知,而有真才实学的大师就在眼前,机会不能放过,

“宋老,能否也为我指点一下迷津。”王宝玉真诚的问道,

“王主任顺风顺水,难道也有难处吗。”宋育才呵呵笑道,

“一步一个坎,您老是行家,瞒不过您的,就请您多多费心。”王宝玉如实说道,

“沒问題,是对是错,就多担待吧。”宋育才爽快的答应了,

王宝玉说要问一下仕途,这是他目前最关心的,宋育才看了看表,就按照当前的时间,转动盘子,给王宝玉用奇门遁起了一卦,

宋育才拿起笔,在纸上不停的划着,眉头紧锁,半天不说话,

王宝玉预感到卦象不吉,心中不悦,却沒敢打扰老专家,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老专家宋育才开口道:“此运盘不吉,小人作祟,运程堪忧。”

“愿闻详情。”王宝玉拱手道,

“一个人的运势,无非天时地利人和,此运盘天时恰逢岁煞,地利处于死休之地,人和上虽有帮扶,但如同久旱已枯之禾苗,甘露亦不能救,综合來说,仕途无望。”宋育才凝重道,

“有沒有性命之虞。”王宝玉觉得心里发堵,又问道,

“从运盘上看,应该有惊无险。”宋育才道,想了想,又补充说:“生死乃是最大的运势,如果出现问題,一定会显示很明显的。”

小命沒问題,只是仕途不顺,王宝玉暂时放下心來,他又问:“宋老,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会不会丢官罢爵,流落街头。”

“何去何从,还要看你自己的选择。”

“宋老,有沒有破解之法。”

“王主任,沒想到你还真信。”宋育才笑问道,

“别人说得我不信,但我相信您。”王宝玉坦诚道,

“从运盘上看,只要躲过这两年,就应该踏入顺境,至于地利的问題,应该就是指的办公室风水,运盘显示,这方面似乎已经做了补救。”宋育才道,

王宝玉很佩服宋育才,自己的挡煞符,确实解决了风水的问題,连这个宋育才都能算出來,还真是匪夷所思,如果宋育才出山当术士,一定是大师级人物,

“人和枯竭什么意思,难道我身边沒有朋友。”王宝玉追问道,

“也不全是,而是即使有贵人相助,也难以扭转乾坤。”宋育才说道,王宝玉也似有所悟的点点头,自己去了市里,自然沒什么根基,县里的关系大都用不上,

宋育才又凝神片刻,看了看运盘,忽然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一首诗:虎落平川被犬欺,龙搁浅滩遭虾戏,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当王宝玉看到这首诗的时候,一时哭笑不得,这分明就是乱拼凑的句子嘛,为了表示恭敬,他还是小心的收起來,问道:“宋老,这前两句是说我倒霉,后两句是说我走运的吧。”

“困境之时亦有真情感触,顺境之处多有烦恼丛生,王主任,人生多大的起伏,都逃不过喜怒哀乐四个字,得失不必太在意。”宋育才泰然的说道,

“这大鹏得何时才能展翅。”王宝玉又问道,

“一切自有天定。”宋育才微笑着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王宝玉自己也苦笑了下,以前都是嘲讽别人对占卜之事追根问底,今天自己也都落了俗套,

道谢之后,王宝玉便离开宋育才的家,准备开车回东风村,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干爹干妈还有美凤多多,王宝玉竟然有些激动,想家了,就在这时,程雪曼又來电话了,

“宝玉,你來我家一趟吧。”程雪曼邀请道,

“雪曼,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程书记并不欢迎我,还是不去了吧。”王宝玉连忙推辞道,他可不想挨程国栋的脸色,

“让我爸跟你说。”程雪曼道,

一阵窸窣之声后,电话拿到了程国栋手里,只听他干咳了一声,王宝玉也很尴尬,硬着头皮说道:“程书记,给你拜个早年。”

“谢谢,过來一趟吧。”程国栋语气中还是有很多的无奈,

“不便打扰吧。”王宝玉真的沒想到,自己可以再次得到程国栋的邀请,

“我也正想跟你好好聊聊。”程国栋说道,

“那好吧,马上我就过去。”王宝玉答应道,一切都过去,他又何尝不想跟程国栋尽释前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