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96 负责任

1296 负责任

沒过一会儿,王宝玉就來到了程国栋的家里,客厅中间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程国栋难得冲着王宝玉笑了笑,说道:“小王,去洗手吃饭吧!”

王宝玉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忙不迭的來到厨房的洗手台上冲了冲,挺着肚子过來拿碗筷的马晓丽低声道:“雪曼这孩子真不听话,回來后就闹,唉,沒法子,程国栋只能把你请來了!”

这些也是王宝玉猜到的,他笑了笑说道:“晓丽姐,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那得等吃完饭以后再看结果。?”马晓丽显然不信王宝玉的承诺。

上桌后,程雪曼显得很高兴,给王宝玉倒了一杯酒,又给父亲程国栋也倒上一杯,非常难得的也替马晓丽倒上一杯纯果汁,然后说道:“宝玉,爸,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马上就要迎來新年,你们两个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就不要再彼此记怀了!”

程国栋低着头,沒有说话,程雪曼笑着摇了摇他的胳膊,撒娇喊道:“爸爸!”

王宝玉点了点头,笑着举杯道:“程书记,我年轻不懂事儿,多有得罪,这杯酒算是真心谢罪!”

程国栋叹了一口气,道:“小王,事情也不能全怪你,感谢你为雪曼安排了工作,以后少不了要多照顾雪曼!”

王宝玉心里很激动,说道:“程书记,要说感谢,我也得感谢你,不管怎样,都是你把我带到了正路上!”

“过去的不要再提了。”程国栋脸上缓和了不少。

碰了一杯后,气氛变得好了不少,也许是程国栋即将有了儿子,再加上做家务的磨练,性格明显沒有以前那么强烈,倒也跟王宝玉和颜悦色的谈起了工作。

“小王,虽然你现在当上了招生办主任,可是仕途就是这样,充满了凶险。”程国栋道。

“我明白,还是要低调做人,踏实做事儿,力争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王宝玉道,又主动给程国栋倒了一杯酒,然后两个人又干了一杯。

“我虽然沒当过太大的官,但官场之上的基本原则还是有些心得,归纳起來就是六个字,多交人,少做事。”程国栋看似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要少做事儿啊。”王宝玉恭敬的问道。

“谁也不敢说自己做事儿沒有纰漏,只要你干了,就容易别人找出破绽,抓到把柄,所以,当官的都喜欢安排下属去做,这个好处就是,能够推卸一部分责任,关键的时候,还能够丢车保帅。”程国栋道,这话也算是给王宝玉提醒了,像王宝玉这种事必亲为的领导,出问題是早晚的事儿。

“可是程书记您在位的时候可是沒少做事儿。”王宝玉由衷的说道,程国栋虽有私心,但总体來说也是位过得去的干部。

“哎,端着国家的饭碗,不做出点成绩,心里不踏实,做不做事是相对的,我并非要你无所作为。”程国栋说道。

“感谢程书记的提醒,我一定铭记在心。”王宝玉道。

马晓丽始终都不怎么说话,程雪

曼插口道:“从宝玉现在的架势看,将來肯定当更大的官,爸,你就别唠叨那些所谓的经验了!”

“雪曼,不能这么说,很多方面我还不成熟,就需要程书记这种老前辈给予指导。”王宝玉道。

“还沒怎么样呢,就成为统一战线了,偏心。”程雪曼娇嗔道。

程国栋微微一笑,犹豫了半天,这才终于开口道:“宝玉,你跟雪曼的事情,以前我反对,现在我倒是觉得,不行春节后就把事儿办了吧!”

王宝玉顿时吃了一惊,程国栋让自己來,居然想让自己跟她女儿结婚,以前千般反对万般阻挠,怎么就突然想明白了呢,可是程雪曼却很高兴,马晓丽皱眉看了她一眼,一个女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收敛。

“这事儿不急,我跟雪曼都年轻,还有事业要打拼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王宝玉吭吭哧哧的说道。

“我就这一个宝贝女儿,难道你想让我再丢一次老脸吗。”程国栋突然不高兴的说道。

王宝玉愕然,不明白程国栋说得是什么意思,原來自己跟她女儿在一起是让他丢脸,现在怎么不娶程雪曼,反而又给他丢脸了。

“爸,你就少说几句吧。”程雪曼不高兴的嚷嚷道。

“有些事儿我这个当父亲的能不说话吗,王宝玉,你要是个男人,就要负起责任來。”程国栋激动道。

“负什么责任啊。”王宝玉还是不明白,这吃得好好的,怎么就又翻脸了呢。

“我就说这小子肯定不会认账的,还是个改不了的坏种。”程国栋对女儿骂咧咧的说道。

“国栋,你少说两句行不行。”马晓丽也不悦的放下了筷子。

“我倒是不想理他,可这小子总是阴魂不散,逼得我骂人。”程国栋依旧很激动,要不是有妻女在场,说不定又來打王宝玉。

操,王宝玉被骂急眼了,來吃饭,还是这个死出,以为老子沒地方吃饭啊,不吃了。

“不好意思,我得马上走。”王宝玉放下筷子,起身就走,他娘的,这是唱的哪出啊,请老子吃饭,还跟我摔摔打打,不伺候。

“宝玉,你等等我。”程雪曼急着穿衣服,王宝玉头也不会的下了楼,只听见屋内一声脆响,程国栋摔了酒杯。

“要点脸不行嘛。”就在程雪曼要奔出门口的时候,却被程国栋一把给拉住了,随即,屋内又传來一阵吵嚷之声。

真他娘的晦气,王宝玉嘟嘟囔囔的骂着,这种心情也不适应开车回家,于是气鼓鼓的直奔夏一达住处而去。

见王宝玉脸色不好,夏一达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儿,王宝玉摇摇头,半响不吱声,许久才说道:“小夏,我也想家了!”

“等你消消气,不就开车回去了吗。”虽然不明就里,但是夏一达还是察觉到王宝玉在外受了气,忍不住心疼的将他冰凉的手握住自己手中。

嗯,王宝玉闷声应了一下,随即疲惫的蜷缩在沙发上,夏一达也不敢追问究竟,就这么一直静静的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