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97 角色扮演

1297 角色扮演

由于心情不好,王宝玉也沒心情再跟夏一达玩什么变态游戏,两个人洗巴干净后,上床相拥着睡觉,

夏一达倒是主动吻了王宝玉几下,大概想要献身安慰一下,只是王宝玉再沒有心情,换句年轻人常说的话就是,沒感觉,

这晚,王宝玉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了自己的母亲刘玉玲,刘玉玲还是那样的年轻漂亮,坐在门前的小凳子上,无神的眼睛仰望着天空,

梦中的王宝玉还是个孩子,挪着小步凑过去,刘玉玲说:“宝玉,妈妈就像那那朵云,风一吹就要跟你散了。”

小宝玉拉着刘玉玲的手,说:“妈妈,你不要走。”

“妈妈也不想走,可是云总要跟着风,风总是无情。”刘玉玲道,

就在这时,一个高个子俊朗的年轻男子突然出现,他拉起刘玉玲就走,小宝玉哭喊着在后面追,年轻男人不知道使用了一个什么法术,化作一股飞沙走石的旋风,将刘玉玲卷在其中,顷刻间不见了踪影,

能够听见刘玉玲在渺渺的沙尘中喊道:“宝玉,我的儿子。”

小宝玉大哭,却再见找不见妈妈,这时,地面突然裂开一个大洞,小宝玉就这样掉了下去,这时,一个女人拉住了他,却是干妈林召娣,

“宝玉,你是我的儿子,谁也抢不走。”林召娣使劲抱着王宝玉说道,

“不,我要找妈妈,找妈妈。”小宝玉哭得撕心裂肺,

王宝玉是哭醒的,他的哭声也惊醒了夏一达,夏一达莫名其妙的问道:“王宝玉,你怎么了,使劲拉着我喊妈妈。”

“去死吧。”王宝玉知道自己糗大了,难堪的转过身子,

“真的,我沒骗你,你看你脸上还有泪痕呢。”夏一达伸手在王宝玉脸上抹了一把,又放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确实是**,

“沒有,那是鼻涕,要不就是口水。”王宝玉捂着脸不肯认账,

“嘿嘿,别骗我了,跟我说说,做了什么梦。”夏一达坏笑着凑过來,不依不饶的问道,

“你干嘛追着别人的隐私不放。”

“漫漫长夜,多无聊啊,说來听听嘛。”

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就把刚才的梦说了,还强调,自己跟母亲沒什么感情,可是不清楚为什么会梦见她,

“你心里沒她,又怎么会梦到她。”夏一达反问道,

“可能也是种心结沒有打开,心里还是有疙瘩的。”王宝玉叹息道,

“这种现象也好解释,在你的潜意识里,总认为是你母亲抛下你而去,找一个能够安慰自己的借口。”夏一达若有所思的说道,

“唉,都说虎毒不食子,我这个妈,心肠真是狠到了极点。”王宝玉叹气道,一想到母亲刘玉玲,他还是觉得心口像是压着一块推不开的大石头,

“要说这种事儿发生在父亲身上,到沒什么奇怪的,从小我爸就抛下了我,但我妈这么多年就一个人过,还真是完全为了我,对了,你妈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夏一达道,

“其实我也这么想过,可她总该回來看看我,哪怕是因为怕别人不高兴,偷偷來看看也行,可是,很可惜,她做的很绝,整个东风村都沒人见过她的人影,大概恨不得我死了才好呢,否则影响人家家庭团结。”王宝玉鄙夷的说道,

“那确实挺个性的,我妈就做不出來,到现在还经常和我打电话呢,动不动就要视频,很烦人。”夏一达说道,

“所以,你是幸福的。”王宝玉羡慕道,又坏笑着问:“可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怪癖呢。”

“切,你就沒有怪癖。”夏一达不屑道,“每个人自打生下來,就不是完美的,比如你,自大、多情、抽烟、喝酒、打架,对了,还抖脚,丑死了……”

王宝玉连忙捂上耳朵,照夏一达这么说,自己不只是怪癖那么简单,干脆都不该存活在这个世上,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两个人闲扯了一会儿,困意就袭來了,夏一达坏笑道:“臭小子,看在你叫我妈妈的份上,今天就便宜你一次吧。”

“你还有什么便宜可占啊。”王宝玉不屑道,

夏一达露出了胸前的两团软肉,说道:“你可以边吃边摸着睡,就当是我的孩子。”

“滚一边去。”王宝玉恼道,

“嘿嘿,尝试一下,就当是一个角色扮演游戏,我装妈妈,你装孩子,下次让你装爸爸,我装女儿。”夏一达嘿嘿直乐,

“爸爸和女儿,多亏你想得出來,超级变态。”王宝玉骂道,

“就是体会一下嘛,你又多想。”

“那你先叫我一声爸爸试试。”

“那爸爸和女儿的事情就算了,我也装不來,嘻嘻,來,吃一口,体验一下在妈妈胸膛依偎的感觉。”夏一达继续挑逗道,

“我不。”

“算了,不用喊妈了,就当是妈就行。”夏一达使劲按着王宝玉的头就往自己胸上贴,

“当老子怕你啊。”王宝玉傲慢的说道,低头就把嘴唇凑了过去,一只无耻的手也跟了上去,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小宝宝,睡梦中……”夏一达居然唱了一首北方的民谣,轻轻拍打着王宝玉的后背,

王宝玉感觉夏一达的胸前柔软而温暖,口鼻之间香气醉人,一时间竟然心神恍惚,还真有靠在母亲怀里的感受,很快,一阵睡意袭來,他竟然沉沉的睡去了,

熟睡中,王宝玉迷迷糊糊的被夏一达叫醒,只见她呲牙咧嘴的往外拔,说是咬疼自己了,王宝玉松开口,擦擦嘴巴的口水,转头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告别恋恋不舍的夏一达,驱车向东风村而去,中途,他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侯四的,另一个是焦炳,两个人都问王宝玉是否回家过年,希望能够一叙兄弟之情,

王宝玉觉得时间充足,便一一答应,到了清源镇,他首先來到了焦炳的浆果厂,正值冬季,浆果厂显得很冷清,但焦炳对王宝玉却是格外的热情,

“兄弟,听说你的官越做越大,已经到了市里,大哥表示祝贺。”焦炳胖了不少,气色也很好,看來他已经从关婷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