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299 不谈女人

1299 不谈女人

侯四哈哈大笑,摸着光头道:“兄弟,你算是说到四哥心里了,以前都是小打小闹,自从搞了雪峰村旅游区,才意识到了人才的重要性,四哥正准备招募有识之士,揭竿而起,共创大业。”

“四哥,可不能造反啊!”王宝玉嘿嘿笑道,侯四的文化是应该加强了,揭竿而起这种词,可不能随便用。

“怎么会呢!说笑而已。”侯四意识到了口误,难堪的笑了。

“四哥?徐彪这个人你熟悉吗?”王宝玉问道。

“徐彪,算是个人物。兄弟怎么想起他来了?”侯四着实吃了一惊。

“前段时间,我在市里遇到了徐彪。”王宝玉道,希望能从侯四这里,获得徐彪的更多信息。

侯四紧张的瞪圆了小眼睛问道:“徐彪没有难为兄弟你吧?”

“嘿嘿,那又怎样?我有四哥撑腰,谁也不怕。”王宝玉笑道。

侯四连连摇头,说道:“兄弟,可千万别惹了他。我在他面前就是个小弟而已。”

王宝玉笑道:“四哥放心,我不像以前那么鲁莽了。对了,他还主动请我吃了两顿饭。”

“那就好!”侯四擦了擦脑门的汗,接着道:“徐彪这个人太霸道,一身的好功夫,说实话,四哥曾经也要称呼他一声老大,他过生日,我送了一万块钱去都没捞着吃顿饭。”

“他这个人可交吗?”王宝玉不解的问道,之所以要跟侯四说这件事儿,王宝玉无非是想给侯四释放一个信号,他想结交黑道朋友很容易,并非只靠侯四一个人,要挫挫侯四的傲气。

“徐彪能够当上整个平川市的黑社会老大,其人还是很仗义的。现在平川市好多有头脸的企业,都等到过他的庇护,人脉旺得很啊。”侯四道,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他也有个大毛病。”

“咱们兄弟之间,无话不说,四哥尽管说就行,以后他再找我,也好有个防备。”王宝玉饶有兴致的说道。

“那兄弟可别说是从我这里听去的。徐彪这个人翻脸不认人,咱们的企业好歹走向了正规,没必要再和他瓜葛。”侯四叮嘱道。

“那当然。”

“徐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近女色,所以,谁要是跟他谈女人,谈**功夫,他马上就恼。”侯四道。

“别是那里不行吧?”

“不应该啊,他是练武的出身,体格很好。说不定还是个情种,心里惦着哪个也有可能。”

“嘿嘿,这个人还真怪。”王宝玉笑道。

“具体什么原因没人知道,但是,他至今孤身一人,说白了,大家都怕他,主要还是因为他无牵无挂,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谁也不想将家人押上,跟一个光棍折腾。”侯四继续道官场之风流人生。

“这兄弟我可就有点不明白了,他一个人,还赚钱干什么?”王宝玉不解的又问道。

侯四摇了摇大脑袋,说道:“这件事儿不光你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他徐彪每年吃下面的供奉可是不少,据说现在又经营着葡萄园,钱是花不净的,可是他很少出席高档酒店,也不讲究什么排场,真不知道他到底攒了多少钱。”

侯四最后补充道:“人都有些毛病,我怀疑徐彪就是有攒钱癖。”

王宝玉一阵哈哈大笑,说道:“四哥可真逗,改天我替你问问徐彪,是不是有这个爱好。”

侯四惊愕的摆手道:“千万别说,咱们兄弟背后议论可以,徐彪发起威来,谁也折腾不过他。”

跟侯四一直吃喝到下午三点多,才终于散了酒席。王宝玉婉拒了侯四的挽留,开车直接回东风村,侯四还是不免又在王宝玉的车里塞了一大堆礼物。现在除了司机的位置,基本上一点空地方都没有了。

车子驶入东风村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熟悉的乡路,袅袅的炊烟、隐隐的犬吠、行走的村民,这一切都王宝玉觉得格外的亲切。

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城市的快节奏,有的只有那似乎一成不变的安谧和静寂。

缓缓来到家门口,美凤幼儿园的牌子已经摘下,但墙壁之上,依然还有孩子们涂鸦的痕迹。如今,爹妈和美凤已经搬出了住了多年的草房,都住进了幼儿园的新砖房里。

“宝玉回来了!”刚刚亮起电灯的屋里,传来了美凤的喊声。紧接着,干妈林召娣抱着多多,忙不迭的也跑了出来。

“舅舅!舅舅!”多多甜甜的笑着,咧开小嘴喊道。

“小淘气,都两岁了,还让姥姥抱着啊,快下来。”王宝玉故意虎着脸哄林召娣高兴。

“这是奶奶。”多多指着林召娣纠正道,林召娣亲亲多多的小脸,高兴的说道:“就是奶奶,多多是奶奶的亲孙女!”

“管的挺宽,你要不乐意,以后叫多多喊你大爷!”紧跟着走出来的钱美凤不悦的说道。

“怎么是大爷呢,要叫也是叔叔。谁让我比你小呢?”王宝玉嘿嘿笑道。

“就记住我比你大了!”钱美凤哼声道。

“嘻嘻。舅舅抱。”多多打断大家的谈话,伸出小手,王宝玉连忙接了过来,好家伙,挺沉的。

“吃啥好吃的啦?都快成小胖猪了!”王宝玉点着多多的小肚子逗她,多多则痒的咯咯直笑。尽管如此,也搂着王宝玉的脖子不肯下来。

“宝玉,瞧你都瘦了。”林召娣心疼的说道。

王宝玉先是抱着多多亲了亲了,随即看着干妈道:“娘,你才瘦了呢!是不是想儿子想的啊?”

“你现在越走越远,娘想见你一面都不容易了。”林召娣感叹道。

“娘,我这还没出国呢,可算不上远。再说无论儿子走到哪,心始终在你这里。”王宝玉一手抱着钱多多,一手搂着林召娣的肩膀,向屋内走去。

可以感受到,干妈原本瘦弱的肩膀上,骨头更加的明显,步履也不像以前那么轻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召娣的背竟然有些弯了,不经意间手还会微微抖上一阵。

王宝玉很是心疼,柔声道:“娘,儿子会经常回来看你的,过段时间,不行你跟爹就去市里住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