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00 亲妈在市里

页面,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 混世小术士

林召娣摇头道:“不去,不习惯,上楼梯很累,走路还要看着车,买个东西还都得到门口排队交钱,还是村里自在武神空间。”

“呵呵,娘,住习惯了,还是城里舒服。”王宝玉说道。

“老了,哪也不去。”林召娣叹息道。

屋里热气腾腾,飘着肉香,钱美凤在厨房里系着个围裙,正将肥颤颤的红烧肉从大锅里盛出来,看见王宝玉,抹了抹额头的汗,展颜一笑。

“美凤,这样就对了嘛!好好做饭,照顾好多多,比折腾别的强多了。”王宝玉笑道,想把多多放下,可多多却大叫着不肯下来,小手死死抓住王宝玉的衣服,两条小腿打着弯就不肯下地。

这时,林召娣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接过多多,嗔怪道:“越大越懒,看奶奶不打你屁股!”说着宠溺的抱着孩子去玩了。

王宝玉这才有机会凑到钱美凤身边,觉得美凤这样很有家庭主妇的味道,他喜欢。开什么幼儿园,家里又不缺她赚的仨瓜俩枣的。

“娘最近身体不好,我不伺候还能指望你啊!”钱美凤不悦道。

“娘怎么了?”王宝玉紧张的问道。

“不知道,最近一直精神不好,前段时间还打了一个星期的吊瓶。”钱美凤道。

“唉!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啊!”王宝玉责怪道。

“告诉你有什么用?你整天忙忙忙的,指望不上。”钱美凤埋怨道。

“那也得告诉我一声啊,我起码能回来看看。”

“娘不让给你打电话!”

“娘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王宝玉担心的问道。

“要真生气还让你进家门啊?我觉得咱娘心里有事儿。”钱美凤盛出炒好的菜进屋去了。

最早时候居住的草房,是东西方向的,而现在的砖房,却是南北向。王宝玉跟着钱美凤来到南屋,只见贾正道正端坐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本线装的书。

“爹,又看什么呢?”王宝玉探头过去问道。

“爹想研究一个药方,一定要把三峰老哥的病治好。”贾正道笃定的说道。

“你可别乱来,这种事儿还是交给大医院吧!”王宝玉连忙道,张三峰可是县长的老爹,万一干爹鼓捣了土方子,再治出个三长两短,这可是担待不起。

“你就别管了,三峰老哥多可怜啊!拉着我的手不让走,唉!”贾正道叹气道。

“爹,这样吧,你开出方子来,先告诉我一声,我让市里的专家先看看。”王宝玉妥协道。

“那些专家也不准头,老是怕有责任,药劲都不够,吃不死人,也治不好病!”贾正道不以为然的说道。

“爹,人家都有临床经验的。”王宝玉苦笑着纠正道。

“你这是不相信爹啊!”贾正道不悦道。

“嘿嘿,就是不信。”王宝玉嘿嘿笑道。

贾正道放下书,很自豪的说道:“上次张县长回家,还笑脸相陪的跟爹喝酒呢!咱村谁有这个面子啊!就是马顺喜,怕是想给张县长提鞋都没机会。”

王宝玉知道干爹的虚荣心又上来了,不想惹爹不高兴,竖起大拇指赞道:“爹

就是厉害,一出手连县长都得服气异世之无良邪尊全文阅读。”

贾正道爱听这话,一时间胡子翘得老高。林召娣领着多多进来埋怨道:“你爹自从跟县长喝了酒,整天说,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钱美凤随即又端了两个菜进来,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围在桌边吃饭。

“宝玉,市里的那个招生办到底是干什么的啊?”贾正道问。

“就是主管招生工作,要想上学,招生办是第一道关卡。”王宝玉含糊的解释道。

“嘻嘻,你学习就不咋好,居然还管起学生上学来了。”钱美凤笑道。

“你学习好,不也没考上大学?”王宝玉反击道。

“那是没人供我读书了,要换到现在,也能混个博士硕士的。”钱美凤自信的说道。

“那我帮你报个夜大或者自考吧,在家照样能读大学。”王宝玉坏笑着说道。

“可别!我家里事还忙不过来呢,没时间看书。”多年不碰书本了,钱美凤还真头疼。

“儿啊!娘最近总是做噩梦,梦见你不再认娘了。”林召娣一边给多多喂饭,一边叹气道。

“娘,又来了!”王宝玉刚刚有点好心情,这会觉得心里很堵得慌,不就是去市里了嘛。

“儿啊,你是娘从小看大的。娘要是没了你,还有啥奔头?”林召娣放下筷子,哽咽的说道。

“娘,我就不明白了,儿子又不是再也不回来了,干嘛总是不高兴啊!我在县里也不怎么常回家啊!”王宝玉皱眉道。

“都赖娘乱说话,儿啊,快吃饭。”林召娣抹了把眼泪,强挤了点笑容说道。

“我不饿!”王宝玉赌气放下筷子,林召娣又把筷子往他手里塞,王宝玉也上来了倔脾气,就是不肯接。

“宝玉,爹跟你说实话吧!”贾正道看不下去,开口道。

“他爹,别乱说话。”林召娣给老伴使了了眼色,阻止道。

“你们要是不说,我今天就不吃这顿饭,待会收拾东西就回去!外面黑灯瞎火的,我要是开车撞死也是命!”王宝玉赌气道。

“胡说!”林召娣急了,半天指着王宝玉说不出话来。

“说了又怕什么,咱儿子是那种没良心的人吗?连张县长都说宝玉有情有义。”贾正道也放下筷子说道。

“说了,儿子就真没了。”林召娣满脸伤感,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贾正道。

“宝玉,我听说,有人在市里看见了你亲妈。”贾正道不管不顾的说道。

王宝玉一下子愣住了,终于明白了林召娣担心的是什么,他没好气的说道:“那女人在市里又能怎么样?我绝不会认她的,再说了,市里那么大,可能这辈子都碰不到。”

“宝玉,说话注意点,那是你亲妈。”贾正道纠正着王宝玉的称呼。

“我没她那个妈,别让老子碰见她,否则,老子一定收拾她这个狠心的女人。”王宝玉红头涨脸的说道。

“儿啊!不是娘心眼小,娘从小把你拉扯大,怎么舍得就这样给了别人呢!”林召娣含泪道。

“娘!你咋就不信呢!儿子只有你一个娘。”王宝玉很是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