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01 如此碗

1301 如此碗

为了让干妈相信自己,王宝玉突然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他拿起面前的碗,啪的一声在桌子上摔成几瓣。

多多正开心的吃饭,一下子就被这突然传来的声响吓得大哭了起来,嘴里的食物来不及咽下,卡在了嗓子里,红着小脸一阵干呕,慌得钱美凤连忙用手去抠。

林召娣也是心乱如麻,两头顾不上,只是噼里啪啦的掉眼泪。

王宝玉突然抓起一块碎碗,捋起袖子,使劲按了上去,顿时出现了一道伤口,血立刻流了出来,钱美凤吓得失声叫了出来,紧紧抱住也放声大哭的多多。

接着,王宝玉噗通一声,跪倒在林召娣跟前,郑重的说道:“娘,如果儿子背信弃义不要您,就像这个碗一样!”

“儿啊!你干嘛这样啊!”林召娣心疼的哭喊了起来,死命夺下王宝玉手里的碗茬,又慌乱的去按住王宝玉胳膊上的伤口,吩咐道:“美凤,快去找点药来!”

“娘,药放哪里了?”钱美凤也是慌了神。

“锅底灰也行!”贾正道急的也是额头冒汗,心疼的埋怨道:“宝玉他娘,你还有完没完!你看看这整的,难道你还想让孩子给你赔上一条命吗?”

“儿啊!娘信了。娘真的信了。”林召娣泪如雨下,连忙扶起王宝玉,心疼的浑身颤抖。

钱美凤已经找来了纱布,手忙脚乱的给王宝玉包上了胳膊,王宝玉伸手擦去干妈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娘,我虽然不是您亲生的,可是您对我的恩情,远超出亲生儿子,无论到什么时候,儿子只有你这一个娘。”

“其实娘也不是不想让你认她,只是怕……”林召娣道。

王宝玉打断她的话,说道:“娘,别说了。我跟那个女人只有恨,到死不会相认。”

“打断骨头连着筋。这么多年,你跟着娘只是吃亏受罪。要是能在亲娘身边,就能享福。”林召娣伤心的说道。

“娘,啥好日子都比不上过的心里舒坦。儿子从小有您疼爱,爹也常教育我,教了我一身本事。跟了别人兴许还到不了今天呢。”王宝玉安慰道。

重新坐好后,林召娣一个劲给王宝玉的碗里夹肉,说道:“儿啊!多吃肉补补,以后无论咋样,都不许受伤,娘受不了。”

“嘿嘿,娘,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王宝玉嘿嘿笑道,让干妈放了心,心里格外的高兴,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一家人又重新高高兴兴的吃饭,林召娣放下心来,脸上也满是笑容,精神头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这一晚,王宝玉在南屋跟干爹干妈一起睡,晚上,他拉着干妈的手整整一夜,而干妈也睡得格外的香甜晚清崛起。

王宝玉却睡不着了,他想起昨晚在夏一达那里做的梦,难道说,自己真的要遇见亲妈刘玉玲了吗?难道她一直就在市里?究竟谁见到过她?

一想到这个女人,王宝玉心里就揪着疼,被亲生母亲抛弃,是他心里最大的伤。一方面,他很想遇见她

,要亲口问问她,为什么当年狠心的抛下自己?自己有什么不好?另一方面,他又不想见到她,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到时候会发生怎样的冲突,实在无法预料。

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王宝玉就起床了。

正在洗脸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哞哞的牛叫声,似乎离得并不远。再仔细一听,好像就是从后院子里传来的。

王宝玉心里一惊,连忙推开后门看去,只见院子的一角,赫然拴着两头小黄牛,都是刚长出角的样子。昨天回家时已经快黑天了,竟然没有注意到。

“美凤!你怎么到底还是养牛了啊?”王宝玉气急败坏的说道,他对小牛可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嘻嘻!”钱美凤笑嘻嘻的从屋里走出来,颇为得意的说道:“一公一母,明年秋天就能生小牛,用不了两三年,咱家后院就会都是牛了。”

两头小牛又哞哞的叫着,似乎很赞同女主人的说法,王宝玉绝望的抓着头发,挥着拳头对其中一头小牛吼道:“倒霉牛,快滚出我家。”

其中一头小牛居然冲着王宝玉打了个喷嚏,顿时,王宝玉的脸上就出现了牛鼻涕,气得他上前就想抱着小牛打,结果,小牛虽然小,力气可不小,硬是一摆脑袋,将王宝玉摔了个屁股蹲。

“嘿嘿,跟个牛治啥气。”钱美凤拉起王宝玉,转身去拿来两块已经泡软的豆饼,放在小牛的跟前,细声道:“宝宝,玉玉,好好长大,多生娃娃。”

“美凤,你给他们取什么名字?”王宝玉拉着钱美凤恼羞的问道。

“小公牛叫宝宝,小母牛叫玉玉,这名字有什么不好啊?”钱美凤不解的问道。

“你咋不叫它们美美和凤凤?”

“好主意,等再养两头小母牛就叫这名字。”

“让你多照顾照顾家里,怎么老是给自己找麻烦呢?”王宝玉很是不高兴。

“这不算麻烦,现在多多也长大了,我总得给自己找份事业吧?”钱美凤竟然用了“事业”这个词。切,两头牛而已,也好意思。

王宝玉知道跟钱美凤这种女人,根本说不明白,只好无比郁闷的捶打着脑袋,回屋去了。

上午,贾正道张罗着带王宝玉去祭拜王宝玉的亲身父亲王望山,钱美凤带着多多也嚷嚷着要去,王宝玉断然拒绝,大冷天领着孩子上山,分明就是脑子进水了。再说,自己去祭拜亲爹,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是我弟弟,你爹不就是我爹吗?我还不能尽孝心了啊?”钱美凤坚持说道。

“得了,你还是在家多陪陪娘。到了坟上,我替你烧点纸钱,告诉我爹,是我干妈的干闺女孝敬的。”王宝玉说道。

钱美凤也只得作罢,林召娣身体刚刚恢复,家里有必要留人。

沿着山路,王宝玉跟干爹再次来到了父亲王望山的坟前,心里颇有几分感慨,自己这个爹,可是一点都没孝顺过,只能遥寄些纸钱,以尽做子女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