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02 记不清楚

1302 记不清楚

“兄弟,宝玉这孩子越来越有出息了,在市里当大官。你就不用担心了,在那边该吃吃该喝喝,闷了就再找了媳妇。你媳妇都已经再嫁了,日子也过得好,就别惦记了。”贾正道念念有词的唠叨着。

“爹,说得跟真的一样。”王宝玉不禁笑道,“你还想让我爹再给我找个后妈啊!”

“当年你爹跟你妈的感情没得说,日子虽然过得穷,但两个人从不吵架,每天都是笑呵呵的。想必你爹也在那边想着你妈呢!”贾正道叹气道。

“要真恩爱就该守着我爹一辈子!”王宝玉并不相信这种传说。

“一个女人带孩子,谈何容易,不嫁人可怎么活啊?”贾正道叹息道。

“别提那个女人,烦透了。”王宝玉不悦道。

“宝玉,你娘她到底是个女人,心眼小。遇到了你亲娘,还是要认的,毕竟你的身上,流淌着她的血脉。”贾正道认真的说道。

“爹,有完没完了,好不容易有时间回家休息一下,净说这些让人心里发堵的事儿。”王宝玉道。

“你不爱听我也要说,生育之恩也不能忘,那也是不孝顺。”贾正道固执的说道。

王宝玉索性堵上了耳朵,贾正道叹了一口气,不再跟王宝玉唠叨了,又对王望山的坟头嘟囔了一通,然后拉下王宝玉的手,命令道:“也跟你爹念叨念叨。”

王宝玉虽然觉得无聊,但也不敢违抗,把剩下的纸钱全都烧了,说道:“爹,我挺好的,所有人也都挺好的,你安息吧。我现在的爹从小就告诉我,做人要实在,我也不能瞒你。你媳妇那人不咋地,我是不会认她的。”

“瞎说啥呢!你这就是亵渎你爹的在天之灵!”贾正道一把拉起嘿嘿偷笑的王宝玉,埋怨着下了山。

离春节还有几天,王宝玉不想听干爹的唠叨,没事儿就出去溜达,或者逗多多玩。

多多这孩子,现在越发的粉雕玉琢,可爱至极。她跟王宝玉格外亲,经常腻着王宝玉陪她玩拍手,然后咯咯的直笑,玩无数遍也不烦。

王宝玉感叹,多好的孩子啊!就是她亲爸真不是个东西,居然从来不过来看一眼,也罢,就当没这个爹。

得知王宝玉回来,村支书马顺喜和村长张时趣,反复来家里好几次请王宝玉过去喝酒,王宝玉不答应,跟他们喝酒没用,但是架不住总是来请,最后还是去了。

酒席就安排在马顺喜的家里,一进门,王宝玉就看见,马顺喜的媳妇郑凤兰和张时趣的老婆王艳秋,正在厨房里忙得满头大汗。

“两位婶子,随便几个菜就行,多了也吃不了。”王宝玉道。

“宝玉,你现在可是贵客,可不敢慢待。”郑凤兰回头道。

“就是,以后还要仰仗兄弟多照顾呢!”王艳秋边擦汗便附和道。

“说这些不是见外了吗?以后有事儿吱声。”王宝玉大度的说道,王艳秋犹豫了一下,说道:“俺家孩子正好上高三……”

“王主任,快来啊!”没等王艳秋将话说完,马顺喜的小姨子邓凤娇就从里屋出来,不容分说

的将王宝玉拉进了屋里。

王宝玉正好也不想听,就知道王艳秋说得还是关于孩子要上大学的事儿,虽然自己有这个权力,却不敢滥用,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呢!

屋内果然在打扑克,马顺喜、张时趣、龚向军再加上邓凤娇,龚向军的脸上已经被画上了王八,看样子牌运挺背的。

“不玩了!”马顺喜扔了扑克,低眉顺眼的将王宝玉让到主位上坐下,恭敬的递上了一支烟。

王宝玉一边抽烟,一边官派十足的问道:“老马,今年村里的收入咋样啊?”

“嘿嘿,木耳还是主要收入,都是王主任以前打下的基础好。”马顺喜嘿嘿干笑。

“这可不行,木耳虽然这两年效益不错,但是眼见竞争压力越来越大,还是要多想办法让老百姓创收。”王宝玉教训道。

“那当然!嘿嘿,我前段时间碰到贾师傅的时候,还托贾师傅跟张县长递个话呢,多给咱们村在政策上倾斜一下。”马顺喜道。

王宝玉一听就有点儿恼,不悦道:“听好了,以后少打我爹的主意。”

“我明白!明白!”马顺喜连忙道。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满满当当的一大桌子,几个人交杯换盏,很快气氛就调动起来。张时趣道:“当初来的那个所谓教育局干部,我就看他不顺眼,到底还是来算计宝玉的。”

“就知道当这马后炮,早干嘛去了。”马顺喜质问道。

“我就说给宝玉打个电话问问啥情况,都是你急着邀功,非要搞什么惊喜。”张时趣也揭开了短。

“宝玉,别生气了,都怪我当时糊涂。”马顺喜面上挂不住,不住的道歉。

“行了,不说这个,我有件事儿想问问各位,但必须保密。”王宝玉正色道。

“谁说谁他娘的死老婆死汉子!”马顺喜带头保证道。

“对!都死!”张时趣也保证。

“唉!我想问问,你们谁知道当年将我娘领走的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王宝玉叹了口气,头一次问到了这件事儿。

在座的人都愕然,面面相觑不说话,时隔多年,大家早已经开始淡忘了,没想到王宝玉竟然主动问及。

但也没人敢开口,生怕说错了惹恼王宝玉,大家都知道,王宝玉是非常忌讳这件事儿的。

“这事儿真不清楚,那时候还是我老丈人当支书呢!”马顺喜含糊说道。

“总得听说过些风声吧?”王宝玉冷脸不悦道,在偏远山村,一个女人丢下亲生儿子,跟下乡知青私奔,在当时该是多大的新闻啊,马顺喜张时趣年龄都和自己亲妈差不多,怎么可能没有线索?

“多少年的事了,记不大清楚。时趣,你是不是有些印象?”马顺喜说着冲张时趣眨了眨眼睛。

“那得好好想想。”张时趣脸也寒了。

“别说你们都不知道!”王宝玉拉下了脸。

“我知道。”恰好郑凤兰从外面进来,听到了王宝玉的问话,开口道。

“你知道个屁!”马顺喜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