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03 王也天

1303 王也天

“宝玉问了,那就说说嘛!那个男的叫王也天,个子这么高!”郑凤兰道一边回忆一边比量着,说道:“长得也不赖,要不宝玉他妈能看上他?王也天曾经就睡在村部里,据说父母都是市里的高干。”

“他们后来都去了哪里了?”王宝玉追问道。

“肯定回市里了呗,不过也难说,据说人家家里好几个亲戚都在国外。哎呀,瞧人家那日子过的,我要嫁给这么个男人也算值。”郑凤兰感慨的说道。

“那他们后来回来过吗?”王宝玉又问道,大概自己那时候小,很多事情都不记得。

“绝对没有。宝玉,咱东风村谁家有点事儿,当天就能传出来。你妈跟后爸要是回来过,我肯定知道。”郑凤兰说道,马顺喜连忙瞪了她一眼,什么后爸,没看到王宝玉的脸色很难看吗?

“婶子,谢谢了。”王宝玉闷声说道,一口干了杯里的酒,脸色黯然,难怪母亲会跟他走,原来还是个有背景的人。嫌贫爱富,抛弃孩子,真是个薄情寡义的女人。

“问这干啥?难道说有他的信?”郑凤兰又问道。

“老娘们家家的,别瞎打听。”马顺喜看出王宝玉脸色不对,冲郑凤兰摆手道。

“我就是问问,宝玉,你要是能结上这现成的亲戚,就等着沾光吧。”郑凤兰大有羡慕的口气说道。

“菜都糊了!”马顺喜急了,直接把媳妇撵走了。娘们家就这样,头发长见识短,看不出好赖。“宝玉,你婶子心直口快,别当真啊。”

“没什么,我就是很好奇。”王宝玉道,挤出个笑脸,跟众人再次举杯喝酒。大家都看出王宝玉心情不好,说话却也格外谨慎起来。

不知不觉,郁闷的王宝玉还是喝多了,被马顺喜等人扶着回了家里。干妈和美凤照顾了他整整一夜,王宝玉迷迷糊糊的骂了一个晚上:“不知廉耻的女人!不要脸!”

“瞧他,肯定又招惹了哪个狐狸精。”钱美凤不知道王宝玉骂的是谁,还以为王宝玉又惹下了风流债。

“美凤,少说几句吧!宝玉也为难。”林召娣道,她隐隐猜到,王宝玉骂的就是亲娘刘玉玲,可是儿子越是这么骂,就越说明,儿子还是放不下自己的亲娘。不过经过昨天那么一闹,林召娣知道自己在儿子心里还是有分量的,这也足以让她夜里睡觉不再有噩梦。

辞旧迎新,张灯结彩,小村的又迎来了新年,除夕之夜,干妈林召娣又做了一桌子好菜,自从王宝玉那一跪,林召娣的心情就好了起来,即便是难为自己,也不能难为儿子,这大概是全天下父母的共同心愿。

钢蛋没回来,到市里去陪红红,美凤嘟嘟囔囔埋怨了半天。

“嘿嘿,那我打个电话让钢蛋和红红回来过年啊?”王宝玉笑问道。

“可别,丢不起那人!”钱美凤连忙制止住。

“美凤,你都是孩子妈了,怎么心胸越来越小呢?人家小两口来也不对,不来也不对的,累不累啊?人家红红还给多多买了好多礼物呢。”王宝玉说道。

“等她给我哥生了孩子,我买的更多。”钱美凤磕着瓜子说道。

晚上,五个人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有了小多多的笑声,倒也不觉得闷。

小孩子睡的早,还没到晚上十点,多多就在林召娣的怀里睡着了,林召娣连忙将孩子抱进了小屋,一再叮嘱电视的音量要调小。

见贾正道还在专心的研究药方子,钱美凤小声的说道:“宝玉,陪我出去走走吧魔导联盟!”

“大冷天的,有啥好溜达的?”王宝玉道。

“就陪陪我吗?要不,我就直接把那两头牛改名坏宝玉,臭宝玉。”钱美凤道。

“唉!真拿你没撤。”王宝玉还是妥协了,而且没有声音的电视实在没啥好看的。说起来,他也觉得闷,不知为何,自从听到亲妈在平川市的消息后,心中一直不舒坦。

两个人还如曾经一样,沿着东清河的河堤,缓缓的向前走着。夜空中,依旧不时绽放出璀璨的烟火。

“宝玉,你真的变了。”钱美凤道。

“人哪有不变的,咱们村不也是在变吗?”王宝玉道,曾经土房草房林立的东风村,如今已经满眼都是砖房了。

“唉!有时候我觉得离你好远,又觉得离你很近。”钱美凤道。

“大过年的,别整的这么伤感,美凤,你真打算养牛啊?”王宝玉问道。

“不能啥也不干啊!更何况我还有这方面的经验。”钱美凤道。

“就凭你曾经放过两头倒霉牛,就算是有经验了?”王宝玉嘲笑道。

“如果没有那两头牛,今天我们都不可能在一起走。”钱美凤翻着眼皮道。

王宝玉想想也是,曾经就是因为那两头牛,才导致自己跟钱美凤发生了关系,最终确定了恋爱关系,时至今日,王宝玉依然觉得,那份恋情充满了朴实感,是难忘的回忆。

“美凤,你是不是想到过去,就非常的恨我。”王宝玉问道。

“恨,恨得牙根痒痒。”钱美凤立刻说道。

“那你还搭理我干什么呢?”

“因为……”

“……”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也不知道走出去多远,只是觉得,天上的星星格外的明亮。

“宝玉,我冷了,咱们回去吧!”钱美凤道。

王宝玉答应了一声,转身跟钱美凤往回走,边走边说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多劝劝娘,别让她胡思乱想。”

“知道。”

“千万别大意,老人年纪都大了。”

“还是先管好自己吧,你就是一个让人不放心的男人。”钱美凤道,伸手轻轻挽住了王宝玉的胳膊。

夜晚没有人,王宝玉也就让钱美凤这样挎着,恍惚之间,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岁月,这条河堤,似乎见证了王宝玉跟钱美凤之间的情感变迁。

“美凤,你听我解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嘿嘿!”

“哈哈!”

两个人都想起了往事,一边斗嘴一边笑了起来。

回到了家门口,钱美凤却不肯进屋,拉着王宝玉就往后面的土房去,王宝玉不解的问道:“美凤,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