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14 明媒正娶

1314 明媒正娶

“大姐,你怎么总是向着别人说话啊!”王宝玉皱着脸道。

“我才不是别人呢,是不是啊大姐?”程雪曼给李可人夹了筷子菜,撒娇问道。

“那当然,小曼这孩子多不容易,再说了,人家是大学生,家境清白,才貌双全,配你是富富有余。”李可人用筷子点拨着王宝玉道。

“大姐,宝玉也不错,像他这个年龄的人,大多数都忙着找工作呢,他现在可是副处级干部了。”程雪曼『插』嘴道。

“来不来就向着他说话了,这小孩我了解他,你越是护着他,他就越欺负你。”李可人对程雪曼道。

“嘻嘻!就怕他去欺负别人,那我可不答应。”程雪曼道。

晚饭很融洽,一团喜气,李可人算是搞定了,破天荒的发了个特赦令,今后程雪曼肯定可以自由出入自己的家中。但是家里人那边,王宝玉却有些发愁,干爹干妈还好说。可家里真正的老大钱美凤同志肯定不会支持,她要是又哭又闹的,干爹干妈难说也得向着她。

还是那句老话,车到山前必有路,实在不行,就搬出二老未来的孙孙,一定能搞定的。

晚上,程雪曼果然没走,留宿于王宝玉的家里。怀孕前期,可不能瞎折腾,王宝玉当然不会跟程雪曼冒险,两个人只是躺在**静静的说话。

“雪曼,现在两个月了吧?”

“嗯!”

“给我一个月时间准备,咱们就结婚。”王宝玉下定决心道。

“你倒是狡猾,到时候生个孩子,就可以说是七个月的早产儿。”程雪曼笑道。

“有没有孕吐啊?”王宝玉咋说也是当过『妇』女主任的,对这事儿还是有些了解。

“偶尔恶心,但是不明显,还没到日子吧!”程雪曼道,语气有些无聊。

“那是不是觉得这段时间特别乏?实在不行就请假,前三个月很重要的。”王宝玉关心的说道。

“那可不行,最近正人事调整呢,我才不想当一辈子跟班秘书。”程雪曼说道。

“事业以后还可以打拼,但孩子就这一个。千万要注意身体,要不咱就不干了。或者我跟沈总说一声,歇个长假。放心,等你休完产假,照样可以回去上班,我跟沈总很熟。”

“那也不行,如果现在退出,那里就是杜倩倩的天下了。你都不知道她有多过分,整个一个小人精,我什么事儿都『插』不上手,就好像跟她抢活似的。”程雪曼不答应,工作似乎很重要。

“嗯!经常走动一下,对孩子也有好处。但是累了必须说话啊。”

“知道啦,真啰嗦。宝玉,脱了衣服啊!”程雪曼娇声道。

“干什么啊?”

“人家想你嘛!”

“不行,现在不能办那事儿。”王宝玉坚持道。

“没事儿,我身体还好,不会有问题的我们是兄弟。”程雪曼不依不饶的说道。

“那也不行,等生了孩子再说吧!”王宝玉断然拒绝,他并不想出意外,如果一时**没了孩子,程雪曼肯定会埋怨自己一辈子的。

“生完孩子还得好几个月才行呢。”程雪曼动手开始脱王宝玉的衣服。

“为了你跟孩子的安全,我可以忍。”王宝玉握住程雪曼的手认真的说道。

见王宝玉执意不肯发生那事儿,程雪曼最终放弃了想法,解释道:“宝玉,并不是我多么饥渴,我是怕你忍不住,再去找那些坏女人。”

“哪有什么坏女人啊!”

“可是妻子怀孕这阶段,丈夫最容易出轨了。”

“那得看什么样的丈夫,像我这样的就不会。”

“花蝴蝶是不是还找你啊!有她在,我可不放心。”

“没有!瞎寻思什么。”王宝玉含糊道。

“今后离你那个干姐也远点,干姐又不是亲姐,走那么近干什么。”程雪曼又道。

“谁?”王宝玉有些发懵,随即反应过来程雪曼说的就是钱美凤,心里顿时老大不痛快。干的亲的,那也是我姐,轮不着外人指手画脚。

但看在程雪曼怀孕的份上,王宝玉不想计较太多,耐着『性』子说道:“美凤姐人很好的,只要你用心和她交往,她也会好好对待你。”

“我才不信呢。每次看我都不顺眼,瞎得瑟什么啊。我才是王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她可没资格教训我。宝玉,以后她要欺负我,你可得替我撑腰。”程雪曼絮絮叨叨的说道。

王宝玉不说话,转过身去,将一个后背留给了程雪曼,唉!还没结婚就这么唠叨,管这么多,将来结婚了,还不把自己看得死死的,怕是跟其他女人说句话都不行。

程雪曼自讨了个没趣,叹了口气,也转向另一边,两个人各睡各的,居然一夜无话。

上班后,王宝玉接到了高福尔的电话,说通过日夜跟踪调查,已经找到了信息港老总裴近峰的某些“罪证”,王宝玉跟他们约了个小饭店,说详细情况见面再谈。

王宝玉到达的时候,高福尔和猴子早就等在那里,饭菜也已经点好了,还要了一瓶酒。

“什么证据啊?”一进屋,王宝玉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高福尔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拍摄的是一张窗户,而窗户的里面,坐着一男一女,拉着手含情脉脉的对视着,虽然不是太清楚,可是依然看出来,男的正是裴近峰,而女的,王宝玉想了想,也认了出来,正是林玥饭庄的老板林玥。

他娘的,既然两个人是情人,裴立峰这家伙的还让服务员收了自己一千八百块钱,真是不讲究。

“裴近峰的老婆我也调查了,是个矮胖的老娘们儿,以前待得厂子效益不好,提前办了内退,在家伺候孩子。”高福尔解释道。

“高所长费心了。”王宝玉高兴道,举起杯来,又对猴子说:“猴子,你也受累了。”

三个人碰了一杯后,王宝玉将照片放进包里,随后又拿出三千块钱,递过去道:“高所长,这是辛苦费,别嫌少。”

高福尔哪能嫌少呢!这对于他而言,都是大生意。不过,他却没有接,反而推过来道:“王主任,咱们都是好哥们儿,不能收你的钱。”几次谦让,就是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