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15 辅导班

1315 辅导班

“亲是亲,财是财,不能让你们白忙乎。”王宝玉坚持道,

高福尔对着猴子一顿挤眉弄眼,而猴子也皱着眉推辞,王宝玉看在眼里,不禁笑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既然都是哥们儿,那就明说。”

“那你就说吧。”猴子看了高福尔一眼说道,

“还是你说吧。”高福尔不好意思的又推给了猴子,

“宝玉,我跟高所长商量,想求你帮个忙。”猴子下了决心,终于开口道,

“说吧,能办的一定办,不能办的想办法。”王宝玉满口答应道,

“你看,我跟高所长赚钱都挺难的,做的事儿也都是偏门,勉强糊口而已,我们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一个正事儿,就是想办一个高考辅导班,你能不能帮着办个手续。”猴子试探性的说道,

王宝玉很不愿意跟自己的工作扯上关联,但又一琢磨,不就是个高考辅导班吗,应该也不算是违反纪律,但还是警惕的问道:“高考的学生学业很紧,晚上都有晚自习,还有人上辅导班吗。”

“有,有。”高福尔连连点头,“现在的家长个个望子成龙,很多学生都会在假期上辅导班,临近高考的时候更是人满为患,很多人都盯上了这块,但是这事沒有关系,手续不好办。”

“猴子,这样吧,我也是刚來教育局不久,等明天我上班问问同事,再给你们一个答复。”王宝玉谨慎的说道,

“王主任,您是招生办的头,这点事儿肯定不难,老高先谢过了。”高福尔见王宝玉松了口,连忙满脸堆笑的说道,

“师资力量有吗。”王宝玉问道,这一点很重要,猴子当年学习成绩一般,而高福尔看起來就像是个大老粗,

“有,我们可以让高校的老师來客串,给这个就行。”猴子嘿嘿笑着,捻着手指头,做出个数钱的手势,

“一定要稳当,好好做生意,学生不容易,千万别耽误了他们。”王宝玉叮嘱道,

“您放心,我们会好好干的。”高福尔拍着厚实的胸脯道,

“房租和前期启动资金有吗。”王宝玉又问,

“我,我把家里的老宅子抵押给农村信用社了,高所长也投资了一些,应该够了。”猴子道,

“呵呵,看來你们是有备而來啊。”王宝玉笑道,

“嘿嘿,也是生活所迫,但是宝玉你尽管放心,咱干的是良心买卖,就算少赚点也不能亏良心。”猴子拍着胸脯保证道,

“唉,好好干吧。”王宝玉道,觉得他们也真是不容易,硬是将那三千块钱给了两个人,

第二天上班,王宝玉找來了副主任甄优美,很客气的问道:“优美姐,我的一个同学,想办个高考培训班,在咱们局里办手续麻烦吗。”

“这个不难,交给我就行。”甄优美大包大揽道,

“那就谢谢了,不过,如果他们不合格,也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违规办理。”王宝玉叮嘱道,

“领导,别那么认真,现在高考辅导班培训班遍地都是,个别老师在家里就搞这个,要真追究起來,沒几个合格的,都那样。”甄优美道,

“那你就把握尺度吧,相关的注意事项,一定跟他们交代清楚,毕竟是我的关系,如果将來出点什么差错,我也担当不起。”王宝玉谨慎的吩咐道,

“放心吧,这件事儿很普通,算不上违规。”甄优美悄声说道,

王宝玉随后就打电话给猴子,让他來找甄优美办理此事,猴子立刻马不停蹄地赶來,事情格外的顺利,当天手续就批了下來,

“宝玉,真是太感谢你了。”随后,猴子打电话來致谢道,

“猴子,一定要按照规章制度经营,千万不可违规。”王宝玉还是叮嘱道,毕竟猴子是自己的同学,出了问題,搞不好还会扯到自己的身上,

“宝玉,你就放心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也不能乱來,刚才我和高福尔商量了,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等以后效益好了,再另有重谢。”猴子激动的说道,

“那倒不用了,你和老高都挺不容易的,还是先赚点钱娶个媳妇吧。”王宝玉笑着拒绝了,

猴子和高福尔的所谓辅导班,因为办理的顺利,还是改了名字,叫做“金榜高考集训营”,大胆采取了会员制,后來竟然发展成平川市响当当的培训辅导机构,正所谓树大招风,见利忘义,最终还是给王宝玉惹來了大麻烦,当然,这是后话,

办完了猴子的事情,王宝玉就准备找信息港的老总裴近峰摊牌了,毕竟网站还是要建设的,耽误了事儿,这个责任可是自己的,

王宝玉再次试探性的给裴近峰打去了电话,客气的商量建网站的事情,裴近峰觉得吃定了王宝玉,态度依旧很傲慢,价格坚决不降,还强调,如果现在不开始,网站建设的周期会变短,涉及的费用会更高,

他娘的,遇到无赖那就沒必要跟他讲什么规则,王宝玉冷笑道:“裴总,您的意思是,离了你这个臭鸡蛋,还就做不成槽子糕了。”

“嘿嘿,王主任说话沒必要这么刻薄,您也可以找别人家,但是,信息港这边,是绝对不会提高带宽支持的。”裴近峰嘿嘿冷笑道,

“你在威胁我吗。”

“是提醒。”

“既然裴总这么爽快,我也不跟你拖拉,有人给了我一样东西,好像是你的,我也不想要,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们见一面吧。”王宝玉道,

“什么东西啊。”裴近峰警惕的说道,

“好像是一个避孕套,唉,脏兮兮的,恶心死我了。”王宝玉呸呸的吐着口水道,

“王宝玉,你什么意思。”裴近峰声音大了不少,

“避孕套都不知道干嘛的啊,沒想到裴总还挺清纯。”

“你是在威胁我吗。”

“嘿嘿,是提醒。”

“王宝玉,你少他娘的耍臭无赖。”裴近峰恼羞的说道,

“你不想要也就算了,反正里面你的子孙们,早就死翘翘了。”王宝玉不屑道,

“什么玩意,还是教育局的领导呢。”裴近峰骂了一句,啪的一声放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