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22 孩子没了

1322 孩子没了

虽然说这个结果是预料之中的,但王宝玉还是心中很郁闷,不被祝福的婚姻,难以有圆满的结局,要怪只能怪自己下面这个惹祸的玩意,将自己推上了不归路。(/ )

跟维纳斯影楼约好了之后,王宝玉就打电话约程雪曼去拍婚纱照,程雪曼却推说身体不舒服,过几天再说。

“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孩子要紧。”王宝玉淡淡的问道,心里隐约觉得程雪曼是在找借口。

“宝玉,你别整天把孩子挂在嘴边上。让别人听见多难为情啊,未婚先孕有什么好炫耀的!我身体挺好,过几天就去拍照。”程雪曼嗔怪道。

那就过几天,反正王宝玉对这事儿也不积极,招生办这边,机房的建设已经开始了,为了不出纰漏,王宝玉还是时常过去看看,倒也没个闲工夫。

程雪曼这几天表现不错,没让王宝玉去接,而是自己打车回家,王宝玉明白她的心理活动,还不是就想早点回去跟吕云天学英语嘛,由她去吧!

事情还是超出了王宝玉的想象,程雪曼不止跟吕云天学英语,不仅学发音,还喜欢研究口型。学累了,两个人出去玩了几次,在开放国外生活的吕云天,放肆的揽住了程雪曼的腰。在民风保守的柳河镇出来的程雪曼竟然也不拒绝,反而笑的十分开心。

这天,王宝玉下班回家,只见程雪曼捂着被子躺在**,头上搭着块毛巾,一幅生病的样子。

“雪曼,这是咋了?”王宝玉连忙问道,程雪曼只是鼻子哼了一声,依旧闭着眼睛。

“大姐,雪曼这是怎么了?”王宝玉又问一旁的李可人。

“小孩,你可要挺住啊!”李可人一脸紧张的说道。

“啥事儿啊?说得这么严重。”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小曼今天从台阶上失足摔倒,孩子没了。”李可人道,“唉!这孩子也不容易,回来后哭得跟泪人似的。”

啊?王宝玉一愣,但是心里却不怎么悲伤,本就一件虚无缥缈的事情,就这么虚无缥缈的消失了,根本无法触动人的灵魂。王宝玉这时关心的还是程雪曼的身体,要知道小产对于女孩的身体伤害非常大,因此埋怨的说道:“这事儿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李可人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膀,表示不知道,转身出去了。

孩子就这样没了?自己又失去个孩子?这让王宝玉一时间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悲该喜,犹豫了片刻,他跳上床,拉开程雪曼的被子,不满道:“雪曼,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一个人去医院,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你工作那么忙,我不想打扰你。”程雪曼有气无力的说道。

“再忙这事儿也要告诉我啊!你主意咋这么正呢!”王宝玉质问道。

“我心里很难过,当时真的是懵了,什么也不想了。”程雪曼颓废的说道。

“去的哪家医院啊,还需不需要吃点药什么的?”王宝玉关怀的问道绝色凶器。

“用不着吃药。”

“那也该住院啊,在家行不行?我也不懂护理知识,千万别落下病根。”

“不会的,过几天还要去复查。”

“那一定记得叫上我,我陪你去。”

“宝玉,我很累,流了很多血,不想说话!”程雪曼有点烦,又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看程雪曼这幅样子,王宝玉还是挺心疼的,关切的给程雪曼盖好了被子,下了床。在这方面,冯春玲要比她坚强的多,程雪曼是流产,而冯春玲是打胎,想必当初的冯春玲,一定承受了更多的痛苦,但却没有得到自己一丝关爱。

程雪曼没吃晚饭,吕云天也没回来,一打听,原来是去了爷爷奶奶那里。王宝玉才知道,李可人的公婆,居然就在平川市,只是从来没听她说起过,可能关系也不咋好。

“小孩,小曼流产了,你打算怎么办?”李可人一幅长辈的口吻,问道。

“还没想好呢!”王宝玉随口道。

“什么意思?”

“没什么。”

“孩子固然重要,但两个人的感情不能只是因为孩子,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娶小曼才对。”李可人直言道。

“其实我也不完全因为孩子才娶她的。”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那就好,既然有感情,那就好好把握住。千万别再错过了。”李可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我跟雪曼的感情也算是来之不易,我还是要跟她结婚的。”王宝玉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说道。

“这还不错,比天天强多了,他竟然在澳洲有一个外国女朋友,一点也不听话,那边的女孩子有什么好的,皮肤粗糙,体味严重。”李可人难免又唠叨起来。

“大姐,这你就别管了,儿大不由娘。再说了,混血孩子都聪明,优良基因。”王宝玉道。

“可是,哪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唉!这也不怪他,跟他那个花花肠子的爹在一起生活,想不学坏都难。”李可人叹气道。

却说那屋,程雪曼的新手机上,突然来了一条短信,程雪曼一看,立刻微微笑了起来,仿佛倦意全消。程雪曼兴奋的冲着手机吻了一下,随后,她便将那条短信,果断的删除。

王宝玉心情不好,跟李可人聊到很晚,才回到房里,还是关切的给程雪曼削了一个苹果,程雪曼接过去吃了,精神好了很多,坐起来跟王宝玉聊天。

“宝玉,当医生说孩子没了,我整个人都虚脱了。”程雪曼道。

“孩子是块肉,咱们可以再造一个,别想那么多了。”王宝玉安慰道。

“瞧你说得,你怎么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失去孩子多么痛苦。”程雪曼不满道。

“嘿嘿,你说的倒像是真当了妈一样。”王宝玉嘿嘿笑道,他还真不相信,跟一个肚子里两个多月的孩子,能有多么深的感情。

“不理你了。”程雪曼说着,侧着身子又躺下了。

王宝玉轻轻靠了过去,搂着程雪曼道:“雪曼,虽然孩子没了,但是,咱们的感情还在,我想,咱们的婚礼照常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