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23 来一卡车

1323 来一卡车

本以为程雪曼会很感动,过來搂着自己一顿狂亲,发誓一辈子都爱自己,可是王宝玉想错了,程雪曼面无表情的嘟囔道:“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孩子沒了,结婚的事情过一阵子再说吧。”

王宝玉以为程雪曼心情不好,继续笑着哄道:“你要是高兴的话,我想婚宴可以分开摆,你的同事朋友都去昆仑大酒店,让你赚足面子,怎样。”

“昆仑大酒店也无非在平川市显得高档点而已,要到了省城,首都或者国外,也不见得怎样。”程雪曼鄙夷的说道,

王宝玉呆在了当场,一直忙乎着要结婚的事情,居然要轻易的泡汤了,而且还是程雪曼主动提出不结婚的,难道说程雪曼只是因为怀了自己孩子,才想跟自己结婚的吗,她对自己依旧是若即若离,沒有真感情吗,

带着一丝疑问,王宝玉又问道:“雪曼,咱们年龄也都不小了,又相识相知这么多年,早点有个感情归宿,有什么不好呢。”

“你可真烦,孩子刚沒了,我沒心思结婚。”程雪曼道,拉过被子捂住了脸,不想听,

“你爸不也是催着我结婚吗,而且我爹娘也都盼着……”

“哎呀,烦不烦啊,你爹娘的话就是圣旨了,你以后能不能叫爸妈啊,爹啊娘的叫,真难听。”程雪曼不悦的说道,

“雪曼,咱们讨论的是结婚的事情,不是老人。”王宝玉脸立刻拉了下來,老子可以迁就你,但你不能拿我爹娘说事儿,

“暂时不结婚。”程雪曼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老子正好也不想结婚呢,想到这里,王宝玉突然感到一身轻松,他娘的,这段时间为了孩子,生活的谨小慎微,也真是够憋屈的了,

就在第二天下班,王宝玉想去接程雪曼的时候,程雪曼却主动提出,不去王宝玉家住了,原因很简单,自己想单独静一静,尽快走出失去孩子的阴影,

不去拉倒,王宝玉听着來气,也就索性不管了,沒过几天,吕云天就走了,又留下了李可人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养儿防老这句老话,在李可人身上一点体现都沒有,李可人明显憔悴了许多,一连几天都关在屋里埋头作画,但是一副满意作品都沒有,每次王宝玉进去,都看见地上一堆废纸,

王宝玉也沒有过多安慰,李可人这种情况最需要的就是时间的调剂,再说她性情开朗,思想单纯,想必很快就能走出阴影,

程雪曼也是一连几天沒有任何消息,开始王宝玉还跟她赌气,也不主动联系,但想到程雪曼这几天一定生活的很不容易,王宝玉还是厚着脸皮打去电话,想要约她出來玩,散散心,手机打不通,打到单位一打听,说程雪曼已经请假了,过几天才能來,

大概心里难过,回家了吧,这么想着,王宝玉打电话给马晓丽,马晓丽说程雪曼并沒有回家,而且,马晓丽说,程雪曼跟程国栋表示,孩子沒了,暂时不考虑跟王宝玉结婚,

请假去哪了,怎么也不跟老子说一声,难道说孩子沒了,感情也沒了吗,王宝玉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晓丽姐,孩子是意外流产的,我们感情沒有问題。”王宝玉解释道,也想通过马晓丽将自己的心里话传递给程国栋,自己是个有担当的爷们,

“难为你了,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雪曼的心情好像挺好,难得又叫我妈了呢,大概也是因为有过孩子的原因吧。”马晓丽说道,

“……”

王宝玉很是无语,程雪曼到底在搞什么把戏,难得就是在惩罚自己吗,单独去小饭店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的开车回家,到了家门口,却不想进去,王宝玉的心情很纠结,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跟程雪曼的这份感情,

无聊打开车上的收音机,听着忧伤的歌曲,越听心情越烦躁,正想关了收音机的时候,突然,音乐声停止了,里面传來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男人,软了怎么办,爱妻无法满足,是做男人的悲哀,服用根红丸,让你做坚挺男人,夜夜春宵,根红丸,主治**早泄短小不举,男人的瑰宝,女人的惊呼。”

他娘的,居然是卖性-药的,说得这么神乎其神,难道说比老子的春哥丸还好使,王宝玉总觉得这个女孩子的声音听起來耳熟,一时间又想不起來,

“大家好,我是娇娇,欢迎做客根红丸两性知识讲座节目。”

哈哈,还真是传呼台的那个娇娇,怎么不在传呼台干了,转行开始卖药了,王宝玉顿感精神一振,觉得很有意思,便开始听下去,

不过,听着听着,王宝玉就觉得不对劲了,这是卖什么药啊,说得都是不堪入耳的话语,就是诱惑那方面不行的男人买药治疗下面的东西,肯定是骗子,

王宝玉拿起手机,按照收音机里的400免费电话,拨打了过去,很快就接通了,一个女孩子甜甜的说道:“先生,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王宝玉听出來是娇娇,先是一愣,收音机里明明她还在主持节目呢,不过,王宝玉很快就明白了,这分明就是录播,里面所谓的病人咨询电话,也是假的,

“老子下面不行了,你们的根红丸能治吗。”王宝玉捏着嗓子道,

“沒问題的,只需要六个疗程,一定能让您彻底康复。”娇娇道,

“不好使咋办。”

“无效退货退款,我们的药,有效率百分之百。”娇娇夸张的说道,

“那就给我运一卡车來。”王宝玉道,

“先生,我们为病人负责,只允许买最多六个疗程。”娇娇不满道,知道这是拿她开玩笑,

“如果,我吃药后,将裤衩顶出个窟窿來,你们负责赔付吗。”王宝玉恢复了声音,开玩笑道,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沒过一会儿,一个固定电话就打了进來,王宝玉接起來一听,正是娇娇,

“王哥,怎么是你啊。”娇娇小声道,

“娇娇,你怎么开始学会骗人了。”王宝玉不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