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26 乾为天

1326 乾为天

也不知道折腾了几次,反正天已经大亮,两个人依旧精神饱满,斗争昂扬,王宝玉很享受,也很惊讶,完全不明白初经人事的娇娇,为什么如此的疯狂,

后來,王宝玉还是知道了实情,娇娇从非法广播台出來的时候,拿了两粒根红丸,总说这些诱惑别人的话语,娇娇自己也被诱惑了,

一觉醒來之后,娇娇看着王宝玉,很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这个男人,便将那个假药吃了,其中这种药里面,就是有些催情的成分,因此,娇娇才真是欲-火难忍,

事后,王宝玉觉得挺尴尬,自己说得像是君子,行的却是小人的事儿,

“王哥,对不起。”娇娇尴尬的一再向王宝玉道歉,好像自己把王宝玉给欺负了似的,

“我也沒吃亏,你还好吧。”王宝玉小心的问道,

“比我想象的还美妙。”娇娇满不在乎,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反正一切已经发生了,就不用过多解释,两个人穿好衣服,洗漱干净,吃了早餐后,王宝玉便开车带着娇娇來到了葡萄园,

葡萄园里也有一个酒店,只是平时沒怎么有人來,一进大厅,就看见服务员们已经排成一行,正在接受领班的训话,

上次來喝酒,王宝玉就见过这些人陪酒,他说啥也不会让娇娇也做这个,那无异于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徐彪正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们,进屋后,徐彪先是给王宝玉扔过來一支烟,随后,又仔细打量娇娇,满意的点头笑问道:“兄弟,你这个朋友长得还挺漂亮的,跟你啥关系啊。”

“就是朋友。”王宝玉连忙解释道,又说:“她声音好,文笔也不错,曾经在传呼台干过。”

王宝玉想表达,这样的女孩子,是不能当服务员的,徐彪很快听出了王宝玉的意思,呵呵笑问娇娇:“你叫什么名字。”

“鲁娇娇。”

“以后,你就当我的秘书吧,一个月三千,包吃住,旁边的那个屋子给你用。”徐彪拍板道,他做事儿的风格,那就是从來不用跟股东商量,

“徐总,谢谢你。”娇娇高兴的说道,工资不低,而且吃喝不愁,工资全都能攒下,值得炫耀的是,自己竟然还有了体面的办公室,这确实是一份好工作,

“不用叫徐总,听着别扭,就叫徐哥。”徐彪摆手道,

“嗯,徐哥,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娇娇道,

“给你钥匙,自己去收拾屋子吧,我还有话给我兄弟唠。”徐彪道,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了娇娇,

娇娇拿着钥匙走了,去旁边打开了屋子,一看里面的情形,她顿时就高兴的跳了起來,屋子是套间的,足有二百平,里间居然有床,还能洗澡,屋子也非常的干净,

娇娇兴奋的在屋子里跑來跑去,沒多会眼眶就湿润了,自己就是运气,碰到了像王哥这么好的人,否则哪能活的这么滋润,想着想着,娇娇又笑了,乐颠的去收拾自己的小天地,

其实,徐彪的酒店,压根就沒有多少人來,所以,空闲的屋子蛮多的,也不差给娇娇一个用,

娇娇出去后,徐彪犹豫的说道:“兄弟,我还有一个项目,已经搞了好几年了,你帮我测测,这个项目能不能成。”

刚求徐彪办了事儿,王宝玉当然不能拒绝,又拿出了拿三枚铜钱,徐彪无比虔诚的摇了一卦,是《乾为天》纯阳之卦,

王宝玉掐着手指算了半天,摇头道:“大哥,你的这个项目,卦上并沒有预测结果,我实在不好说。”

王宝玉并非搪塞徐彪,而是他确实在卦上沒看出什么來,天干地支年月日时匹配六爻,竟然出奇意外的达成了一种极致的平衡,这是算卦以來,从沒有见过的奇特卦象,

徐彪有些失望,又问道:“兄弟,从卦上,你能看出來什么,不妨跟大哥实话实说。”

王宝玉琢磨了一会儿,说道:“这个卦象上显示,这个项目好像并不是商业项目,似乎在制造一个金属的,圆形的东西,看起來很完美,有夺天地造化的意思。”

说完这些,王宝玉不禁也哑然失笑,乾为天,为圆形,为金属,为完美,自己是顺着杆爬,乱说而已,

“兄弟,那究竟是成还是不成啊。”徐彪焦急的问道,

“乾为天是卦首,有道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代表了大哥你坚定的决心,卦象成与不成大概也阻挡不了你继续吧。”王宝玉笑着反问道,

徐彪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我在这上面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虽然至今毫无成果,但我也绝不会轻易放弃。”

“虽然不知道为何物,但是我很佩服大哥。”王宝玉由衷的说道,自己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徐彪如此忧郁而又坚定的眼神,看來人都有多面性,

徐彪摇摇头,又问道:“兄弟,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神吗。”

“不信。”王宝玉摇头道,

“难道你从來沒遇到那种难以解释的事情吗。”徐彪又问,

说到这块,王宝玉觉得难以解释的,那就是算卦有时候很准,如果说最难以解释的,那就是他遇到过诸葛春,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奇人,让他搞不清是真是假,甚至搞不清是否真有这个人的存在,

王宝玉点头道:“好像也有些事儿,想不明白,也无法用科学來解释,但是鬼神之说过于离奇,我沒法证实,也就无法相信。”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信任你吗。”徐彪问的很委婉,其实就是说,想要结交老子的人很多,但老子为啥偏偏这么抬举你,

这么一问,王宝玉还有些发愣,是啊,自己初來乍到,当初也不过是黑店巧遇而已,徐彪竟也像侯四一般,视自己如兄弟,还真是有些意外,“愿闻其详。”

“我经常做一个梦,梦见我是西楚霸王项羽,你也经常出现在我身边,就是我身边的亚父范增,你对我苦苦哀劝,但我最终沒有听你的话,结果才有了垓下之败,自刎于乌江,醒來之后,我的心都还在疼。”徐彪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