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27 时光机

1327 时光机

如果换做别人,王宝玉肯定会笑出声来,这也太扯了,徐彪是项羽,自己是谋士亚父,嗯,听起来不错,至少表示自己曾经是一个大人物。

王宝玉只是哦了一声,没敢说话,使劲绷着脸,怕自己会突然笑喷。

“因为这个梦境的困扰,眼前总出现虞姬为我自杀的场景,所以,虞姬就一直活在我脑海里,以至于我对现在的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徐彪接着说道。

“大哥,梦是思想的产物,是现实的折射,这个不能当真吧?”王宝玉好意提醒道,他多了一份担心,当初吴丽婉有虚构症,是个精神病,徐彪别也有这方面的毛病。

“很多人都以为大哥身体有毛病,只是面对其他女人的时候,我眼前总是晃动虞姬凄楚的眼神。”徐彪动情的说道。

“大哥,咱总不能让梦耽误一辈子吧?”王宝玉好言劝道,有钱有闲的人如果没有美女相伴,那还有啥意思?

“可是,每次这梦都很清晰,挥之不去。”徐彪黯然道。

“也许是儿时观看的戏剧表演或者电影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说不准。”王宝玉提醒道。

“心理医生也这么说过,可是我却一点印象没有。后来也做过多次全面体检,也没现什么病情。反正心里感觉挺苦恼的,走不出梦境也不是好事儿。”徐彪说道。

“如果你相信弟弟,我就给你画一道解梦的符,带上之后,兴许有帮助。”王宝玉道。

徐彪摆了摆手,又抱拳道:“谢谢兄弟,但是我想留着这个梦,这梦让我感觉自己曾经是一个英雄。”

“这个梦不是一直让大哥觉得很苦恼吗?”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也正是这个梦注定了我今生的奋斗方向,我一定要像项羽一样,成为一个真正的英雄。”徐彪激动的说道。

“大哥现在也是一个英雄。”王宝玉违心的恭维道。

“不是,平常人一个。”徐彪苦笑了下说道。

王宝玉无语,徐彪确实太另类了,一个黑社会老大,居然靠着一个梦来维系自己的英雄形象,听所未闻。

“我是项羽,你是亚父,咱们也不是外人,这件事儿我就不瞒你了。”徐彪道,起身招呼王宝玉跟他一起走。

“大哥真是抬举我了。”

“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就叫你亚父吧!”徐彪一脸真诚。

“不能!”王宝玉急忙叫停,一个老男人叫自己亚父,真是别扭,“大哥永远是我心中的大哥,这个啥时候都不能乱。”

“那好吧,兄弟,你先请!”

“还是大哥先请!”

“咱们一起!”

王宝玉已经意识道,徐彪不光其人匪夷所思,做的事儿指定不同寻常,他狐疑的跟着徐彪,下了楼梯,来到一楼一处看似很普通的房间槿月流年全文阅读。

进屋后,徐彪搬开穿衣柜,然后摸到墙壁上的一个按钮,只见中间的地面,突然凭空落了下去,出现了一处向下而去的楼梯。

“徐大哥,这是去江湖兄弟聚会的地方吗?”王宝玉问道,他记得恒通宾馆的地下室,就是侯四黑帮开会的场所,想必徐彪也会有这种地方。难不成徐彪也想跟自己结拜成兄弟?

“干嘛要跑到地下去聚会,呵呵,跟我来吧!”徐彪笑道,率先沿着台下大步走了下去。

王宝玉紧紧跟随,只见楼梯周围都按着小灯泡,四周墙壁光滑,倒像是精心处理过一样,向下走了足有五十米,才被一扇铁门给挡住了。

此时,王宝玉已经意识道,这个地方绝对不是普通的地下室,肯定是一处非常特别的所在。

铁门是密码门,徐彪飞快的按下一组密码,铁门打开,出现了一条玻璃通道,同样安装着射灯,放眼望去,通道四周,还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

走到前面,又是一道铁门,还是有密码的,当徐彪再次打开后,眼前的景象真的把王宝玉给惊呆了。

足有两千平米的屋子里,灯火通明,四周一圈大型计算机。中间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金属,目测直径得有十米。上面同样刻着古怪的花纹,而且,似乎像是能够转动的样子。四周是玻璃隔断,六七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正在电脑前忙碌着,一幅全神贯注的样子。

这应该是个科研基地,还真看不出来,徐彪竟然还从事科技开,而且有一处如此隐秘的地方。

徐彪就近找了两把转椅,让王宝玉坐下,指着那个圆形金属说道:“兄弟,这就是你算出来那个物件。”

王宝玉双眼放光,无比好奇的问道:“大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这个叫做时光机,为了搞这个东西,我几乎将所有的积蓄都投入在里面。”徐彪道。

我操!时光机?不会是跟机器猫借的吧?王宝玉听着迷糊,不解的又问:“大哥,时光机是干什么的?”

“简单说来,就是说能够穿越时光,回到过去,或者到未来。”徐彪道。

我你算了!王宝玉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这绝对乎了他的想象范围,徐彪搞得这项研究,那可是世界顶尖的科学,当然,王宝玉不相信会有穿越时光的东西,那只存在于穿越小说的意**里。

“这不可能吧?现在怎么样,成了没有?”王宝玉问道。

“还没成!”徐彪道,又喊了一声:“吴博士,你过来一下。”

坐在一个大个电脑跟前的一名中年人,闻声走了过来,恭敬道:“老大,有什么吩咐?”

“你给我这个兄弟讲讲,时光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徐彪吩咐道。

“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间同样是一种物质,当一个物体接近或者过光的时候,就能够让时间产生弯曲,那就能够控制时间,回到过去,或者达到未来。”吴博士满眼兴奋的解释道。

如果说无相是个狂热的邪教分子,眼前的这个人无疑就是科学的狂人,王宝玉听得是云里雾里,还是不敢相信的又问:“吴博士,那现在到了什么阶段了?”

“这几天已经有了一些新的突破。”吴博士含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