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44 哪个王书记

1344 哪个王书记

“我们错了,我们检讨!”严局长额角冒汗的连声道歉。

“大姐,你终于来了。”王宝玉看见了李可人,既感动又酸楚,为了能确保自己出去,王宝玉酝酿了下情绪,使劲一挤,两滴眼泪就可怜兮兮的流了出来。

“瞧你们,把孩子难为成啥样了。”李可人又心疼又生气,一把拉过王宝玉的同时,随手将一个钢笔水瓶,扔在了严局长的身上。

钢笔水瓶没盖严,立刻碳素墨水就染了严局长的衣服,啪嗒一声落在地上,裤子鞋子都弄脏了,可严局长依旧不敢动,还是不住的道歉。

“小孩,你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打你了?”李可人看着王宝玉有点发青的眼圈,心疼的问道。

“不是他们打的,是跟城管打架的时候碰到的。”王宝玉说道。

“这么不小心,以后再不许跟人打架!”李可人嗔道。

“我一定记住了。”王宝玉道。

“走吧!你给我记住了,下次再难为这小孩,就是难为我,跟你们没完。”李可人厉声道。

严局长点头如捣蒜,眼神惊恐,直到李可人跟王宝玉出去了,他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这个王宝玉什么人物?仇家多,后台也多,哎。”严局长眼神空洞的自言自语。

重见天日,被阳光一晒,王宝玉觉得霉运尽去,又恢复了活力,跟李可人上了车,王宝玉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大姐,为什么严局长那么怕你啊?”

李可人叹了口气,头一次在王宝玉的腿上掐了一下,埋怨王宝玉惹事,还是道出了实情。

原来,李可人的老公公,也就是吕云天的爷爷,曾是某军区的司令员,这么大的官,连省领导都必须给面子,何况是市级领导。

公婆对李可人的印象都非常好,也埋怨儿子不珍惜这段婚姻,只是无力改变两个人的关系,平时没事儿,李可人很少跟他们走动,毕竟说不准哪天就离婚了,但是为了王宝玉,李可人还是两次动用了这层关系。

“他娘的,怪不得这帮孙子吓得要死呢!大姐,真没想到你后台这么硬实!”王宝玉听了之后,觉得很过瘾,不禁兴奋的说道。

“小孩,我父母早就过世了,亲戚关系都没法指望。天天他爸这边肯定是要跟我离婚的,你以后千万别惹事了,再说他爷爷退了,这一次的事情都办的有些勉强。”李可人提醒有点得意忘形的王宝玉妖刀纪。

“难为你了大姐,辛辛苦苦替吕家养大了孩子,倒让那个小洋妞得了便宜。”王宝玉故作愤慨道。

“小狐狸精!天天爷爷奶奶可说了,吕家到什么时候都只认我这个儿媳!她要是让我家天天受一点委屈,我可不依!”李可人愤愤的说道。

“嘿嘿,天天才不会让自己吃亏呢。”

“起码至今还没有,倒是你,天天让我操心!我这几天什么创作灵感都没有!作为一名艺术家,如果没有创作环境,就等于鱼儿离开海洋,花儿没有太阳!”李可人不满的嘟囔道。

“放心吧!大姐,以后不会再给你添麻烦。”王宝玉拍着胸脯道,这也是他的心里话,经历了这么多事儿,自己也应该成熟起来了。

“这一次是公安局故意找我的茬。”王宝玉又补充了一句。

“小孩,你怎么得罪了上面的王书记?”李可人突然问道。

王宝玉一愣,很不解的问道:“哪个王书记啊?”

“就是主管政法的那个王书记啊?严局长在我的逼问下,不得已才说出来的。”李可人道。

王一夫?当王宝玉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名字,还真是吓了一跳。搞了半天,自己被强行扣上罪名,竟然是王一夫背后的指使,这太出乎王宝玉的想象了。

自己刚来平川市,哪里得罪王一夫了呢?让他能够如此下死手,这是要整死自己啊!王宝玉顿感心中一阵郁闷,难道说是柳河镇的镇长李传宗背后使坏?好像也不太可能,李传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面子?再说唯一的一次冲突就是集体中毒事件,当时也没见王一夫对自己怎样啊!

“到底什么情况?”李可人见王宝玉发愣,忍不住催问道。

“我也不知道。”王宝玉很郁闷,对此,他确实很茫然,但是,有一点他还是清楚的,王一夫作为政法委书记,手中的权利和市里,他是绝对惹不起。

“以后做事儿小心点吧!你啊,四处惹乱子,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再出事儿,怕是大姐也帮不上你。我赌气归赌气,要是真的和天天他爸离了婚,和吕家也没什么关系了。天天他爸怎么说都是吕家的儿子,再让人生气也是亲生骨肉,人家的爸妈怎么可能胳膊肘拐到我这边呢。”李可人叹息着叮嘱道。

“我懂,决不再莽撞行事了。”王宝玉随口应了一句。

“小孩,大姐以前不服老,现在却开始患得患失,是不是真的年纪大了的缘故?”李可人黯然说道。

王宝玉一阵心疼,李可人最近心情很压抑,自己还没怎么好好安慰安慰她,倒是李可人总是替自己操劳,“大姐,五十岁还不到,老啥老啊?这才是焕发艺术魅力的黄金年龄!大姐,我看你瑞气环绕,也就三五年时间吧,必定能成为一代国画大师!”

李可人忍不住笑了,到底是性情单纯之人,脸上的忧虑一扫而光,得意的说道:“我现在就是厚积薄发,等我静下心思,把系列画作完成,到时候大姐就风光了!”

“就是,到时候一群小白脸围着你转!”

“后悔死天天他爸!”

回家休息了一天,王宝玉心里越想越憋闷,王一夫下手也太狠了,这他娘的绝对是滥用职权,可是,自己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一个小小的招生办主任,上面又没有关系,怎么能跟堂堂的政法委书记抗衡呢!

还是那句老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王宝玉是记了王一夫的仇,只待有机会,他会毫不留情的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