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45 粉红色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345 粉红色

休整一晚之后,第二天,王宝玉去上班,刚到教育局的大门口,看门的老赵头就拦住了他,将一份信交给他,说一个中年男人,指名道姓说这封信一定给招生办的王主任。

王宝玉接过信,放进包里,一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遇到的同事还都是蛮客气的,甄优美还问他为什么这几天没来,王宝玉推说家里有事儿,看样子,自己进班房的事情并没有传播出去,大家还都不知道。

王宝玉乐见这种情况,不管怎么说,在班房里呆了三天,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反而是一个污点,他也想隐约明白了,王一夫这么做的原因,多半还是想将自己在招生办主任的位置上拉下来。

代萌昨天就来上班了,没见到王宝玉,她也挺奇怪的,王宝玉当然不会跟她说实情,随便找了个理由支吾了过去。

“撒谎,你看你脸上的伤还没好呢,不定去哪里打架了!”代萌幸灾乐祸的说道。

“嘿嘿,我不在办公室,你正好可以偷懒。”王宝玉笑道。

“才不是!网站进度挺快,他们都懒得管,就我一个人孤军奋战!有些问题我都先记下来了,还得等你拿主意。”代萌不满的说道。

“辛苦了,对了呆萌,脚脖子好了吗?要不再在家多休息几天吧。”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哼,回家也得被你们打电话催回来。幸亏我爷爷的正骨手法一流,现在基本好利索了。你瞧,没有一点问题。”代萌得意的说道,还在地上走了两步。

“嘿嘿!这么说,又可以去凤凰山寻宝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下次不跟你去,你不是处男。”代萌翻着眼皮道。

“你怎么知道的啊?”王宝玉问。

“那东西都黑了。”代萌随口道,说完粉脸就羞红了,她说得当然是王宝玉下面的家伙。

“处男是什么颜色的?”王宝玉还真有点好奇。

“粉红色!”代萌的脖子都羞红了。

“你咋知道的?”王宝玉忍住笑问道。

“书上都是这么写的,这是基本常识!”代萌红着脸说道。

“哈哈!学习蛮认真的嘛!可惜我没看见你的颜色,隐约记得是毛发稀疏。”王宝玉坏笑连连,代萌恼羞的就把一个本子冲着王宝玉就丢了过来,“去死!”

“呆萌小姐,我还有个疑问,下次你再去的时候怎么检验对方是不是处男呢?不会是找个僻静地验身吧?”王宝玉笑的接不上气。

“你还说!”代萌恼羞的直接扑过来对着王宝玉打了几拳。

开了一顿玩笑,王宝玉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他从包里拿出那封信,慢腾腾的拆开,不用看就能猜到,肯定是检举招生违规的举报信。

这种信平时也有,事情不大的都交给甄优美处理了,但是,这封信明显不同,王宝玉看完之后,一阵眉头紧皱,神情格外的凝重起来。

“领导,发生什么事儿了?”代萌好事儿的凑过来问道。

“有人举报步云培训收取考生家长内部生费用,说有关系能保证孩子上大学。”王宝玉道。

“这种事儿哪个培训机构都有,没点关系能开高考辅导班?”代萌不解道。

“可是这次不同,举报信上说,步云培训一次就收取了三十六名考生的费用,每人六到十万不等,涉及金额高达到四百万。”王宝玉道。

“哇!四百万!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代萌惊呼道,激动之下,钢笔在手上猛转了一圈,几滴钢笔水立刻甩在脸上,她羞恼的使劲揉着,下巴一片墨黑色,赶紧跑出去洗脸。

王宝玉马上叫来甄优美询问情况,甄优美听后也是一愣,纳闷的说道:“步云培训可是咱们平川市最大的非官方教育培训机构,每年都受到表彰,他们平时也赚了不少钱,为什么还要偷着搞这个呢!”

“这个来钱多快啊!生意人没几个嫌钱多的。”王宝道,又问:“他们是怎么向各大学校输送生源的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步云培训的总经理叫做贲步云,据说此人手眼通天,不但跟市领导有关系,跟很多学校都有合作关系。”甄优美道。

“最终的招生结果不还是要咱们审核吗?”王宝玉问。

“当然,招生办不同意,谁也进不了大学。”甄优美自得的说道,一看王宝玉脸色不好,又解释道:“上头压下来的任务,咱们也没办法。”

王宝玉不理解的是,如果贲步云想搞这些把戏,至少也要先找自己溜须拍马,对方竟然不搭不理,要不是举报信到手,王宝玉还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呢!神不知鬼不觉的,贲步云擅自做了这件事,看来此人背后的势力,确实不容小觑。

面对这样的一封举报信,不管其中的真实性有几分,王宝玉都不敢置之不理,他立刻拿着举报信找到了常务副局长郭函。

郭函看了后,立刻勃然大怒,将桌子拍的震天响,口中骂个不停。郭函气呼呼的背着手在屋里踱了好几圈,然后打电话向局长杨木说了此事,杨木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就此事召开了教育局内部会议。

因为涉及招生机构的违纪问题,参会的不光有局长杨木、常务副局长郭函和王宝玉等人,还有教育局监察处的处长梁倾岩。

梁倾岩四十多岁,脸上如刀削一般的轮廓分明,眼神犀利,一看就不是善茬,平时见了王宝玉,也不怎么说话,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王宝玉搞机房占用了会议室,而新建的会议室,则占用了他们监察处的两间屋子。

王宝玉简单汇报了下举报信的内容,会议室里的人脸色大都铁青,气氛十分压抑,唯独梁倾岩神情淡然,司空见惯的样子。

“梁处长,有人举报步云培训擅自收取考生内招费,咱们监察处事先有所察觉吗?”杨木表情凝重的问道。

“这种举报信很多,其中不乏有狭私报复、胡乱猜疑的,单凭一封信,还不能证明步云培训确实存在违法行为,我们需要进一步的举证调查。”梁倾岩不以为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