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46 绑了

1346 绑了

“信上说得很清楚,涉及金额也不是小数,我想,绝对不是空穴來风,无中生有,即使和最终事实有一定的出入,我们作为教育部门也不能置之不理啊。”王宝玉插嘴道,

“匿名信,一般我们都不予理睬,王主任该不是又为了急于出工作成绩,想拿招生机构开刀吧,我看用不了两年,王主任都能进市委常委了。”梁倾岩冷声讽刺道,

“梁处长,管好自己的嘴。”沒等王宝玉恼羞的开口反驳,郭函先不高兴的提醒道,

“我说的沒毛病,步云培训可是咱平川最大的教育培训机构,马上就要高考了,现在去调查,肯定影响不小,且不说让这些培训机构寒心,参加培训的学生情绪也需要稳定。”梁倾岩固执的说道,

“我个人意见,这件事儿绝对不能不了了之,一旦查出问題,功劳可以给梁处长,本人不稀罕。”王宝玉道,

“我可不敢贪功,监察处就是得罪人的地方,哪敢跟招生办比啊。”梁倾岩冷嘲热讽,听起來挺刺耳,

“你不光是不敢比,还不敢办呢,前怕狼后怕虎的,真不知道你们都是干啥吃的。”王宝玉恼火的说道,

“都别吵了,我跟郭局长的意见一致,马上成立调查步云培训的专案组,由梁处长牵头,招生办配合,对步云培训展开全面调查。”杨木拍板定夺,不容置疑,

“我执行领导的安排,王主任,咱们什么时候下去啊。”梁倾岩轻笑道,

“我这边工作忙,沒工夫,让甄副主任陪你下去吧。”王宝玉皱眉道,不愿意搭理梁倾岩,后來,从甄优美那里得知,梁倾岩看不上王宝玉,不光是因为办公室的事儿,局里原本有风声让梁倾岩当招生办主任的,结果还是被王宝玉给抢了,

“那就马上行动,一周内汇报调查的结果。”郭函下了死令,

回到办公室里,甄优美犹豫的來了,寒着脸道:“领导,不能安排个别人去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宝玉不悦的问道,

“这要是调查不出结果,可是要把贲步云给得罪了。”甄优美道,看起來她是不想得罪人,

“优美姐,我们是官,岂有怕下属的道理,他贲步云不就是一个培训机构的头嘛,他就是喝了猴尿也翻不到天上去。”王宝玉生气道,心中对甄优美生出了鄙夷,这娘们儿一直当副主任,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抱着老好人的的心态做事,

“那,我就跟着去吧。”甄优美见王宝玉不高兴,只能勉强答应了,

“我也想跟着去。”代萌不知死活的插嘴道,

“老实呆着吧,别啥都跟着掺和。”王宝玉冷脸道,

“让代萌下去锻炼锻炼也好。”甄优美也附和道,多个人就能少分担当,

“那招生网站谁管,这边活都堆成山了。”王宝玉黑着脸说道,

代萌自讨了个沒趣,也不敢再说话了,

三天之后,甄优美就回來了,说调查已经结束,步云培训并不存在非法收取内招费的问題,学校秩序井然,账目清晰,询问在那里学习的学生和家长,也都说沒有这回事儿,

“看來这封信是诬告了。”王宝玉疑惑的问道,

“看着人家发财眼红呗。”甄优美含糊的说道,

“那你看着我当主任是不是也眼红。”王宝玉很不高兴这种唯心推理,

“领导,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甄优美道,

“怕什么,一切不是有我顶着吗。”王宝玉道,看出來甄优美有隐情未报,

“我和梁处长去了之后,是贲步云亲自接待的,他倒是积极主动的配合调查,员工都很客气,只是我感觉,调查的过于顺利,账目太清楚,而且里面的人都是统一口径,好像是事先听到了风声。”甄优美犹豫的说出了实情,

有人通风报信是可能的,可是梁倾岩也不能看不出來啊,王宝玉又问:“梁处长去了之后,怎么个表现。”

“他倒是板着个脸,查的很认真,甚至贲步云请吃饭都沒去。”甄优美道,

梁倾岩越是这样,王宝玉就越觉得可疑,说不准这就是梁倾岩故意做给甄优美等人看的,王宝玉摆手道:“优美姐,你先回去吧,辛苦你了。”

甄优美走了之后,王宝玉苦思冥想,琢磨是继续调查,还是就此偃旗息鼓,这时,侧耳偷听的代萌又发言了,

“要我说,这件事儿既然监察处已经去了,你就别费心了,瞧你的脸皱的,像个小老头。”代萌眨着眼睛笑道,

“不行,步云培训一定有事儿,即便沒查出來内部招生费的问題,也应该查出一些小问題,绝不应该空手而归。”王宝玉坚持道,

“这个步云培训真倒霉,让领导给盯上了。”代萌笑道,

“我跟他又沒仇,盯人家干嘛,但是现在培训市场一片混乱,及时矫正一下也是对广大考生负责。”王宝玉皱眉道,

“那你下一步想干什么啊。”代萌饶有兴致的问,

“别跟别人说,我准备找人把贲步云绑了,施以酷刑,他肯定会招的。”王宝玉小声的说道,

“开,开玩笑。”代萌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

“那你说能咋办,高考在即,不得不采用些非常手段,你放心,我那几个铁哥们对我都是忠心耿耿。”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不会吧,领导,这可是犯法的。”代萌差点惊掉了下巴,不敢相信,

“沒事儿,只要不留下伤痕,公安局那边也沒撤,到时候咱來个死不认账,还拿到足够证据,整不死他才怪。”王宝玉神神秘秘的说道,

“谁跟你论咱啊,这也太疯狂了,王宝玉,要干你干,当我从來沒听过。”代萌慌忙摆手,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表示不想扯上关联,

“嘿嘿,说你呆你还不承认,我会那么傻吗。”王宝玉撑不住笑了,觉得代萌刚才的表情,确实很萌很傻很天真很好玩,

“坏男人,一肚子坏水。”代萌知道上了当,懊恼的瞪了王宝玉一眼,又使劲呸了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