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47 高福尔被打

1347 高福尔被打

下班后,王宝玉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驱车去了猴子和高福尔开办的“金榜高考集训营”,猴子租的这个地方,位置很偏,里面的空间也不大,一百多平的样子,但还是能看到隔开的几个屋里,有学生在认真的听老师讲课,

“宝玉,你咋來了。”猴子惊喜的上前问道,

“就是过來看看,老高呢。”王宝玉问道,

“他出去发单子了,小门小户的打不起广告,只能靠人勤快点儿。”猴子道,

“现在的收入怎么样。”王宝玉关心的问道,

“嘿嘿,比以前那可是强多了,这个月赚了八千多,照这么发展下去,月入万元不是问題。”猴子满意的说道,

王宝玉笑了笑,问道:“有沒有家长询问内部生的问題。”

猴子沒隐瞒的说:“很多家长都问,咱们这里不搞这个,全靠老师给讲解押題。”

“了解步云培训吗。”王宝玉问道,

“当然,步云是全市最大高考培训辅导机构,学生拿着钱都不容易进去,咱这里就是捡人家的剩儿。”猴子无比羡慕的说道,

“有沒有人说步云培训搞内部生收费。”王宝玉问道,

“宝玉,你想调查步云。”猴子警惕的问道,

“不可以吗。”王宝玉感觉猴子话里有话,反问道,

“据说贲步云跟市领导的交情都不浅,领导的孩子都去他那里辅导,上大学基本上都是有一个保一个,他可是不好招惹的。”猴子道,

“老子才不怕他呢。”王宝玉不屑道,

“昨天在这里辅导的一个学生就去了步云那里,那个家长说,在步云交八万,就能保证上平川理工大学,交十万就能上平川大学,消息一传出來,又有几个学生家长动了心思,可能过几天也会走。”猴子道,

“有那个家长的联系方式吗,我想找他问问。”王宝玉不悦问道,看來举报信说得不虚,梁倾岩等人只是去走了个过场,

“宝玉,不是我不给你联系方式,你问了也是白问。”猴子急道,

“怎么回事儿。”

“如果上不了,步云是给退钱的,现在的家长都望子成龙,在高考沒结束之前,谁也不肯说自己拿了钱,这是要影响自己孩子上学的。”猴子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即使我打电话问了他,他也不会告诉我实情。”王宝玉皱眉道,

“那当然。”

“那他怎么会告诉你。”

“人家和我也不会明说,只是被我问的紧,吭吭哧哧的说了些暗示而已,但任谁都能听明白。”猴子说道,

王宝玉终于明白了,非法招生能够大行其道,还是跟家长的心理有关系,拿了钱就能上大学,上不了大学还能退钱,简直就是旱涝保丰收,有这种好事儿,为什么要检举收钱的人呢,再者说,一旦上了大学,更不能检举收钱的人,那结果岂不是要连累了自家的孩子,

事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找不到证人,就不能将步云培训怎么样,可是,王宝玉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虽然家长跟非法招生机构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这对那些苦读的穷学生,是绝对不公平的,他们甚至连上辅导班的钱都沒有,只能秉灯夜读,遇到不会的问題也只能课间问老师,假如这种学生因为不公平制度与大学失之交臂,悔恨的又岂止是他们本人,

“宝玉,咱们是老同学,我劝你一句,你刚当上招生办主任,这件事儿还是不要管了,会连累你的,就算是要管,也得等自己根基稳了再说。”猴子善意的提醒道,

“不管,岂不是白戴了头上的乌纱帽,行了,不难为你,我自己想办法吧。”王宝玉很不高兴,

“乌纱帽也得先保住才行,要沒了这顶帽子,以后我们有困难找谁去啊。”猴子开着玩笑说道,

“我又不是专门为你们服务的。”王宝玉恼了,起身就要走,

猴子觉得挺尴尬,还是觉得心里过不去,找到了那名家长的电话要给王宝玉,王宝玉沒要,他知道冒失打电话约这个家长,不但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还可能还会打草惊蛇,适得其反,

又过了两天,对于如何调查步云培训的事儿,王宝玉还是一筹莫展,沒有良策,如果能找到写举报信的人就好了,此人一定会了解步云的很多内幕,但这是不可能的,此人不留名字,摆明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谁,

于此同时,监察处长梁倾岩已经把调查结果报给了郭函,郭函虽然对此半信半疑,但查不到证据,也只能将这件事儿暂时放下,

就在王宝玉也想暂时放下调查步云培训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却突然发生了,

“宝玉,忙着哪。”猴子讪笑着打來电话,

“不好好的开培训班赚黑心钱,打电话干嘛。”王宝玉不满意上次猴子的表现,口气也不好听,

“嘿嘿,我也是为你好。”猴子更加尴尬了,

“沒事儿我先挂了,忙着呢。”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有事儿,宝玉,你能不能再借给我点钱。”猴子鼓足勇气,难为情的小声问道,

“怎么了。”王宝玉有点儿不高兴,自己又不是开银行的,哪有那么多钱借给别人啊,甚至王宝玉此刻都有些后悔,天下乌鸦一般黑,猴子和高福尔文化水平都不怎么高,也不知道能把培训班办成啥样,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不该答应他们,

“宝玉,你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是高福尔被人打伤了,正在医院抢救,宝玉,救救他吧,等我手头有钱了,一定还给你。”猴子用哀求的口吻道,

“怎么回事儿,谁打的啊。”王宝玉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你就再帮帮我们吧,你要不伸手的话,老高不死也得落个残疾。”猴子声音都有些哽咽,

“我马上过去。”王宝玉放下电话,立刻取了两万块钱,按照猴子所说,來到平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急火火的乘坐电梯來到四楼,只见猴子正等在手术室的门口,神情紧张,焦急的直搓手,

“两万够不够。”王宝玉从包里拿出钱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