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49 不许动

1349 不许动

好言安慰了高福尔几句后,王宝玉就开车去上班了。(/ )

高福尔的事情,让王宝玉真正意识道,步云培训确实很难对付,但是他却咽不下这口气,收取巨额费用,又雇凶打人,步云培训不调查明白,招生问题的黑幕就会一直存在。

“哈哈,玉玲珑又跟人闹绯闻了。”代萌闲来无事,拿来了一份娱乐杂志,看到有趣处,忍不住笑了起来。

“净关心这些没用的,明星不就是靠这些炒作嘛!”王宝玉不悦道,代萌这一笑,把他刚才的思路给打断了。

“嘿嘿,明摆着是谣言,玲珑可是我的偶像。”代萌道。

“呕吐的对象吧!”王宝玉不屑,女孩子真奇怪,都要找一个人崇拜着,就像夏一达崇拜饶安妮一样。改天自己宣传包装一下,也成为她们的偶像。

“你这个人可真没趣,整天在那傻乎乎的想事儿,知不知道一句话,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代萌不高兴的说道。

“庸人也比傻子强。”

“你才是傻子呢!明天我就给这篇文章的作者写信,敢污蔑我偶像,跟他没完。”代萌道。

“吃饱了撑得。难道你不明白,谣言也有用,说不定你偶像还很受用呢!呆萌,你自身条件那么好,应该多把心思用到工作上,我以前的那个秘书就是这样,又聪明又漂亮,还上进。你该向人家学习。”王宝玉鄙夷道。

“切,哪有这样的女孩啊?就知道忽悠人,不搭理你。”话不投机,代萌郁闷道,哪个女孩也不愿意被同性给比下去。

提到谣言,王宝玉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对付步云培训的办法,不禁得意的嘿嘿笑了起来。

“一脸**笑,那个秘书给了你不少好处吧?”代萌看见王宝玉的傻样忍不住嘟囔道。

“错,绝对没有你给的多!我有点事儿先走了,好好工作啊!”王宝玉一脸兴奋的出去准备了。

后半夜两点多,王宝玉悄悄起床下楼,发动车子,直奔步云培训而去。

在离步云培训不远的一处电线杆子,王宝玉小心翼翼的停下车,又静等了十几分钟,确保没有巡逻或者跟踪的,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纸,快速走过去,小心的拿出胶水贴了上去。

为了保险起见,他戴上了橡胶手套,纸上的内容也是用左手写的,虽然潦草,但依旧能看清上面写得是什么。

是什么?当然是一封造谣信,出自王宝玉的手笔。王宝玉在上面写到,步云培训的老总贲步云,持有一份某国的护照,近期不断向国外转移资金,想要出国,永远都不会回来。

王宝玉的用意,就是造成一种贲步云想要携款潜逃的假象,家长们一旦看到了这封信,就会怀疑自己为孩子上大学的事情,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势必会找步云培训要钱。

嘿嘿,明天一早,老子就来这里亲自调查,相信一定会有家长上当的,到时候,步云培训收钱的事儿,就有证据了晚清崛起。

事不宜迟,贴完造谣信之后,王宝玉立刻转身上车,刚刚关上车,就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王宝玉被吓得汗毛直立,冷汗顿时就下来了,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谁,立刻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自己脑袋,接着有人瓮声瓮气的说道:“不许动!”

王宝玉吓得魂都快没了,说道:“这位好汉!咱们素昧平生,各走各路,还请高抬贵手。”

身后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粗声说道:“少废话!兜里的钱都拿出来!”

抢劫的啊?那就好办!王宝玉连忙顺从的将兜里的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背着脸递过去,说道:“好汉,就这些了。”

身后的人不信,粗声道:“就这么点?快脱裤子!我看看你是不是把钱都塞**儿里了?”

啥?王宝玉惊讶之余,也发觉身后这个故意粗着嗓子说话的人声音很熟悉,突然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传来,操,不会是个女人吧?

王宝玉狠狠心,壮着胆子回头看去,一张漂亮的女人脸,正用指关节顶着自己后脑勺,一脸坏笑着看着他。

“白,白牡丹。”王宝玉磕磕巴巴的说道。

“臭小子,瞧你那破胆,还想搞破坏。”白牡丹不屑道,又说:“快开车,咱们找个别的地方聊聊。”

王宝玉虚惊一场,连忙发动车子,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小胡同,停下车,擦着脑门的汗,心有余悸道:“白牡丹,你可吓死我了,差点就得尿裤子。”

“嘿嘿,好久不见,想我了没有?”白牡丹笑道。

“想,想了。”王宝玉勉强道。

“我冒险回去看你和大姐,结果却扑了一个空,还差点被那些臭警察给抓着。”白牡丹哼声道。

“这份情义我领了。白牡丹,你还是小心点吧。”王宝玉终于恢复了平静,劝说道。

“老娘整天刀尖上舔血,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白牡丹满不在乎道。

“你回富宁,不光是为了看我吧?”王宝玉问道。

“当然不是,你有什么好想的。”白牡丹老实道。

“那去干什么啊?”

“唉!我才看到那个邪教头子无相就是我以前的死敌,我想绑架他的瘸腿儿子。”白牡丹叹了一口气,对王宝玉倒也不隐瞒。

“他已经万劫不复了,绑架他儿子干什么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嘿嘿,我想让他儿子跟我一起贩毒,我要让无相生前身后都不得安宁。”白牡丹嘿嘿坏笑,王宝玉明白了,白牡丹这是还记着无相对她的伤害,让他儿子贩毒,就是想让无相的儿子也没有任何好日子过。

“孩子是无辜的,你为什么非要揪着不放呢!”王宝玉皱眉道。

“少管闲事,我不用你教训。”白牡丹狠狠打了一下王宝玉的脑袋,不悦道。

王宝玉不敢乱说话了,要知道,白牡丹这种女人,啥事儿都能干得出来,得罪不起。白牡丹见王宝玉不说话,又好奇的问道:“臭小子,我听说你当上了什么狗屁招生办主任,不好好呆着,又出来贴什么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