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0 飞来艳福

1350 飞来艳福

王宝玉知道跟白牡丹不能隐瞒,便把步云培训的事儿简单说了,白牡丹听了之后笑道:“你这招也挺狠的嘛,人家发财碍着你啥事儿了,至于嘛。”

“沒办法,前几天我的一个朋友,调查他们的时候,居然被打的住院了,这些人,就不能跟他们玩正规的套路,这就是你不仁我不义。”王宝玉道,

“想不想姐姐我替你搞定他。”白牡丹笑嘻嘻的问道,

“可别,弄出人命來可不好整。”王宝玉连忙摆手,

“呵呵,我在你眼里就是杀人魔头吗,实话告诉你,贲步云是我们的客户,改天我帮你出口恶气。”白牡丹道,

“什么。”王宝玉惊呼道,“你是说贲步云也吸毒。”

白牡丹点头道:“现在有钱有势的,不少人都沾染毒品,不仅自己吸食,隔三差五还聚在一起开个party,这似乎成了一种时髦的东西。”

“唉,你还真是害了不少人啊。”王宝玉叹气道,

“哼,少教训我。”白牡丹不满的哼了一声,又厉声吩咐道:“到后座來。”

“干,干什么啊。”王宝玉紧张的问道,

“干你。”白牡丹说得很坚决,

“啥,不行,我现在沒感觉。”王宝玉连连摇头,就想推开车门,

“嘻嘻,就凭你这浪子色心,一会儿就有感觉。”白牡丹笑嘻嘻的凑近王宝玉说道,

“还是不行,我现在很怕你,我在害怕的时候尤其不行。”王宝玉连声道,

“少他娘的废话,快点儿,小心老娘让你横尸车上。”白牡丹伸手就扣住了王宝玉的肩膀,随即,一股剧痛就传來了,

“快松手,我从了你就是。”王宝玉疼的冒汗,只能认命了,

“识趣一点儿,老娘憋坏了,自从跟你那个之后,别的男人老娘就沒兴趣了。”白牡丹松开了王宝玉,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带着些埋怨,

王宝玉只能从两个前座的空隙中,挤到了后面,白牡丹一脸坏笑,百分百是**笑,她吩咐道:“把衣服全脱了。”

“老大,把武器露出來就行了呗。”王宝玉为难的商量道,

“不行,那样我沒感觉,快按照我吩咐的做。”白牡丹说话毫不客气,

王宝玉哭丧着脸,在狭窄的车内脱光了衣服,蜷着腿躺了下來,白牡丹笑道:“臭小子,多日不见,好像白了不少嘛。”

“那也沒你白,你不叫白牡丹嘛。”

“我给你起个代号,就叫白鲶鱼。”

“我可不是小白脸。”

“在男人中,你算是白的了,我喜欢。”白牡丹咯咯的笑道,

“你温柔点啊。”王宝玉难堪的说道,

“沒问題,一定非常温柔的。”白牡丹说着,低头就咬住了王宝玉胸前的小黑点,王宝玉顿时头往后一仰,啊的一声喊了出來,

白牡丹哈哈大笑,很饥渴的摸遍了王宝玉的全身,然后解开上衣,露出丰满挺拔的胸脯,跨趴到王宝玉的身上,轻轻的蹭着,又解开了腰带,褪下裤子,

如此刺激羞辱的场合,王宝玉还是纠

结的行了,他双手被白牡丹钳制住,很快就被征服了,

“喂,只许做,不许亲。”王宝玉提出抗议,

“就亲,就亲。”白牡丹喘息着说道,

“那只许亲脸,不许亲嘴。”

“为什么。”

“你吸毒,别传染我毒瘾。”

“休想,要死一块死。”

“呜呜……”

一顿狂风暴雨般的颠簸,轿车摇晃着,发出了一阵阵吱呀的声音,半个小时后,王宝玉被折腾的上下都吐了,白牡丹才从王宝玉的身上爬下來,心满意足的赞道:“小伙子,功夫不错,老娘要是当上女皇,一定专宠你一人。”

王宝玉虚弱的捂着胸说道:“女皇,小的恭送您。”

“我还沒说要走呢,再來两次。”白牡丹坏笑道,

“要來你自己來,我真不行了。”王宝玉苦巴着脸说道,

“哈哈,傻样。”

白牡丹又强行亲了王宝玉小脸一下后,穿好衣服,推开门就下了车,容光焕发,脚步轻盈,很快就沒了踪影,

王宝玉歇了好一阵子,才慢腾腾的穿上衣服,感觉骨头架子都被白牡丹给折腾散了,照照后视镜,连嘴唇都被咬得青紫,看來,“飞來艳福不是福”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已经是下半夜三点了,王宝玉坚持开车回到了家里,倒头便睡,一觉醒來,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不行,要赶快去步云培训看看情况,想到这里,王宝玉拿起一个李可人送來的馒头,掰开两半,塞了些咸菜,便一边嚼着一边下楼,开车赶往步云培训,

王宝玉将车停在了步云培训的对面,透过车窗,他失望的看到,步云培训门前秩序井然,电线杆上的信早已被扯了去,看样子计划又落空了,

王宝玉忽略了一点,信息传播是需要时间的,谣言也是如此,王宝玉垂头丧气的开车去上班,刚拐过一个街口,就看见两个女人慌张的向这边走了过來,

王宝玉放慢了车速,摇下车窗,只听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对另一个短头发的女人道:“吴姐,咱们快点走,万一贲步云跑了,咱们的钱就要不回來了。”

“我也是刚听说的,你说,怎么还有这种事儿。”短头发道,

“供个孩子上学本來就容易,千万不能再让钱打了水漂,万一上不了大学,还能干个小本买卖。”长头发道,

“就是,先把钱要回來再说。”短头发附和道,

王宝玉停下车,探出头來问道:“两位大姐,你们这是去步云培训吗。”

“是啊。”短头发气喘吁吁的说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长头发却警惕的问道,

“我刚从那里回來,贲老板已经跑了,我弟弟上学,可是拿了十万啊,找人都找不到,沒天理。”王宝玉装出一幅不甘心的样子,

“真的啊,我儿子上学可是交了八万。”长头发懊恼的说道,

“我女儿要上平川大学,也交了十万呢,这可是我们两口多年的积蓄。”短发头慌张道,

“要不回來了,你们快回去吧。”王宝玉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