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2 档案袋

1352 档案袋

代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郁闷的起身就往外走,走得太急,脚下不稳,又是一个趔趄,差点又崴了脚,无比尴尬的逃了,

王琳琳被逗得咯咯的笑了起來,抹着笑出的眼泪问道:“哥,那女孩子是不是智商停留在童年了,真好玩。”

王宝玉则是直摇头,啥时候代萌能改了呆头呆脑的毛病,才能真正有点出息,

“琳琳,你來有什么事儿吗。”王宝玉回手拉着王琳琳的手,轻声问道,

“沒事儿就不能來了吗。”王琳琳嘟着嘴巴说道,

“当然能,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哥又得被抓走。”王宝玉由衷的感谢道,

“小意思,唉,最近学习太闷了,我都不想参加高考了。”王琳琳说着,将脑袋抵在王宝玉肩头,一幅很疲惫的样子,

“十几年都熬过來了,最后这段时间一定要坚持才行。”王宝玉安慰道,

王琳琳抬起头,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你看看,昨天就为了算一道破題,我这眼睛都熬得通红。”

王宝玉仔细看了看,果然发现了血丝,不由心疼万分,点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笑道:“琳琳,付出总有回报,哥可是会看相的,再坚持一下,你一定能金榜題名的。”

“我在班里考六十多,多半会名落孙山。”王琳琳叹道,

“你读的是尖子班吧。”

“是啊,都是我爸妈干的好事儿,本來我在普通班还能考个中上游,自从去了尖子班,回回考试都垫底,真丢人,而且只有前四十名的学生才有希望考上大学,我这差等生基本无望。”王琳琳愤愤的说道,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说不定还能超常发挥呢,相信哥,你一定行的。”王宝玉扳直了王琳琳的身子,看着她的大眼睛,认真的说道,

“哥,你别安慰我了,我就随口说说,不可能不考试啊,我就是觉得累,还是你这里舒服。”王琳琳撒娇的说着,将头埋在王宝玉的胸前,双手紧紧环住王宝玉,像个受委屈的孩子找到了温暖的怀抱一样乖巧,

王琳琳的举动,让王宝玉切实感受到莘莘学子的不易,王琳琳家庭好,还如此不堪重负,那些贫困家庭的学生,岂不是更不容易,

因此,揭开招生的内幕交易,让每个人考学的机会都均等,是至关重要的,不光关系到考生的前途命运,大而言之,这也是社会发展的需要,

为了不让别人进來看见了多想,王宝玉还是轻轻推开了王琳琳,又问道:“琳琳,去沙发上坐,哥这里是办公场所。”

“那又怎样,乱说话是要烂舌头的。”王琳琳不屑的说道,

“瞧你凶巴巴的,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那你就养我一辈子,谁叫你是我哥呢,哎,我沒别的事儿,就是想來看看你,我先回去了,还有一大堆试題沒做完呢,但是哥,你得多注意安全。”王琳琳轻声道,

王宝玉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开口承诺道:“琳琳,等你考完试,哥一定带你出去玩个痛痛快快的,你想怎样就怎样。”

“就是你最心疼我。”王琳琳头一次露出了伤感的神情,

“臭妮子,是不是在家跟大人闹别扭了。”王宝玉关切的问道,他觉得今天的王琳琳有些不同,一向乐观的小丫头,啥时候变得多愁善感起來,

“不说了,你平时多注意,人多的地方别去。”王琳琳叮嘱道,

王宝玉听出王琳琳话里有话,正想问些什么,却传來了敲门声,王琳琳过去开了门,正是甄优美,甄优美先是一愣,见王琳琳气度不凡,连忙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而王琳琳情绪不佳,也不说话,兀自离开了,

甄优美到底是有些眼色的人,并沒有问这个女孩子是谁,她手里拿着个档案袋,径直來到王宝玉桌前,试探的问道:“领导,警察刚才來,沒找你麻烦吧。”

想必甄优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來龙去脉,毕竟是她接待的那两个妇女,王宝玉便沒隐瞒的说道:“事是我干的,但警察局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那就好,这是你想要的东西,梁处长找我要了几次,我都说沒有,沒给他。”甄优美邀功的说道,

“他找你干什么。”王宝玉警惕的问道,

“还不是要这个。”甄优美指了指档案袋,

王宝玉打开档案袋,里面正是那两个妇女的询问记录,下面还签了名字,还有那两个收款凭据的复印件,一共十八万,

“优美姐,天下的考生都会感激你的。”本以为计划泡了汤,但最终还是拿到了关键证据,王宝玉十分高兴,

“应该的嘛。”甄优美也是喜滋滋的,

王宝玉心里终于有了底,单凭这个,贲步云就法网难逃,看谁还能保得住他,但是,王宝玉也意识到一个问題,梁倾岩既然能找甄优美要这份证据,这就说明他得到了贲步云的消息,梁倾岩可能早就堕落了,

甄优美离开后,王宝玉刚想拿着这份证据去找常务副局长郭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來,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后面是三个五,看來不是大款就是领导,

王宝玉犹豫的接起來,电话里面传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很客气的自我介绍道:“王主任您好,我是贲步云。”

“贲总,稀客稀客,有何赐教啊。”王宝玉说的不客气,贲步云來电话,肯定沒有好事儿,

“赐教不敢当,先向您道歉,我这个人不太懂事儿,沒去拜会您,鄙人深感不安。”贲步云客套的笑道,

“我这边还有事儿,有机会再聊吧。”虚头巴脑的,王宝玉很是反感,就要放了电话,

“王主任请稍等,听我一句话。”贲步云连忙道,

“请讲。”

“我知道您手里有证据,但我还是要告诉您,别认为有了这两份证据就能把我怎么样。”贲步云依旧在笑,一幅有恃无恐的姿态,

“我们可以试试,相信总会有公平和正义。”王宝玉大义凛然的说道,

“我是收了钱,但钱不是我一个人赚,你整得不是我,王主任,人生在世,为自己留后路是明智之举。”贲步云语气变强硬的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