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3 羞恼报复

第一卷 乡村风云 1353 羞恼报复

王宝玉冷声问道:“那你为天下苦读的学子考虑过后路吗。

“呵呵,王主任还是一身正气,我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但是大学学历不代表什么,即使那些沒有背景的孩子读了大学,将來毕业后依旧面临就业困难等等各种压力,与其抱着个大学生的头衔不肯放弃,还不如放下身段早去社会打拼,说不定比上大学还要风光。”贲步云娓娓道來,

“你他娘的这是放屁,既然这些学生选择了高考,社会就要给他们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要按你的后门理论,你还别干培训了,说不定卖臭豆腐去更风光。”王宝玉恼了,这是什么狗屁理论,沒有背景注定一辈子就沒前途吗,上学以及就业等各种机会都是给有背景的孩子准备的吗,纯属扯王八蛋,

“王主任,不是我吹牛,即使我去卖臭豆腐,不出一年也能干成全国连锁,反倒是你,得罪太多人,可就要回家种地了。”贲步云讽刺道,

王宝玉懒得搭理他,随手就扣了电话,他娘的,还想吓唬老子,老子最不信邪,还就跟你干到底了,

拿着这份材料,王宝玉敲开了郭函的门,郭函正在闷闷的抽烟,一脸的凝重之色,

“郭副局长,您这是怎么了。”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小王,我刚刚接到了邱副市长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目前正值即将高考的关键时候,不让我们太多的关注下面的招生机构,要把工作重点放在网站建设和招生审核方面,其他的问題暂且先搁置一边。”郭函沒隐瞒的说道,

“可是,那些黑招生点,就是趁这个时候才兴风作浪,不能忽视啊。”王宝玉道,

“我知道,邱副市长虽然沒有明说,但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就是不让我们去查步云培训。”郭函道,

“不用查了,证据我已经搞到了。”王宝玉说着,将档案袋递了过去,

郭函接过來看了看,依旧沒有笑模样,半晌才说道:“刚才监察处的梁处长來过,他说你找了两个妇女,企图诬告步云培训,这件事儿他已经向上面反映了。”

王宝玉简直怒不可遏,他娘的,要不走证据就倒打一耙,真是卑鄙小人,不由怒道:“梁处长是不是被步云收买了啊,证据如此确凿,他却说是诬告,真是臭不要脸了。”

“小王,不要乱说话。”郭函提醒道,“我本人是相信你的,但是,咱们面对的不止是步云培训,还有其他暗藏的势力,这些势力才是可怕的。”

“郭局,那这事儿就算了。”王宝玉不甘心的说道,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最痛恨这些赚黑心钱的人,但这些证据,还不能把步云培训怎么样了,搞不好,还要为我们惹上麻烦。”郭函道,

“这还不算证据,到底啥是证据啊。”王宝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熬夜费力加忽悠搞來的东西,竟然沒有用,

“收款凭据是复印件,步云培训肯定会说是伪造的,而这两个证人,为了争取到孩子上大学的机会,会不会倒戈,也很难说。”郭函说得听起來也有几分道理,

王宝玉也觉得郭函说得不错,急得是直抓头皮,无奈的问道:“郭局,你说现在该咋办啊。”

“按兵不动。”郭函认真道,又补充了四个字:“静观其变。”

两句话,一个意思,就是得先装孙子,

从郭函那里出來,王宝玉终于深刻的意识到市里和县里的不同,市里的官场斗争要比县里更加复杂多变,稍微放松点警惕,就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因为王琳琳的到來,代萌居然一个下午都沒來,为了稳妥起见,下班的时候,王宝玉还是将这份证据带回家里,小心的放好了,

事实证明,王宝玉的决定是正确的,就在当天晚上,有贼进入了市教育局,一连撬开了多间办公室,其中就有王宝玉的,

整个教育局都轰动了,大家人心惶惶,立刻报了案,警察过來查看了现场,经过一番清点,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居然沒丢什么东西,贼只是把屋子搞得很乱,尤其是文件文档,

最惨的当属王宝玉的办公室,纸张散落一地,可恶的盗贼居然还在王宝玉的屋里拉了一泡屎,就拉在王宝玉的办公桌上,可能是消化不好,是稀屎,里面还有几个韭菜叶,而被撬开的一个抽屉里,放着两本色-情杂志,

王宝玉睡过了头,來的稍晚一点儿,只看见一群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向内看热闹,两本色-情杂志,比稀屎更惹人关注,

“王主任,这两本书是从哪來的啊。”一名捂着鼻子的警察从里面拿着杂志出來问王宝玉,

“老子问谁啊。”王宝玉脸都青了,这他娘的,也太过分了,

“传播**-秽物品,是违法的。”一名警察提醒道,

“那你就查啊,看看上面有沒有老子的指纹。”王宝玉气得几乎要抓狂了,

见王宝玉说得如此坚定,警察知趣的沒有多问,拿着杂志走开了,人群也一哄而散,不过,王宝玉在办公室里看非法杂志的事情,却在教育局里迅速的传开了,

找來清洁工将屋子打扫干净,王宝玉依然觉得难受,眼前总是晃动那堆屎的样子,代萌更可恶,窗子整天开着,只要凑近王宝玉的办公桌就会皱着眉头呲牙咧嘴的捂着鼻子,好像还有臭味似的,王宝玉看着她也觉得闹心,便安排甄优美将自己的办公桌扔了,买个新的换上,

甄优美颠颠的就去办了,下午就换上了崭新的办公桌,虽然略带些油漆味道,也好过那张臭桌子,王宝玉的心情稍微好了些,他已经大致猜到,这个贼进來不是偷东西的,而是有非常明确的目的,那就是找到那份证据,因为沒找到,就恼羞的拉了一泡屎,膈应自己,

谁能对这份证据感兴趣,还是贲步云及其后面的势力,王宝玉恨得牙根直痒痒,他娘的,贲步云,老子跟你沒完,不过由此也可以说明,这份证据虽然不够充分,但足以让贲步云一行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