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4 分明是诬陷

1354 分明是诬陷

教育局被盗的事情,虽然已经立案,但可以预见,破案是遥遥无期,盗贼故意整乱了好几间办公室无非就是混淆视听,借此说明不是针对王宝玉去的,

王宝玉不甘心被贲步云整,既然他找人來偷这份证据,那就说明这份证据依然是他心头大患,

想必这个损贼的下一个目标,多半还是自己家里,虽然李可人常年在家,可是也有出去购物或者买菜的时候,而且经常精力集中的画画,对面來个人也不见得能听到动静,就算听到什么异常,如果李可人出來和歹徒拼命伤了碰了的可咋办,

想到这里,王宝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自己和李可人虽非亲属,但胜似亲人,王宝玉又怎能让她替自己承担风险呢,

王宝玉犹豫了很久,终于打通了一个人的电话,正是市纪检委书记尉兴邦,

“尉书记您好,我是王宝玉。”

“小王啊,找我有事儿吗。”尉兴邦很客气的问道,

“尉书记,有点儿小事儿想和您当面谈谈,不知道您有沒有时间。”王宝玉道,

“离下班还有段时间,你直接到市委來找我吧。”尉兴邦答应道,

王宝玉开车回家拿上那份证据,立刻直奔市委而去,在市委六楼的一个宽敞房间里,尉兴邦正在背朝着门,背着手,悠然的望着窗外,室内摆放极其简单,桌椅都是半新不旧,连喝水的瓷杯都像是参加会议发的纪念品,

“小王,快坐吧。”尉兴邦转过身來,指着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道,

王宝玉不经意间发现,尉兴邦的眼角似有泪痕,可能是刚才想起了曾经伤怀的往事,

“尉书记,不好意思,打扰您了。”王宝玉道,

尉兴邦掩饰性的揉了揉眼睛,笑道:“跟我不用客气,有什么事儿就说吧。”

“尉书记,您先看看这个。”王宝玉将档案袋递了过去,尉兴邦打开看了一遍,不解的问道:“小王,步云培训是民营机构,教育局就应该能处理,还涉及不到纪检委这边吧。”

“工作上遇到了阻力,郭副局长的意思是先搁置。”王宝玉苦恼道,

“那你们局长还有分管市长都是什么态度。”尉兴邦蹙眉问道,

“他们……”

就在这时,传來了敲门声,随即一名年轻的工作人员走了进來,手里也拿着个档案袋,一看屋里有人,工作人员犹豫着就想出去,尉兴邦冷脸道:“什么事儿,说吧。”

“市教育局的监察处举报招生办主任王宝玉存在严重违纪问題。”工作人员直言道,大概不知道办公室坐着的这个年轻干部就是主角,

王宝玉愣在了当场,沒想到梁倾岩还真把自己给举报了,尉兴邦不动声色道:“给我,你先出去吧。”

王宝玉的脸色很难看,自己是來举报别人的,沒想到反倒是被人给举报了,尉兴邦平静的打开档案袋,扫了一眼里面的东西,笑道:“无稽之谈。”

见王

宝玉很紧张,尉兴邦扔过來一支烟,说道:“小王,别担心,作为一个官员,被人举报是常有的事儿,举报了,不代表有问題,不被举报,也不代表沒有问題。”

王宝玉心里有些慌乱,被尉兴邦这套绕口令绕晕了,小心的问道:“尉书记,我被举报了,是有问題还是沒问題。”

“你自己看吧,说说有沒有上面的问題。”尉兴邦将那份材料扔了过來,

这个举动,足以说明了尉兴邦对自己的信任,王宝玉稍微放松了下來,点起烟,查看那份举报材料,

跟郭函猜测的差不多,梁倾岩在举报信上说,王宝玉急于出工作成绩,拿资深辅导机构步云培训开刀,非法找來两名妇女,企图栽赃步云培训收取内部生费用,这种行为妨碍了招生工作的开展,并对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是严重违纪行为,希望能够引起纪检部门足够的重视,

于此同时,还有两名妇女的证言,她们说王宝玉利用主任职务,诱导他们栽赃步云培训,还按了红手印,签了名,

“尉书记,这看起來是证据确凿,我难逃责任啊。”王宝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纪律检查委员会是党的组织,是国家选拔最信任的成员构建而成,虽然其中也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題,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纪委的人沒有一个是傻子。”尉兴邦不屑道,指着那两份妇女的证明又说:“这两份证明,虽然字体不一样,但是却出自一个人的手笔,所谓的指纹,一个是食指,一个是中指,分明就是陷害。”

王宝玉打心眼里佩服尉兴邦,不愧能当纪检委书记,原來生就了火眼金睛,是非曲直一看就明白,

“嘿嘿,尉书记,看來我不用申诉了。”王宝玉笑道,

“小王,你提供的材料虽然完整,但是,取证看起來有些问題,先放我这里,改天我找杨局长谈谈。”尉兴邦道,

“尉书记,不瞒你说,步云培训收了近四百万的内部生费用,我心里着急,路上遇到了这两个女人嘀咕这事儿,就说贲步云要跑了,她们才來招生办提供证据的,这事儿是我有错在先,我检讨。”当着明白人,就不能说假话,王宝玉还是说出了部分实情,

“这么做手段是有点不正常。”尉兴邦说道,

“高考在即,我也是沒办法,如果到了最后不可收拾的地步,不仅是牵扯的人更多,连培训机构的学生情绪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王宝玉道貌岸然的说道,

尉兴邦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步云培训真收了四百万,怕不是他们一个民营机构的问題了,不知道还会牵扯出谁來。”

“举报我的梁处长就有问題,他出示假材料诬陷我,这就可以说明他居心不良。”王宝玉趁机煽风点火道,

“好了,先不说这件事儿。”尉兴邦摆手道,看样子并不想就此事跟王宝玉深谈,王宝玉也知趣的闭了嘴巴,

就在王宝玉想要告辞离开的时候,尉兴邦突然道:“小王,今晚有安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