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5 寻芳园

1355 寻芳园

“尉书记有事儿请吩咐。”王宝玉连忙说道,

“呵呵,是件私事,还得麻烦你。”尉兴邦客气的说道,

“请指示,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王宝玉拍胸脯道,

“今天是小月母亲的忌日,我晚上还有事儿,你去陪陪小月吧。”尉兴邦声音低沉的说道,

“去家里吗。”王宝玉不敢相信的问道,

“就去家里,这孩子一跑出去就惹事。”尉兴邦道,飞快写下了一个地址,递给王宝玉,

“不需要先给小月打个电话吗。”王宝玉小心的问道,

“不用了,算是给孩子一个惊喜。”尉兴邦微微笑道,将自己的出入证和钥匙一并交给了王宝玉,

这绝对是对自己的最大信任,王宝玉顿时觉得硬气了不少,王宝玉谦虚的笑着退出办公室,立刻一脸傲气、挺胸抬头的离开了市委大院,但凡见到他的人,都会觉得这个小伙子腰杆很直溜,

王宝玉开车直奔尉兴邦的家里而去,闹市中的别墅区,虽然四周种植着高大的树木,但依旧很惹人注意,不过,高高的围墙和门前荷枪实弹的警卫,则让人不得不敬而远之,

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干大院,有一个非常雅致的名字,叫做寻芳园,王宝玉在门前,出示了尉兴邦的通行证,负责任的警卫却依旧给尉兴邦打了个电话核实,这才让王宝玉开车进去,

车子沿着甬道缓缓前行,绿树花草的掩映下,几十栋别墅大小不一,错落有致,整洁的外观和打理平整的草坪,彰显着主人们不凡的身份,

按照尉兴邦给的地址,王宝玉将车子停在了一处两层别墅跟前,下车后,他并沒有按门铃,而是拿着钥匙打开外面的铁门,直接走了进去,

嘿嘿,不是本人不懂礼貌,尉书记既然说要给小月一个惊喜,那就來一个大大的惊喜,王宝玉这样得意的想着,又打开了实木的屋门,

别墅内的摆设不算高档,铺着普通的地板,家具也显得陈旧,沒有特别之处,墙上倒是挂着几幅山水画,倒是增添了几分书香气息,里面静悄悄的,只有王宝玉轻轻的脚步声,

楼下是客厅厨房,还有两间卧室,王宝玉转了个遍并沒有小月的影子,王宝玉又沿着旋转楼梯轻手轻脚的向上层走去,终于在一个屋子里,听到了微微的鼾声,

小心的推开门,是女孩子的闺房,和自己想象的不同,里面并沒有小月平日热衷的色彩斑斓,而是清一色洁净的雪白,只见小月穿着奶白色宫廷款睡袍,沒有盖被子,正蜷缩在**,像小虾米一般的睡着,沒有化妆的她,脸上光洁嫩白,细细一看还带着淡淡的泪痕,看起來楚楚可怜,

王宝玉轻轻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小月,难掩心中的那份怜惜,看來,孤独已经成了小月生活的常态,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女孩子才能走出病痛的阴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月睁开了眼睛,蓦然看见了跟前的王宝玉,她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盯了王宝玉好久才问道:“王

哥,我这是在做梦吗,睡迷糊了。”

“当然不是,你摸摸看,我是活生生的。”王宝玉笑道,俯下了身子,

小月摸了摸王宝玉的脸,终于确定不是梦,她猛地扑了上來,抱住了王宝玉,激动的说道:“好闷啊,有你真好。”

“小月,是不是觉得惊喜啊。”王宝玉拍了拍小月的后背,笑问,

“嘻嘻,还行吧,今天我很闷,有你來陪我太好了。”小月环着王宝玉的脖子就是不肯松手,近距离看去,眉清目秀,跟平日的装扮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掐指一算,知道今天小月心情不好,所以赶紧屁颠的赶來啦。”王宝玉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月才不信,但是确实非常开心,说道:“你比我那沒良心的爸爸强一百倍,对了,王哥,你是怎么进來的啊,我刚才沒听见门卫给我打电话啊。”

王宝玉从包里拿出了钥匙和通行证,对小月道:“下午我去找尉书记办事儿,是他让我來的,还说要给你一个惊喜。”

“骗人,他就是根木头,才不懂这些。”小月撇嘴道,

“真的,他怕你在家胡思乱想,所以派我來陪你。”王宝玉替小月拢好头发,认真的说道,

“切,他肯定是晚上有应酬,才会这样做的。”小月不屑道,

“好像是吧。”王宝玉含糊道,

“不回來更好,当我稀罕他啊,不管怎么说,他能让你來陪我,还算是办了件正事。”小月道,

“小月,晚上是出去吃,还是在家里吃啊。”王宝玉问道,

“有你在,就不出去了。”小月道,又问:“我爸沒说今天的日子特殊啊。”

“说了,今天是你母亲的忌日吧。”王宝玉道,

“不错,他还记得,算是我妈沒白跟他一回。”小月道,又忍不住叹息:“你说,我妈这辈子多冤,一天好日子都过。”

王宝玉心里想:我妈可是为了好日子跟人家跑了,人和人之间的差别,真是巨大,他安慰小月道:“父母都不是为了自己活,只要孩子能生活的开心,那就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可是我活的不开心,我想我妈。”小月道,眼中又有了泪光,

王宝玉最受不了女孩子哭,虽然他也知道,女孩子都擅长这个,不必太当真,但是看到小月又要哭了,他还是于心不忍,安慰道:“小月,其实你爸爸也很疼爱你的,我想他也应该非常想念你的妈妈,今天去找他的时候,我发觉他好像哭过似的。”

“别扯了,我从來沒见过他掉一滴眼泪,怎么可能会在办公室哭,肯定是他眼睛老毛病又犯了,到春天就容易淌眼泪,如果我妈妈活着,不管多忙她都会回來陪我,不像我爸,明知道我孤独,还整天在外面吃喝玩乐。”小月说到伤心处,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王宝玉说尽了好话,小月还是很难过,他想來想去,就哄骗道:“小月,我的一个朋友,正在搞时光机,等他搞成功了,就回到过去把你妈妈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