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6 故意找茬

1356 故意找茬

小月先是感激的点点头,随即也撑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嗔道:“王哥,你就知道骗人,哪有这种事儿啊。”

“是真的,他那边已经有了突破,据说已经把一只青蛙,送回到了隋朝,结果青蛙回來后,有了变化。”王宝玉继续信口胡咧咧,

“什么变化,难道变成三条腿。”小月好奇的问道,

“青蛙的变化就是,它依旧是青蛙,只是它死了。”王宝玉叹气道,

小月被逗得哈哈大笑,捂着肚子满床打滚,她当然不信王宝玉的鬼话,但是却让她暂时忘记了烦恼,

“走,下楼去,今晚我做饭。”小月从**爬起來,高兴的说道,

王宝玉有些不敢相信,在他印象里,这些娇生惯养的女孩基本都不会做饭,就像悟性极高的夏一达做饭也是一塌糊涂,于是好奇的问道:“你还会做饭吗,不会是泡面吧。”

“你真是小瞧人,做饭有什么难的,就算是泡面,我也能把火候掌握到最佳,吃起來又劲道又爽口,赶紧走吧,我都有点饿了。”小月拉着王宝玉的胳膊说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跟着小月出了房间,这时,门外突然传來了刺耳的轿车鸣笛声,

在二楼走廊的窗口看去,只见鸣笛的是一辆越野车,原因则是王宝玉的车占了道,影响了他的通行,说起來也怪王宝玉,刚才就应该把车开到院里,

“小月,我先下去把车挪开。”王宝玉道,他心里很清楚,这里不是闹市,绝对不能装,这里住的可都是大领导,

“管它呢,就不会绕道啊。”小月不屑道,

这一次,王宝玉沒听小月的,虽然说尉书记堪称位高权重,但自己还是不能给他惹麻烦,于是便挣脱开小月的手,跑下楼去,

“胆小鬼。”小月嘟囔了一句,也跟着下楼了,

出了铁门,王宝玉对那辆越野车歉意的笑了笑,拉开车门,就想把车开进院里,可就在这时,越野车的车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了下來,只见他高大帅气,气度不凡,尤其是脸上富于变化的表情更让人捉摸不透,

王宝玉愣在了当场,此人正是政法委书记王一夫,更让他吃惊的是,王一夫居然冲着王宝玉主动摆手打了个招呼,笑道:“小王,來尉书记家玩啊。”

王宝玉是个记仇的人,王一夫企图将他整进监狱里,这让他看见王一夫感觉格外的别扭,他强挤出一丝笑,说道:“王书记家也在这里。”

“你就不能从那边绕过去啊。”小月不知死活的嚷嚷道,

“小月,这是王书记。”王宝玉不想惹事儿,小声的提醒道,

“这院里就不缺道貌岸然的书记。”小月道,

王一夫快速扫了眼身着睡衣的小月,非但沒生气,反而满脸笑意,很开心的样子,说道:“呵呵,兴邦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真漂亮,也有个性,好吧,王叔叔就听你的,我就从那边绕过去。”

在关车门的那一刹那,王一夫还是对王宝玉抛下了一句话:“做尉书记的女婿不错,仕途平坦。”

沒等王宝玉再说什么,王一夫熟练的倒车,很快就绕到另一条路上,不见了影子,

王宝玉突然有了一种感觉,王一夫好像是故意鸣笛,引自己出來的,说不准他已经认出这个车子是自己的,只是想证实一下而已,

王宝玉还是将车开到了院里,然后跟着小月一同进了屋,边走边问道:“小月,你真的不认识王一夫。”

“认识,但我就是装不认识。”小月这话说得确实个性,

“他跟你爸的关系怎么样。”王宝玉又问,

“反正见面就笑,背后怎样我就不知道了,唉,别管这些,他们爱咋样随便,反正跟我沒有关系。”小月不耐烦的说道,

见小月不想说,王宝玉也就沒有多问,陪着小月一同下厨房,也就是打打小手,淘个米摘个菜什么的,

说真的,小月的厨艺比夏一达可是强多了,单凭厨房里玲琅满目的调味瓶就能看出來,简直比女人梳妆台上的化妆品都要丰富,不大会儿功夫,几个像模像样的菜就做好了,端到鼻子前深吸一口气,哇哦,真香啊,

“小月,你还真有两下子。”王宝玉顾不上烫,伸手挑了根茄条放在嘴里,咸淡适中,略带点甜味,真的很好吃,

被人一夸,小月就更高兴了,毫不客气的拿出了父亲尉兴邦珍藏的茅台酒,两个人边吃边聊,倒也觉得很开心,吃饭后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月随意的靠在王宝玉的肩膀上,说道:“王哥,我觉得夏姐好像挺喜欢你的。”

王宝玉爱听这话,笑问道:“你怎么看出來的。”

“因为她经常会提到你啊。”

“人家是大学生,长得又挺那个的,我可不敢胡思乱想。”王宝玉心里高兴,嘴上却沒有顺杆爬,

“那你就是也喜欢她喽。”小月眨着眼睛问道,

“当然,那么优秀的女孩大家都喜欢,不过在我心里,我和你夏姐姐还是朋友的感情多一点。”王宝玉如实说道,

“是啊,夏姐姐太优秀了,有文化有能力,还那么漂亮,我都怀疑老天是不是把所有的优点都给了她一个人。”小月由衷的赞叹道:“而且夏姐姐还喜欢思考,我经常晚上醒來时,看见她站在窗外远眺,有时候跟她在一起我还挺自卑呢。”

我操,她那是在偷-窥,不过由此王宝玉也有些感慨,世上不会有完美的人,于是安慰道:“小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不要和别人比,那样沒有任何意义。”

“我知道,谢谢王哥,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小月轻声说道,

“嘿嘿,承蒙厚爱,你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王宝玉嘿嘿笑,他沒有对小月动什么心思,却也不忍心伤害小月,

“你也喜欢我吗。”

“喜欢。”

“那咱俩之间什么感情多一点。”

“兄妹吧。”

“有时候我也挺讨厌自己的,觉得活的很沒有意义。”小月道,她大概心里也清楚,自己身上有病,不敢去奢求所谓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