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7 化妆师

1357 化妆师

“小月,不要这么想,还是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别虚度了光阴。”王宝玉劝道,

“可我沒上大学,也不能上班,根本什么也不会啊。”小月黯然道,

“难道你就沒有点喜欢做的事情吗。”

“我喜欢化妆,就是臭美啦,这算不算爱好啊。”小月笑道,

女孩子沒有几个不喜欢化妆的,小月化妆的水平,王宝玉实在不敢恭维,是属于那种夸张的浓妆艳抹,但他不想打击小月,于是便说道:“嗯,如果成为一个化妆师,也很不错的,爱美可是女人的天性。”

一说到这个,小月就來了兴致,她跑上楼去,抱着一大捆时尚杂志下來,一边跟王宝玉翻看着,一边说自己对化妆的体会,

“王哥,你看看这种女人,她们属于颧骨比较高的,如果不做整形手术的话,最好选用适合自己肤质的腮红,要沿着颧骨周围打,直到耳边,这样效果特别好。”

“还有这种,皮肤黑,最好佩戴一些银质或者铂金首饰。”

“还有胖女人……”

王宝玉不懂这些,但听小月侃侃而谈,似乎非常有道理,杂志上的女人,确实个个都漂亮,化妆的水平也很强大,根本就看不出年龄來,为了让小月建立些自信心,王宝玉鼓舞道:“小月,我以前只是觉得你平时的打扮很另类,今天看见你素颜,才发觉你化妆水平很高,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大变化呢。”

小月得意洋洋的说道:“当然啦,你要喜欢淑女,我也能化出來。”

王宝玉笑了笑,指着一个外国女人道:“小月,你能不能化出她的水平來。”

“嘻嘻,沒问題,你等着啊。”小月说着,拿着杂志上楼去了,

过了足有半个小时,小月就在上面下來了,王宝玉一看,还真是挺吃惊的,小月化的妆,竟然跟杂志上的女人,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

王宝玉重新比对着杂志,惊喜的说道:“小月,你太有才了,真的很像。”

小月笑嘻嘻的说道:“那当然,这些杂志图片其实还经过了一些处理,真实情况可能和我化的差不多”

“小月,你很厉害,不当化妆师可惜了。”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道,

“王哥,你说得是真话吗。”小月不自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简直就是这方面的天才。”王宝玉语气肯定的说道,

“哈哈,今天真开心。”小月受到了赞扬,高兴的哈哈笑了起來,

“小月,你虽然能模仿着化妆,也能有些大胆的思路,但是,必须要经过系统的培训才行,比如,对色彩要敏感,对每个人皮肤质地的不同,也要加以区分,不仅是脸皮功夫,还有什么发型啊首饰之类,甚至包括服装搭配都要有研究才行。”王宝玉充内行的说道,

“那我就去学个化妆师,在家闷死了。”小月充满信心的说道,

王宝玉当然高兴小月能够找点事儿做,但一想到尉兴邦书记,就有点怪自己多嘴,堂堂纪检书记的女儿,去给别人化妆,也确实有

点丢份,

“王哥,我给你化妆吧。”小月來了兴致,端详着王宝玉的脸道,

王宝玉向后躲了躲,皱眉道:“男人哪有化妆的啊。”心里却不由想到了跟冯春玲拍婚纱照的时候,就被化了妆,

“让我练练手嘛。”小月带着几分撒娇的哀求道,

“好吧,那就把我化得黑点,健康的那样颜色。”王宝玉答应道,

“我还想给你化成个白净的女人呢。”小月为难的说道,

“坚决不行,能让你练手已经是我最大的退步了。”王宝玉坚定的说道,

好吧,小月欢天喜地的又奔上楼,拿下了化妆盒冲下來,仔细的在王宝玉的脸上涂了起來,一会儿擦擦,一会儿描描,眉头一直微微皱着,显得很是认真,

王宝玉只管斜眼儿看电视,由着她折腾,半天后,小月眨巴着眼睛,道:“王哥,成了。”

不远处的墙上就有一面镜子,王宝玉过去一看,差点就昏过去,镜子中居然出现了一个黑人,只有牙齿和眼白是白色的,看起來蛮恐怖的,

“小月,你怎么把我画成了非洲人啊。”王宝玉道,

小月拍着巴掌笑道:“这多健康啊,咱们黑人有力量,嗨,有力量。”

王宝玉呲着白牙,向小月扑了过去,口中嚷嚷着:“再让你耍我,让你也变成黑人。”

“哈哈,王哥,你不懂,我的黑色用的很匀,非常贴近非洲肤色,这可是我调出來的。”小月开心的笑着替自己辩解,

“那我也给你调一个。”王宝玉吓唬道,

小月嘻嘻笑着躲闪,两个人就在沙发上胡闹了起來,就在这时,传來了摁门铃的声音,想必是尉兴邦回來了,王宝玉连忙一边擦脸,一边让小月去开门,

进來的人果然是尉兴邦,嘴里还带着些酒气,小月一闻见,立刻皱着眉头捏着鼻子退回來,一脸的不高兴,

“尉书记。”王宝玉连忙打招呼,

尉兴邦一看王宝玉这幅尊容,先是一愣,随即也不由的笑了起來,此时的王宝玉成了花脸猫,岂止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的,

“爸,今天怎么回來这么早啊。”小月余兴未尽的问道,

“惦记我的乖女儿,就早点回來了。”尉兴邦一脸慈爱之色,王宝玉连忙趁机跑进了卫生间,洗净了脸才出來,

也许是满意父亲安排王宝玉來,小月破天荒的给尉兴邦倒了一杯茶,虽然有点烫,但是尉兴邦还是高兴的抿了两小口,看看已经晚上九点了,王宝玉自觉任务完成,便告辞要回去,

“王哥,再多玩一会儿嘛。”小月恋恋不舍道,

“太晚了,尉书记还要休息呢,小月,你也早点休息。”王宝玉当然不能久留,他不能给尉兴邦错误的信号,自己对小月有那方面的心思,

“我才不睡那么早呢,爸,你倒是说句话啊。”小月急的跺着脚说道,

“小王,不着急,再坐几分钟,我也有话想跟你说说。”尉兴邦招手道,示意王宝玉坐在他身边,